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下)
分享到:
2已有 93 次阅读  2019-06-20 04:19


分享 举报
2012年9月 决定再读书
这一年,因为我爸要做一个小型手术,很明显他的态度有所转变,同意我再读点书。于是自己找了学校,报了个三年中专“计算机”专业。也正是那一年,汉中的商校,农校,卫校。财经学院以及师范,合并成职业技术学院,搬了新的校区,在宗营镇,离市区不远,坐公交比较放方便。

再一次走进校园的我心情复杂,同时也是高兴地,觉得未来还有很多期待。
背着Converse双肩包,手里拿着简单行李。来到机电系新生报到处,交了通知书,填了表格。简单地问了一下流程路线,自己领了被子、钥匙。走向宿舍楼,寝室在第5层。

浩子
给我的印象是,长得比较壮,不像好学生,单眼皮。到傍晚,我递给他半包苏烟,他就嘿嘿笑了笑。

班长
班主任看着比较年轻,30出头。班会前,他找到我聊了一会,说是因为要带两个班(汽修和计算机),想让我当(计算机班)班长帮他分担着点。当时有些意外,却也开心地同意了。后来,考虑到班级人多,女生只有7、8人,剩下大都是些不怎么听话的男生,班长要有一正一副。在安静了几秒钟之后,我走上了讲台,从自我介绍,工作经历以及重新读书的原因。最后说道若当了班长后对老师,对同学的协助与共同进步等。待其他同学自荐完后,投票结果我是正班长。

周同学
新生欢迎会那天,我就注意到了他。后来统一发课本时,我叫道“周科第”,没人应,又叫了一声,看见他和同桌聊天,意犹未尽,笑着走过来拿书。清瘦,长腿,单眼皮。那笑容,天真有邪。

无可奈何
刚开始大家表现很好,每天准时早自习,上课。渐渐地个别开始迟到,旷课,联系不到本人……我挨个联系他们的父母……并没有用。有天早上在食堂门口,碰到系里教导处的W老师,跟他讲了情况,想得到些帮助。他却说:WLC 我觉得你,是不是管得有点多了。
当时我是懵的。看他背影消失后,我骂了自己一句SB。后来我就懂了。现实情况就是,这些让家长们头疼的孩子,在学校混混时间,拿个毕业证。后来,他们不来上课,我就记旷课,或是请假,只要知道人在哪就行。

快到国庆节,要换一期黑板报。晚自习我和学习、文艺委员,浩子,几个人忙着。

“班长,你开心点啊”
“噢”
“我们学这个商务计算机有用吗?”
“没用”
“……”
“我舅舅让我转系”
“转系?什么意思?这都开学这么久了”
“可以的,但是我对学农没兴趣。我想去学……”
后来,她给了我一个号码。我就联系到农林系主任。询问转系的一些事项。

告别
关系好的几个都有不舍。浩子也是不高兴。我就问他怎么了?
“你走了,我旷课、请假不好办了。”
“MD”
最后2天我没怎么上课,直到院长签下同意转系,那一刻我感觉仿佛有了新的希望。

转到 农林系
教室不大,是个混合班(三年中专,三年大专,五年大专)。在后面随便找了个座位坐下,几个男生围在一旁玩手机,那时候流行玩“神庙逃亡”、“吃香蕉”。其中有人问我认识曾浩吗?我说认识。原来他们几个是老同学。班里的人基本是以宿舍为单位。而我一个保持中立。班长是个胖胖的男生,咸阳的。让我当了个别人都不当的“体育委员”。这个我还真有些意外。其实也就是帮老师点名,拿体育用品之类的小事。不需要什么特长。
后来,浩子也转到这个班。
……

——————————————————————————————————————————————

同类
以前我对网络并没有多大兴趣,也很少有机会接触到电脑。所以嘛,后来计算机普及,我也只是在网吧偷偷地搜索“男色”,再后来用到智能手机,也就搜索“杜达雄”,那真的是刺激了我对新世界的认知。
我们都经历过“自我认同”的过程,各自不同感受罢了。最早通过网易博客认识远在新加坡读书的同友,彼此会分享一些情绪,日常趣事。
2012年,我买了部白色的 IPod Touch 4,手机换了成诺基亚的功能机,上学够用了。晚上跑步就拿着它。校区有移动校园网。某天在应用商店里搜索“同志”,显示了一些APP,第一次下载“Blued”,当时陌生人之间聊天还是很有有礼貌的。 飞赞嘛,不记得怎么知道的。有一段时间忘记密码,也就没用过了。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