烟火璀璨
分享到:
2已有 62 次阅读  2021-02-18 18:20


分享 举报



打开屋里所有灯,倚在沙发往外看,此起彼伏的烟火燃亮暮色,璀璨绮丽如花绽放。美而易碎的东西总是让人怜惜,看多了只觉得吵,除夕放到初七,朱砂痣也变蚊子血了。把窗户关起,那是别人的烟火,和我也没什么关系。

小年后,把屋里的玻璃和纱窗逐一清理干净,这是大工程,用去两天,间隙休息时候坐在阳台抽烟,望着国道上车水马龙变成涓涓细流,渐渐安静的城市。其余清洁倒是很快,平日打扫仔细也就不难打理,日常添置物件也十分节制,并无多余废弃物品,居无定所的人比较节制。超市里人山人海,买了许多日用品和食物,堆满购物车,希望过年的时候不需要下楼。水培植物换水,阳台盆栽翻盆施肥,清洗了猫砂盆添了猫砂,已经来到除夕当天。

年三十,母亲打来电话,细细嘱咐什么时辰换春联,哪个方位上香拜天地,需要准备什么物件。母亲虔诚的相信冥冥中有神灵护佑八方,逢年过节祭祀活动风雨无阻。从小耳濡目染,其实知道大体流程,还是会装作不知道问一下,并一一照做了,拍了照片和视频发回去,她看到了会觉得安心。以抵偿一点没回家的愧疚,归根到底的我仍是自私的。

隔壁侄子跟我抱怨,在家族聚餐上几席亲戚集体催婚,饭如嚼蜡。缺席的我把压力转嫁到了父母亲身上,辈分再高也还是有闲言碎语,山间乡村一点风吹草动就是大八卦,年逾三十未婚足以成为茶余饭后的碎嘴新闻。

这正是我极力逃离的故乡,生我养我的地方。没有一个方法可以撇清和旁人的联系,但保留和故乡的羁绊,怎么会有。只是和这无形的牵绊互相拉扯着。

开年后,宠物医院已经有人值班,带猫去打疫苗。路上听闻司机放广播,不知道是小说片段还是某个评论,关于人去世身后事。瞥了一眼司机后脑勺,还挺百无禁忌。倒是想起一些关于孤独死的新闻,以及意定监护人的法规。有时候,有的人不一定留恋人间。能体面告别很好,但也要能接受告别得狼狈。

总是在自我安慰及催眠,并且把路越走越窄了,这样才可以勉力维持内心秩序。就像清理房间,只保留必需品和长期投付了情感的物件。砍掉一些旁枝末节的脉络,似乎就越发冷淡。

逐渐理清和外界的联系时候,也逐渐褪去对世界的好奇和情感的温度,于是我相信人间山河壮阔,却不确信是否人间值得。三十年,第一次孤身在外跨年,除了一些愧疚别无他感,仿佛一个加长版的周末。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