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的挺有意思的一篇同志浴室见闻,转来的,很好笑!有点颜色,请见谅!
分享到:
105已有 30384 次阅读  2013-11-07 12:26


分享 举报

      在南昌的同志应该都知道510酒店,这是一个同志据点,一二楼是普通宾馆房间,三楼是同志酒吧,四楼是同志浴室。前几天,经过南昌市,就顺便去此地一探究竟。
      应该说,这家宾馆的房间还是相当便宜的,普通房间一天五十,带有独立卫浴和空调。至于房间,还算干净。要说设备吧,也就那样了,毕竟一天五十,能达到普通宾馆的标准就不错了。地点倒是相当方便,好像在叠山路那边,走出来不远就是胜利路步行街。当天是中午到的,打的到510,然后就住下了。洗了个澡,就直接上四楼的浴室。

     门票是20,周末过夜加十块,平常过夜不加钱。进门前,要先换成拖鞋。走进去一看,脏得要死,墙壁都发霉了,被子有一股恶臭,整个大厅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脚臭味。妈的,之前看门的还硬是不准我穿鞋子进去,说不干净,现在看这情况,我早在心里破口大骂了。这群烂婊子,明明脏得人神共愤了,还非得装出一副讲卫生的死德性,真够可以的!
        由于我在楼下开了房间,已经洗干净了,所以就不去浴室,直接到大厅里。厅里有一个大电视,几张床。不过由于是下午,人很少,只有几个人躺着呼呼大睡。我挑了个位子,坐下来,不敢用会所的被子。旁边一个脱光光用被子裹着身体的大叔一看我坐下来,就对我说,小伙子,先去洗个澡,这样才干净一点。
       当时就想把香港脚塞大叔嘴巴里,会所那些百八十天都没洗过、上面沾满了精液的被子,那个秃头大叔都能裹在身上,还一副美滋滋的德行,竟然还敢嫌老子没有先洗澡!我没理他,直接在另一个理他远一点的地方,躺了下来,但还不敢盖被子。
        躺下后,打量一下四周,只有两三个中年怪叔叔,不是秃头,就是脸长得歪来斜去的,一看就让人阳痿,看来是昨晚没人操,才留到今天下午打算捡些残羹冷炙,慰问一下PI\'YAN。可不是,既然不是帅哥,那只能当劳模,所以这些大叔都是打算连续奋战的,下午都是躺着养精蓄锐,打算晚上再出动。
        会所里还有几个卖肉的,不过看了一下,心里倍儿凉。那几条母大虫一个比一个有雌性,而且矮的矮,胖的胖。看来这年头,只要五官没长丢哪样的,都可以出来卖了。不过几个婊子都穿得破破烂烂的,看样子也没赚到什么钱,毕竟这年头,人家出来嫖帅哥,又不是做慈善,怎么会瞎了眼给这种烂东西发低保。
       看了一圈,总的感觉是,这间会所跟个乞丐窝一样,特别是哪几个婊子,感觉都是外面会所不要的,都给兜里面来了。不过毕竟来了,怎么也要射一炮再走,所以我也没有马上走,而是躺下来歇了一会儿,说不定晚上人就多了。 到了晚上,陆陆续续有人来了,不过都是些中年叔叔。有个大叔坐我旁边,和另外一个老头子聊天,边说边尖着嗓子说,哎呀呀,人家一般不到这里来的!我有男朋友的,老公不喜欢我来这里。 这句话差点让我喷饭。那个骚货,一看就是走到哪儿都随地脱裤子的烂东西,都跑浴室里来打算让人轮奸了,还装什么纯情!再说了,年轻的还可以理解,可要是年纪都一大把了,还硬要装处男,这也太恶心了!我有点受不了,干脆起身去浴室,冲下了水。回来时,迎面碰上一条母大虫。好像也是刚来的,一见我进来,就挡在我面前,翘着兰花指说,哎呀,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我没理他,咱也是被人干的,看到这种比自己母的,都会想往他PI\'YAN里灌水银。可母大虫不识相,见我没理他,竟然嘟着嘴又说,哥哥,怎么不看人家呀?人家很丑吗?
        这话说得我直翻白眼,那烂货颧骨高得跟珠穆朗玛峰有得一比,身材比例失调仅次于东方明珠塔,就他这德行,我家那条叫旺财的老母狗拉的屎都比他好看!可这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也不好发飙,我只好也翘着兰花指说,哎呀呀,姐姐你别挡道呀!  
        四周一阵哄笑,母大虫这才讪讪地让开。后来才知道,这人也是在会所里卖的。听人说,这会所里卖的婊子都有二三十个了,一个比一个丑,而且全是母的。 
        后来又来了个东北叔,竟然也是卖的。东北叔带着鸭舌帽,大墨镜,一张脸几乎遮掉了五分之四,然后大讲特讲自己的辉煌史。最后,东北叔用一句话替自己的光辉历史下了结婚:别人都说我看起来最多二十几岁呢!哎呀呀,真受不了!
        我这才知道,这世界上最恶心的不是老母货,而是讲着一口东北腔的老母货!东北话绕来绕去的,本来就够难听了,再配上扭腰翘臀的,毒性堪比塑化剂。旁边的人告诉我,那婊子都快五十岁了,儿子去年生了个女儿,所以老母货重出江湖,为孙女的奶粉钱而大展老PI\'YAN的雌风!
        天啊,这毒性这么强的老母货,不好好呆在东北,非得流毒于南方,可真够作孽的!据东北叔的原话,那烂货在东北可受欢迎了,几乎可以和双枪老太婆媲美的传说,这让我不禁怀疑东北人的审美观。不过,我还是挺佩服东北人的心理素质的,毕竟一般人要是想着JI\'BA正捅着的是一个已经当爷爷的老母鸡,任谁都会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最后出场的婊子是一个有异装癖的人妖,被其他婊子姐妹称为“公主”。我本来以为东北叔已经是极品了,可这公主一出场,再次把俺雷倒了。顶着飞机头,身穿八十年代流行的那种流苏的闪亮亮的连衣裙,穿着彩色棉袜,再套上一双透明塑料鞋,那身行头的时尚度和菜市场上卖鱼丸的大婶有得一拼!一进门,公主就大叫,哎呀,今天好多新人哦,可惜呀,人家只吃直男的JI\'BA!!
        这话一说完,我听到身边大多数人都松了一口气。幸亏,遭殃的是直男。不然呀,让这非主流的婊子舔上一口,大多数同志估计都会有自宫的冲动了!
        这个会所的婊子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喜欢吹嘘自己的丰功伟绩。婊子头的公主自然也不例外,一进来就说自己如何把直男们迷得连妈都认不得,还在胜利路口一天摸了一百多根JI\'BA,如何在一分钟内让直男一泄如注,等等。后来,正好有个打电话来,据说是个直的中年大叔,一接电话,公主就尖着嗓子说,恩,人家正在看回家的诱惑呢!人家在想呀,是你诱惑了我,还是人家诱惑了你?讨厌,小冤家!
       幸好,这婊子只待了一会儿,就和其他婊子打麻将去了。走的时候,公主还和另一个婊子说,哎呀,人家裸足就有一米七八了,在床上高跟鞋,差不多有一八五了,好多直男都很喜欢人家嘢!
        我彻底服了这婊子,穿上一双高得要死的高跟鞋,这婊子也还比一米七不到的俺矮了一截,就这一米五都不到的死样儿,还敢说自己一八五!看来,这婊子连买镜子的钱都没了。
        这群婊子打麻将后,大厅清净了许多,很多人也开始找伴了。外面没什么好货色,不过小黑间里有个男的倒还不错,不高,但是长得还可以,虽然不是很帅,但在这浴室里也算是不错了。老子正要下手,结果看到帅哥旁边还躺着一个弟弟,正缩手缩脚地躺在旁边,扮嫩装纯洁,一脸无辜样。靠,说到装纯,这也是老子的强项呢!于是我一时心血来潮,心想既然这个烂PI\'YAN的骚货都在装纯,可见在南昌装纯也是大趋势,所以老子决定装得比骚弟弟还纯洁!终于,杯具了,老子还没装多久,就听到耳边传来吃JI\'BA的声音。睁开眼睛一看,妈的,帅哥的JI\'BA已经在骚弟弟嘴巴里了。靠,看来这骚弟弟刚才是先麻痹敌人,然后趁机下手,连老子这骚祖宗都阴沟里翻船了。
     没几分钟,骚弟弟就趁热打铁,已经把帅哥的JI\'BA纳入PI\'YAN,骑得风生水起,骚风四溢。一边骑得啪啪响,一边还挑衅地看着老子。当然,老子虽然骚,但也不屑和人共吃一条JI\'BA,也就起来想走了。走之前,骚弟弟竟然还抓住了老子的JI\'BA,想要三人一起做。哎,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老子这前浪也得死沙滩上了。佩服之余,老子还是走出了小黑间,实在受不了那个勇猛的骚弟弟。
      经过这事,兴趣减了不少,而且也没什么年轻的,所以就到楼下的房间睡觉了。隔天起来,马上坐飞机回去。这一趟,几乎逛遍了南昌的同志场所,可挺失望的,都没什么帅哥。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76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