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跑随想
分享到:
2已有 167 次阅读  2020-05-09 22:04


分享 举报

女生的友谊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最近因为想要保持好身材,晚上又恢复了夜跑。漆黑的花坛旁,两位黑衣的女生开始在微弱的路灯下互相拍照,我跑了一小时,他们就在哪路灯下互相拍了一小时,而且乐此不疲,直到我离开了,仍旧在摆拍。

忽然间,就很羡慕这种虽然无聊,却很单纯的友谊,大概是我自己封闭太久了,忽然间就有种莫名其妙的感动?明明她们只是拍拍照片,只是互相说说话。

大概就是夜色太美,风太温柔了,抑或者,只是因为我自己太寂寞了。

我想我是真的寂寞了,太想要说写什么。

再次登录飞赞,一开始也只是想要把这个落寞的网站当成一个树洞罢了。想要自说自话,想要倾诉一下,想要倒点垃圾。

然后最近因为出柜的事情,连着两篇日志一下就莫名其妙的火了,有人调侃说我一下出了名。忽然就不胜惶恐起来。

我怕打扰到人,怕说的多错的多,怕哗众取宠,怕人把我当成想要博出位的名媛。我这也怕,那也怕,已经好多年没有和人好好交流过,然后又突然发泄式的什么都想要说,什么都想要去分享。

我想吐槽晚饭太难吃,食堂老是弄什么爆炒猪大肠,又臭又恶心;想要发散自己的脑洞,这个猪大肠真像是个被爆了的菊花;想要分享晚上打算再点份炸鸡外卖的美好;想要听人劝阻吃炸鸡会发胖的安慰。

我是什么时候封闭自己的?大概是一系列失败恋爱后吧,网络上已经不再相信任何人,现实里没有任何人可以倾诉。

再久远一点呢?再久远一些的时候,我也曾有过最美好的时光啊,那时总是年少不知愁的。那时候,会有同年级的女生邀请我去武大看樱花,会有低年级的学妹送我甜品跟我表白,然后我怎么做的去了?我好像是跟她出柜了,然后因为太久远,已经记不清的原因,她带领我见识了人生第一次去的gay吧。

我像是进入大观园的刘姥姥,看啥都新奇,我特意穿了一条修身的牛仔裤,亦步亦趋的跟着已是个中老手的学妹,慢慢悠悠地找着台座,看着身边形形色色的人在舞池扭动,喝着寡淡类似马尿的啤酒,然后学习怎么玩骰子,学习怎么去扭动肢体。

我想我那时候,肯定像是条泥鳅,还是那种泥鳅豆腐里快死了的泥鳅,不然为什么都没有人搭讪呢?

旧日的时光总是美好的,不知不觉就追忆了起来。人们说,当一个人开始回忆起往昔的时候,就证明他老了,我想我是真的老了罢。

那能怎么办呢?没有任何办法,我只能顺其自然的承认自己已经逝去了最好的韶光,伴随着腐朽的痛苦。

痛苦就是痛苦,问题永远也不会有答案。但生活总得继续,以期待无尽的苦难中,有那么一两件快乐事,使我惨淡的人生不至于一点值得回忆的地方都没有。就像是漆黑无垠的夜空中,总会有那么一两点不甚明亮的星子,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光芒,但总能给在郊野迷路彷徨无助的我指引前行的方向。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4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ivan 2020-05-10 23:10
    泥鳅那个比喻好搞笑
  • 残月之角 2020-05-10 23:31
    ivan: 泥鳅那个比喻好搞笑
    因为真的不会跳那种热舞啊。总觉得放不开,很尴尬似的,就跟刚进城的土包子似的。
  • 变猪猪 2020-05-11 00:41
    猪大肠好吃呀
  • 残月之角 2020-05-11 07:35
    变猪猪: 猪大肠好吃呀
    这东西就是子之蜜糖彼之毒药的概念。并不反对别人吃,自己不喜欢吃而已。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