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湘江
分享到:
1已有 286 次阅读  2013-06-13 15:24


分享 举报

题记:一年前的端午写的文,今天搬上来。现在看看,还是唏嘘不已。

 

今日公历是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又二日,换算成农历,便是五月初五,再过一天,就是屈原先生的忌日了。人们欢心于他的死带来的三天节假,于是也再无人惦念其他。

说起来,二零一二本该是世界末日啊,如今,人依旧如蝼蚁般苟活,所谓爱情,不过是奢望。

每每提到端午,不得不提起屈原,也不得提起湘江,这条江在寻常百姓眼中,或许只是江,在文人骚客眼中,却又多了一条别样的意外,也许是因为千年前那位诗人,也许是因为娥皇女英,也许是因为湘女多情,也许是因为楚客易伤。而在我们这群人眼里,这条江,还有些其他不同寻常的意味——南康白起,一位英年早逝的才子。

今日,在大家想起屈原时,便又有人想起了他,读起他的《浮生六记》和《我等你到三十五岁》不禁潸然涕零。心中的郁结,终于抑制不住,形成一场姗姗来迟的泪奔涌而出。

端午节历来被人们称为是祭奠爱国诗人的节日,可是谁又知道,也许事实的真相荒唐的可笑。那个名叫屈原的男人,被后世称为屈原又或者屈子,也许只是一个同性恋,一个爱慕楚怀王,因为爱人的移情别恋投江自尽的同性恋?

众女妒余峨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

千年前,那个文艺的才子投江了,然后,他的爱情就这样湮灭在历史的长河里,从没有人想提起,也从来没有人愿意提起,人们宁愿相信他就是当纯的爱国,就是愿意相信他伟大不凡,却不肯给予他一点点的最卑微的关怀,不愿意相信他的爱情是真的,一点都不愿意。他的爱情就那么的见不得人,即使是他死后也半点都由不得他。人的性命是那么的危浅,那么的不值一提,更何况是他最不能为人所接受的爱情呢?

所以千年后,当又有一个人步了他的后尘跳江自尽时,我甚至不敢正视这件事,自欺欺人的觉得这人与我何干?每个人都会死的啊,我应该鼓盆而歌的啊。懦弱的人活不长久的,我一直都是知道的。一切都怪他自己太懦弱了,怨不得他人的。他这样的人,就该鄙视,就该被唾弃,我才不会伤感,为这个不相干的人。不是么?哭什么,泪什么,太傻了,为了谁?为了他么?我甚至都没看过他一眼,甚至都没能喝他说上一句话。

可是就是想哭,那种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哀伤,浓浓地笼在心间挥之不去,因为我知道,也许自己有一天也就这样步了他的后尘,甚至连个为自己哭的人都没有。

我口口声声说着不相信爱情,那是以为内自己实在太渴望了,太珍惜了,以至于自己根本接受不了失去后的哀伤,那种痛彻心扉,即使想想,都叫人痛不欲生,却不能表现,只呢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感怀,在无人驻足的地方暗自神伤。

我害怕死亡,不仅仅是因为我害怕关心我的人为我难过,他们也许会难过那么一会,但是,他们有他们的生活要过,他们有他们的爱人要爱。我只是占了他们短暂人生的一小会,也许只是忌日的时候会有人怀恋一下曾经有那么一个呆呆傻傻的人,喜欢笑,喜欢讲大道理,喜欢故作坚强。可是,也仅是这样了,还能怎样?

我害怕死亡还是因为我害怕孤独,我害怕我死后就再也没有人会记得我,害怕再也没有人会问我在底下冷不冷,要不要吃点感冒药。我害怕自己的尸体沉在冰冷的江水里变的肿胀丑陋,就连那些曾经惊羡我美丽容颜的人都厌弃不视。我害怕我只有被鱼儿眷顾,尸体吃的残缺不全,骨肉嶙峋。又或者我被打捞上来,尸体要么被烈焰煅烧成灰飞,要么被葬在什么不知名的树下,被驱虫蝼蚁啃蚀。

我害怕,即使到来世,我还是没办法遇到你。我们就这样失之交臂,永远错开。

我有太多的害怕,太多的怯懦,太多的忧伤,太多的顾虑。所以,我只能不去看,只能不去想。那么别爱了吧,该断的就早点断了,我爱不起你,你也给不起我爱。我们都不互相耽误,你说好么?

湘水自古养才子,楚客从来最多情。从孟姜女哭倒了长城,到屈原投江,从南康自尽,到我今日的感怀。有时候,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算了,真的不能多想了,那么,就以一杯水酒,祭奠这流淌着的寒水,祭奠这逝去的英魂吧。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花无颜 2013-06-14 13:20
    我是愿意相信屈原爱着楚王的。让他的形象更鲜活了吧 况且 我们都是同一类人 将心比心。南康白起的等你到三十五岁 看一遍肯定得哭一遍 每每读起 就感觉身临其境。
  • 残月之角 2013-06-14 13:39
    花无颜: 我是愿意相信屈原爱着楚王的。让他的形象更鲜活了吧 况且 我们都是同一类人 将心比心。南康白起的等你到三十五岁 看一遍肯定得哭一遍 每每读起 就感觉身临其境。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这样的悲剧的影响所致,其实对未来的幸福没有多少坚定的信心。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