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纪事
分享到:
3已有 446 次阅读  2017-02-04 21:23


分享 举报

不过又是一个平淡的假期罢了。

跨越了大半个中国,第一次感受春运的人流,折腾了近20个小时,回到了山村的老家。如果不是突然多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今年的春节跟去年也没有什么不同。母亲伤心自然是难免的,对于老实的父亲,她更多的是失望吧。至于我,不知是否应该庆幸,多了一个弟弟,传宗接代的压力会小一些吧。

过了年,又折腾回我长大的地方。儿时的好友陆续成了家,陆续准备生小孩。家里的压力不是没有,但天高任鸟飞,一时半会也只是说说,是时候谈对象了。更大的压力或许来自同伴,他们大概无法理解我为何迟迟没有动静,就像我感叹于他们中的一些人完成终身大事的效率之高。我何尝不羡慕他们这种“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只是未得良人罢了。

这几天在不撸弟上认识了一个附近村的人。他来我村见同学,刚好我出来打电话的时候从他身边见过。他见我像基佬,用不撸弟看了一下,果然。他说我是他的菜,奈何郎有情,妾无意。虽然他不是我的菜,但知道有人喜欢我这种类型还是满心欢喜的。

以上。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3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