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不下去地写下去
分享到:
2已有 261 次阅读  2015-01-16 23:12


分享 举报

只是在论文的间隙猛一抬头的怔怔然,恍惚间袭来一阵无法言喻的孤独感。正如没有那一种孤独是不请自来的,这种孤独也是自找的,又正如人总是在选择之间自我拉扯,每一种孤独都来得猝不及防万般不适。然而,人生如果真的如人所愿,那么这个人可以救起在尼采那里死去的上帝了。孤独如果不是一种朴鲁的境界,那么就是一种慢性的齿啮。

每个人,每个阶段都有各自的无人理解的问题,不是问题让人回避,而是问题所带来的无人理解的感觉。越过不同的高山,所见的天地也自然不同,所拥有的天地给予的回应也不同。人到最后才发现,所有的高山不过是从成长到长成的过程,而最高的高山也不过是自己。成长多少带有报复或抱负的自愿和眷念或遗憾的被迫,长成却不断教人如何在残缺中满足和在接受中喜欢。成长和长成,都兼有表示动作、过程甚至于理想的意思,因为两者的动作性和过程性,我们的孤独一直在变更衍化;因为两者的理想性,我们的孤独又一直都是恒定的。这种恒定一方面表现在理想的存在性,一方面又表现在理想的毁灭性,而它的存在性和毁灭性都如时间一样具有连续性,又如黑洞一样具有不可见性。

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非要有意义,孤独也一样。虽然所有的意义就像疾病的隐喻一样具有人为性和历史性,但除了如镜子一般反射出自身的斑斑瑕疵,都是无意义的。所谓意义,都是故去了的,人所在的此时此刻并不会想到意义,而是想如何尽兴或者如何排遣。每个人都活在八十毫秒的过去里,纠结着被压缩了的同样的时间在变换的空间和情感的韵律之间催生出的似乎深刻而自我变幻的意义。不过,我们说的每一句话都在看似表达的表象之下又有着实质性的隐藏,那么这些隐藏在当时当刻情境下的所谓深意或者秘密,又当如何去界定它们的存在,就像我们一直想界定自我的存在一样。孤独就是这些隐藏着的自以为只有自己理解的隐秘所构建起来的一个并行于当下世界的透明世界。它的存在就是它的全部意义。幸好人是如此健忘,幸好人是如此好奇,才不枉这一遭人世游。

聂华苓说,爱情就是两份孤独,相护,相抚,喜相逢。所以爱情消灭不了孤独,但是有那么一个人在,无论这个人的时空何在,那么每个人的孤独里都会生出一丝忧愁的喜悦。孤独和爱情本是人的欲望的根源,无谓孰强孰弱,都只有形式的变化,从来没有性质的更改。或许接受一个人的孤独比接受一个人更难,因为孤独并不能被占有,又不能被打碎。而这或许是爱情的本质,如同水与火的共存。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