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之间的时延
分享到:
2已有 251 次阅读  2014-12-06 01:09


分享 举报

此时此刻,我仍坐在实验室里准备着下周的报告,没有疲惫,反倒在安静之中有着一种抖擞的清醒。这半年之中,我所做的就一件事情:修改论文。这是我的职责,当下的职责。我也不知道这种心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转变的,或许是研二将尽时,度过了那段幽幽的瓶颈岁月。从那时起,我已不再将自己看作是学生,而是将学生看作是我的一份工作,并认为我只有做好,才能毕业,才能转业。

阴差阳错地在科研的道路上继续行走,我总还是感激的。当初想继续学业,后又因为诸多事宜而绝了念想,在一切就绪准备步入社会时又峰回路转,想想,生活也是很奇妙的。所以如今有人问我以后做什么,其实我心里是未知的,因为我不知道生活又会在何处给我意外。转念一想,我所能做的不过是近在眼前的琐碎,并且尽力把这些零碎繁杂理清楚,让生活有学生本来的条理和生活最安静的状态。但是,这不代表我不会去展望,我憧憬未来,就如同我眷念过往一样。我就在事事已休与事事待兴的罅隙里,低头做我应做的,抬头就看见靛蓝和青蓝融合交织,如同梵高的星空一般,鬼魅却惊艳。

听着黄磊《似水年华》文学音乐剧本,一言一语,很是恰当地映衬着当下的我的状态,虽然我还没到三十岁。青年又不青涩,中年又不世俗,这本就是一种尴尬的时光,未知却自以为深知,梦想却只能够幻想。然而,度过了这短短几年,我想我的一切就应该慢慢尘埃落定了。不想到了只能幻想的年纪还一面叹息一面梦想,因此如今的我有意识地让自己进入一种奋斗的状态。如果说有所目的的话,那只是希望自己在可以飞的时候尽力展翅,而不是游戏天空。或者更为实际的说法就是,我希望孤独终老时我能够有这个资本,而不是成为一个累赘。但是人总是不够的,就像我希望早晨起来读日语德语,我总不再像研一时那样在夏日清晨的凉风里迎接第一缕朝阳,更不可能像本科时每天起来读半小时以上的英语了。忽然想起高中老师曾说他自己有跑步和记日记习惯,而后来只剩下记日记了。我想我也是如此,很多东西走着走着就没了,不管是人与人之间的,还是自己培养的。我们就像那只下山的小猴子,什么都想要,什么都没有。有得必有失,这样无论是精神还是宇宙才能平衡。

渐渐地,不再去抱怨,而是去接受,无论是认同的还是反对的,这样总会让自己好过一些。就像论文投稿一样,我所能负责的只有自己的论文,至于审稿人会怎么看,那是我不可知的。夯实自己,才能让别人信服。科研上,我觉得我就像一个个体户,自产自销,别人还不一定要。而这样情况,生活中随处可见,而说到底是自己不够好。挑剔是寻常,而认可则是稀罕。挑剔少了,才能成为稀罕的东西。那些我未曾达到的,我从不认为就是无法企及的圣地。如同那些我未曾经历的,我从不认为只是有故事的经验。所谓美丽与从容,不过是沉默的疼痛。很多时候,我们看见的是期望的结果,却找不到达到这种结果的幽幽小道。

能找到心安理得的借口时,人总是宁愿自我哄骗。等到所有都无济于事时,就陷入一种自我孤独的围城之中。所以佩索阿说,所谓郁闷,就是灵魂失去了哄骗自己的能力。 我不想自我哄骗,就像爱情的富士山一样,我也不可能说自己未曾去过。命途多舛,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遗憾曾经的某个选择。与其某个拐角又见面,不如初见就坦然。而这种坦然是需要时间去沉淀的,而我正在经历。我不相信那些心灵鸡汤,我只相信自己所感受到的。就像每个人都不相信别人所说的,只相信自己所看见的。

所有都会过去,连同我自己。写着写着就怔住了。想想,明天还要继续改论文,准备报告,就让思维断了吧。我想我该沉默,胡思乱想总是不好,虽然澄澈了自己,却误解了别人。这样的夜,还有很多的灯为着不同的目的亮着。我想关上灯,去看看别人的美丽。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6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