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弱
分享到:
3已有 345 次阅读  2014-11-09 13:49


分享 举报

如果有一天我摆脱了如今的生活,会不会有某个瞬间,我又对这样的生活产生向往的惆怅。而这种惆怅,就像我对当前的生活的惆怅一样,都是一种对改变的念想的执著。

每天的生活都是忙碌的,论文也总是无尽的。戴上耳塞,取下耳塞,就是一天的起落。早上醒来,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总会想一想这一天的大致轮廓,就像深夜回去,也会回想一番一日的概括。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很喜欢深夜一个人的寂静,站在窗前看着这座城市的一呼一吸。那些稀疏的昏黄或冷白的路灯,像是某些不灭的梦想,却有些清寒。看过大团大团的白云游弋在清澈的天空,看过漆黑的空旷隐匿了所有的星辰,看过淅沥的夜雨打落青黄的银杏,而我时有疲惫,时而亢奋,走在相同的轨迹里,过着愈益差别的人生。当我回望整栋大楼余下的几点灯光时,总会感慨,或许这就是梦想在闪烁。然后唱着心经,走过匆匆一天。

两年前烦了就出门散步,蹲在池塘边看孑孓豆娘田螺和蚂蚁,或者一个人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里看着人情冷暖,而今这样的情境日趋稀少了。依旧的沉默,却是沉淀的内心。素面朝天,独自往来,一瞥这寂寞的世界。我可能不那么知道我确切需要什么,但清楚知道自己不要什么,也因此避免很多来往,清醒很多现实。无论是野心还是伤口,都不值得再言说过多了,没有剑鞘,多少锋芒与拙劣都是可笑。

我已经不喜欢别人说我小了,就像我也不喜欢那些只是漂亮的东西了。一个年纪,一种审美,一点怀念,然而过了那样的年纪,审美就变化,怀念却增加。所以,越来越喜欢质量和残缺。姑母离世,双亲日渐佝偻,朋友成家生子,成熟就像是宇宙膨胀一样,那么微小却又这般陡然。不刻意去遗忘,不拼命去铭记,来过,我自尽力;远去,我亦不再。很多人是到了那个时间点被迫强加上了责任,但是很多责任是怎么逃也逃不掉了。与其到时悔恨,不如及早接纳。我一直相信,所谓幸福即是,双亲健在,好友三两,一世爱人,触手可及。也许我不能占全所有,却能随着时光享受拥有。如同双亲健在好友三两的现在,如同昨晚打电话嫌母亲啰嗦,如同接到好友回国的电话。

很多时候,我们的无聊消遣正是别人的努力工作,何必还说三道四呢?初中的时候就曾和妹妹说过,一个女人不管身处什么位置,一定要独立。而今回想起这句话,于己何尝不是一种勉励呢。就像我清楚地记得,母亲和父亲一次吵架时,父亲言语过重,母亲沉默不语,我们兄妹安慰,母亲淡淡地说,难道还哭不成。这一句话,我也是深刻记得。青春期里那些长者说过的话可能只剩只言片语了,但是我总还记得那些谆谆教诲,虽然我尚未达到。人生的疏离愈益显现,而我只得刚强,如鹰展翅上腾。所以看着微博里对男人女人对爱情的一些阐述时,总是不屑的。不过,这样矛盾的世界,言行不一总是寻常,我亦时常如此。但是太多依赖,总是一种脆弱。等到有一天没有了父母的家,我也就无路可退了吧。

理想的平实爱情,孤独的单身男子。那些唱过的落寞,如同伫立的等待,都随着吉普赛的大篷车在流浪。前两天,梁先生写了很长的一段话给我,而这就当是回应了。喝杯咖啡,继续论文。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4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那个谁 2014-11-09 14:22
    现在的忙至少还能干自己想干的,以后的忙都是干别人想干的
  • 麦田里的戈多 2014-11-09 14:28
    那个谁: 现在的忙至少还能干自己想干的,以后的忙都是干别人想干的
    是的。多谢!
  • 孤独枫叶 2014-11-09 15:33
    你肯定是见过实验室凌晨的光景的,忙乱的日子里面也要注意身体,珍重!
  • 麦田里的戈多 2014-11-09 16:24
    孤独枫叶: 你肯定是见过实验室凌晨的光景的,忙乱的日子里面也要注意身体,珍重!
    见过,很漂亮。谢谢!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