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春小叙
分享到:
2已有 499 次阅读  2018-04-19 09:01


分享 举报




1


这个春天来得有点晚,但总算还是来了。

2018年方二十八的我,身体却像18岁般刚完成发育,仿佛这是人生中第一个春天。

我从来没有仔细观察过春天里和煦的阳光、微风、繁花,我的房间也从来种过活着的花儿,直到这个北平的人间四月天。

这个春天,我还学会了和自己的身体合解,也与这个世界握手,与命运拥抱。

每天健身对于保持心情舒畅而言效果显著,瑜伽、冥想、正念也是。还有每天听知识内参,付费学习,能让我感觉充实,并对未来怀揣期待。

大抵,也算是从突如袭来的失恋阴霾中走出来了吧。


上个星期的周四北京还在下雪,今天则是柳絮纷飞,同样是星星点点的画风,但就不用裹严实这一点而论,简直是天上人间、和地狱无间之别。

飘浮着的飞絮让时间的颗粒度也变得轻盈,有时仿佛屏住呼吸、快要静止。下楼骑共享单车到对马路对面就餐,一看表竟然不到四分钟,这舒缓了我对时光流逝的焦灼感。

我也从思忖生死问题的泥潭中爬出来了,转而开始觉知到此刻的生命,我正拥有并使用着如此佼好的容颜和健康的体魄,这着实让我诚惶诚恐——再过几年,我还会拥有比现在状态更好的肉身吗?会不会一转眼就跟小区里的遛狗大爷一样变干变皱……妈呀,这该不会是我生命中最好的时光吧!

那么,我还有什么理由不在这个最动人的时节让生命绽放呢?苏州过后无艇搭啊。



2


日子中发生了一件让人感慨的事。在杨立德老师的院子里,我遇到了当年飞赞展览馆第五展的作者——阿灯。

回想2011年,我投的书稿在飞赞线上展览上线了,取名为《第十一展·JO和My Book 0.0》 (http://www.feizan.cn/space-3580-do-thread-id-4761.html) 

这件事对于当年少不经事的我是如此的震撼——我想对于之后2015年底,我痛定思痛放弃了上、广、深、苏、杭……最终决定搬到北京发展,也有着很大的影响。

当时的凌绝定、和负责飞赞展览馆的责编,可谓是最大呈度的满足我的要求,把这个线上展览做得完全按照作者的意愿呈现。我以为这种多元化、自由的辉煌会一直繁盛下去,直到影响并改变这个世界。

然而从那之后的几年,这一切却如同抛锚般脱离轨道、渐行渐远,以我无法理解的姿势愈渐式微。

在我的第十一展之后,展览馆又“勉为其难”地做了第十二展,然后就没然后了……我又嗅到了那该死的背弃感,就像《无极》里张柏芝身上诅咒,一旦得到就很快失去。



2011年那个21岁在解放军118医院实习的小男孩,肯定不会想到这七八年里会发生这么多光怪陆离却的事。也肯定想不到,七年后的自己刚从忧郁的泥潭中爬出来,坐在自己花钱在北京租的舒适的房间里,用苹果电脑打着这篇回溯记忆的文字。


咿呀时光真疯狂,一路执迷与匆忙……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3


虽然之后我们达成了不圆满的和解,但我得承认和阿灯的相处让我感觉并不美好。

阿灯说如果没有欲望人生他的人生会快乐很多。

欲望是他的白内障,让他看不清世界的景深,无法以心去感受一个经历二十八载四季轮回后成长的独一无二的人类生命的存在。我们的沟通就像痛经般不畅通。

所以,和这位飞赞展览作者的相遇让我感觉更加孤独。


这七年里发生了这么多事,周杰伦跟嫩模结婚生了二胎,蔡依林变身幽默大师啊啊又《呸》还成了gay-icon,美国全境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案,宋冬野稠稠狠狠急急地吃掉了他的未来,ZANK反复无常最后难逃被清理的命运……不知凌绝顶近在做什么?近来可好?

微信吃掉了微博的流量,微博宣布清理同性恋内容60小时后又宣布不再针对同志。上周日星星博士说每年曼谷泼水节都有人吸毒致死,然后,前年圣诞节前夕我在香港同志浴室一面之缘的男孩小莫,朋友圈不会再更新了。





《The Beatles, Tomorrow》,“明日披头士”展正在今日美术馆开展。

倘若昨日重现,你会想起什么?

我会想到高中时那个内向、敏感、孤单却内心丰富、以星辰大海为征途的小男孩,在用CD机聆听Beatles红蓝专辑里的《Yesterday》。而这些故事我都曾把他们写进小说里,画进插画中,发布在这个布满灰尘的线上展览馆的第十一展。

Yesterday,love was such an easy game to play

Now I need a place to hide away……




4


这张照片是2015年9月在歌诗达邮轮同行的Sky天天,也就是日本GV男优真崎航的爱人。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出国旅行。

任航是又一个死后我才知道的艺术家;在上海看过他的纪念展之后,我从网上买了他的绝版摄影集,从美国寄过来花了一个月时间。

这些都是我知道的曾谋面的死者。而我知道,更多时候那些初见即别离的人们,根本没机会让我知道那是不是最后一面。那些地铁里从碌碌匆匆并刻意让面部显得冷酷来克制爱的本性的路人,错过了,就是永别。

“只要活着,就要不断看着别人死亡。只要行走,就必然不断和旁边的人告别。”——对我影响深远的小说《玻璃麦田》如是说。


人死如灯灭,而太阳照常升起,夕下时亦不会留恋地平线。在这兵慌马乱的年代,小小的个体命运不会有人挂念,否则人们会寸步难行。

好在,今年的愚人节这天,我终于开始做这件一直想做的事情——《小钱有约》。

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与我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温热着的生命、尤其像小莫一样的年轻的灵魂们拥抱以留念,哪怕只是读一篇微公文的时间,多一秒种也好。





5


这个柳絮纷飞的时节,回忆漫天飞舞,如同年轻而短暂的生命,自由得仿佛会永远。

它们并不知道自己还能飞多久,也不需要知道。

没有脚的鸟,无际地翱翔,不需要知道在哪儿停留。


多希望我是荒木经惟,即便是色情,也可以演绎成童真般无邪;即便是凋零,可以诠释成怒放般鲜艳。

那样的话,曾经相爱的人,也就不会离我而去了吧……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