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大温拿
分享到:
已有 109 次阅读  2019-08-13 00:58


分享 举报

本来和笋干君约好晚上去江边的一家好评餐厅吃饭,结果从中午开始就坐不住。台风过境前烈日高悬,两人不怕热不怕死地一路逛公园。湖边景区自然人多,暴晒之下跑去KFC买所谓的莫吉托冷饮解暑。KFC旁边的一家餐厅门口,一位伶牙俐齿的女孩正招揽生意。又有一位推车的大妈路过。不知为何,大妈冲女孩骂道:什么破货!女孩也不甘示弱,回敬道: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出去卖都没人要!……戏剧性的是两人说话都有闽粤一带的口音,所以对骂听上去竟好像台剧港剧中的情景。

且行且懵逼地拐进植物园后,周围意外清静了。笋干君突然说:昨晚梦见你了……

和笋干君已经三年没见。读研时我们是同学,读博时因为去上海开会而重逢。那次重逢聊天,谈起的都是各自的专业。我说到的是马塞尔·普鲁斯特,玛格丽特·尤瑟纳尔,西蒙娜·波伏瓦,安德烈·纪德;笋干君说到的是索绪尔,乔姆斯基,叶斯柏森,拉波夫——真是学术面貌难改。记得有天晚上我们出门散步,在街边的一家怀旧文艺小店里看到一台小霸王游戏机。笋干君开始琢磨:Contra为何能翻译成“魂斗罗”。我以为出处会是印度神话,结果笋干君上网检索,发现的却是日本汉字——熱い闘魂とゲリラ戦術の素質を持つ、最強の闘士。

在当时,我应该已经意识到:恐怕自己今生都无法成为最強の学霸。但笋干君却不是。由学霸到学神的进化路径,他会坚持下去。记得读到阿城的《棋王》时,我脑中总浮现出一起学德语的蝎子的样貌;现在却是想到笋干君恃才傲物过后漫不经心的浅笑。

三年后的今天,各自处境不出所料。倒是在笋干君的梦中,我是另一种样子——身边不单有了BF,还有了情人小三。两人一个是传播学专业研究生,一个在媒体工作。于是我出差路过别的省市电视台或者报社都忍不住现场拍照发给二人……我听后完全无语,想起系里一位老师的经典调侃:人生大温拿!

老师调侃的是陷入男女三角恋旋涡的某位同学。世间不缺为情所扰的痴男痴女(当然还有渣男渣女),只不过闹得满城风雨终归难堪。和笋干君聊起这些过往,聊起共同认识的人或者听闻过的人。借助别人的难堪化解我俩许久不见的拘谨,这么做终归不地道。本想就此打住,不料某个共同间接接触过的基友突然在各自的回忆中现身。

吃饭的餐厅在一家高层酒店内,名字高大上,实际去了却有误入驻京办的错位幻觉。靠窗座位应该能望到江对岸的奥体博览城,不过我们的位子在角落里,周围更显清静,适合八卦闲扯。笋干君对吃的讲究比我要多,我只会点吃过的菜,于是任性地要吃鱿鱼。端上来发现都是大盘大碗,简直像吃东北菜。

回忆中现身的基友,我只在一次弹唱演出中偶然见过。琴弦声里混入恍若throat singing的低嚎,预示着前任和现任一同参上的诡异场景。他的前任我当时认识,现任当时不认识,不过等他的现任成为前任时我又认识了。此后的一段时间里,又听某位博士生学长提起过他,还见某位毕业后投身国企的学弟与他牵手。总之,虽然不曾直接和他交谈,但与他相关的人总在我周围狭路相逢,以至于我天真地以为自己的命运染上了“第22条军规”式的黑色幽默。

被笋干君重新提起后,我才意识到实际已经好久没有这位基友的消息了。与我类似,笋干君也不曾同他直接接触过,只是听前任心心念念地说到他。一整条时间线为他拉出来,唏嘘之余,忍不住想知道的还是——他现在怎么样了?前前后后与他交汇过的男孩子们又怎么样了?延期毕业的离开校园没有?想出国的出去没有?想去YPP的考了没有?在故乡买了房的最终逃离北上广没有?……我还隐约记得他们,但是,他们就不要记住我了吧。

八卦聊来聊去,其实惦记的不是某个人或某几个人,而是那样的一段岁月。笋干君说:好怀念那个时候,朋友圈还不普及,贴吧和论坛里也少些戾气,在SNS上发日志传照片,一般不会有人说你装逼,点赞当然更具含金量。我也有同感,可惜那时我沉浸在自己的(还有二哥的)世界里,并不完全了解西祠胡同的大学同志或者天涯社区的一路同行。后来,笋干君说起那时见过的基友,居然会教自己考英语专八的窍门;也有从国外回来的基友,聊起日常生活会不由自主地哭出来……

我本想说,类似的情况现在也会有吧?但转念又一想,情愿把这些相遇的经历留在更显纯粹的过往,即便过往不一定纯粹。我们总以为,过去的时光是美好的,眼下是混乱的;而我们又容易以为过去的自己是幼稚的,眼前是成熟的。于是自己总像走错了一步路甚至几步路,穿越的渴望油然而生。

学术话题终归没聊。其实我应该把饼兄也叫上,因为饼兄也很学术。不过,三人吃饭就免不了喝酒。我和饼兄都能喝,笋干君在一旁看着就好。待我俩喝高了便开始说相声,或者索性假装发酒疯拉着笋干君问:我们两人你到底更喜欢谁?!若是读研时的那位老师恰好路过,一定会大发感慨——这才是真正的人生大温拿!

饼兄不在,所以只好由我装模作样地煲鸡汤:一是全力以赴有个限度。学术是本职,又是自己真正投入并热爱的领域,当然要全力以赴;不过什么事情都不要真的拿出所有的精力和心力去做——投入80%以上就可以了,投入90%以上未免会把事情做绝,让自己陷入绝境。二是相信世上的路还有很多。学术本职以外的道路上,也还有适合自己的事情。如果真的不幸陷入绝境,一定要去别的路上看一看风景,那些不曾看过却又值得留恋的风景——比如现在吃的粉丝鲜鱿,比如中午喝的莫吉托,再比如我这种当不了人生大温拿却又假装活得比谁都明白的傻逼水货……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