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关于故宫的文
分享到:
已有 78 次阅读  2020-01-18 23:21


分享 举报



这次的事情其实很简单,这是疏于管理、得瑟的当事人、文化热点效应的叠加。根源就是疏于管理,暴露出的问题很严重,但深层次却不是管理不善那么简单。和新老院长谁主事没有关系。


首先,之前广为人知的“不能进车”应该是说午门正道、开放区观众线不能走车,礼宾与办公车辆等一直都有。只是,这个“不能进车”被前任行事高调的馆长反复叨念后,经媒体放大,同时契合了部分“民族自尊”,给故宫加了分。真实情况很可能是礼宾程序创新,就是让奥朗德步行午门正道,将其作为文化体验的一部分。外交无小事,临场变线是开玩笑的。


其次,特殊接待。这个没什么问题,很正常国外也有,是将身份特殊人士与社会观众分流管理的必要手段。问题出在,特殊接待在周一是否已经成为制度化,其开放范围为何。自己这种特需参观人群的划分,到底有没有可执行的依据与条款。


大宫走车没有问题的,西华门和东华门内都有公务停车场,消防、工程、物流行车都是必须的。上过城墙的应该都知道,东西两厢都有一超长胡同,名为东西筒子,这里就走车。不然,这么大的宫城,有突发事件靠人跑,不现实。


大宫是个事情不断的地方,这不怪公众关注,实在是大宫在国人心中的文化、历史地位无可替代,任何负面问题都会被放大。但其实这次的事应该分两个部分来看,不能混淆。一个是疏于管理问题,线路管理和来宾管理失控,锅是故宫的。第二个是要明确,违规者身份对于事件性质没有影响。其它事情不需大宫说明。


自从那年小野模“亲吻”水兽头事件发生,大宫太和门广场到三大殿两箱的廊道就上了岗,有时候甚至禁止观众正常通行。在开放日防贼一样,闭馆日依旧有参观活动的情况下,左掖门右掖门竟然没有人看管,外来车辆畅行无阻,这个是失职,保安组和车管肯定要开人。主管开放和行政的副院长,恐怕应该处分一个,不然这次恐怕过不去。大宫该负的责任应该止于这一步,其它诉求不切合实际。


大宫今年六百年,成为博物院也已经95年。六百年中的五百年,我们的国家的所有大事,都与这里有关。无论是政令、对内对外用兵、文化事件、以及革命,都是在宫墙之内发布、决策、推动的,它跨中古史到近代史,在史学研究上地位无可替代。它是明、清两朝的政治中心,而不是只有清帝卖萌的地方。它已经不是皇家禁地,而是现代意义的博物馆,我想大宫的管理者和员工心里没有这个概念。


多年来我们看到的是,大宫顶着“皇家”处所招牌,将属于国家和人民的文物当成稀缺品,做利益配给。对于国家历史事件研究成果的宣教并不关心,反而热衷于皇室年节规制,推皇家等级制度,以及一些低级趣味的“皇家”元素或标签的周边。虽然经济规模不小,但是文化质地不佳,还丢失了“博物馆”的行业操守和理念。


很不堪的事很多了,难以列举。但是延禧宫可以局部说明这个情况。延禧宫被轰炸是中国复辟与反复辟斗争的标志性事件。但是在那部烂剧热播前,这里几乎没人知道,电视剧播出后,反而有人蹭热度,讲解词都改了,这是大宫的耻辱。


在这样的思维和文博理念下,大宫的一系列展览和文化推介活动俨然重新成为了腐朽皇权、权贵思想复活的标志。在这样的文博思维下,“皇宫行车”事件才能够闹出这么大的水花。


我还是希望,大宫以此为契机一定严肃梳理管理流程,更重要的是要“理念再造”,博物的理念再造。不经过这样的自省与自强,这件事情就不会是最后一件,下一个六百年能不能实现,人民是不放心的。国际博协提出所谓博物馆“文化平权”,这个事件是一个进行深层次的思考和践行的机遇。




文章来自微博账号:老邪新楦儿 很硬气的一个考古艺术相关博主。有兴趣的可以关注一下。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