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efire1980的日志

icefire1980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6
    化学阉割 自在的在露天泳池游了一千米。盛夏,下午六点左右,空气正好,游泳后神清气爽。 信步走到董教练的办公室,办公室就在游泳馆内,门口正对着泳池,因为熟识,每次游泳前游泳中游泳后都会过来聊一会儿。 “项涛得病了”,他忽然来了一句,我正随意伸展着肢体,突然就觉得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了。说什么病,
  • 1
        2016年6月21日。下午没上班,到银行办理一个业务。等待的时候又拿出手机,给昨天在超市遇见的那个孩子再次发了QQ信息,看看仍是没有回复。     快五点的时候,他回复还没下班,六点半下班,我说到时候不要走 ,见面聊聊,他说好。     天气闷热,车里空调一直开着,刷着微信,看着朋友圈里疯传的要下
  • 28
    分享

    直男搓澡

    icefire1980 2015-11-09 14:28
      上飞赞,才知道南方的孩子真可怜,没有大众浴池,到北方读个大学去公共浴池还要穿个小裤衩。 上搜同,才知道南方的男同更可怜,有个版块,专门就是意淫大浴池里的搓澡工。 身为北方汉子,经常去浴池泡澡,至于搓澡,更是必不可少。司空见惯的寻常事,竟成了南方很多同志追求的梦想。
  • 6
    我可以容忍领导的苛刻、同事的误解; 我可以容忍家人的责备、领居的非议; 我可以容忍小人的势利、恶人的欺凌; 我独独容忍不了你对我的善意, 你说要嫁给我,我伪装不了自己。 我的耐心,给不了你。
  • 2
                                                            一、调动     2012年12月17日晚上,薛丰接到组织部的电话,通知明天上午到市委开会,接受集体谈话,这是
  • 8
    同事的儿子结婚,提前一个晚上在家宴城请同事们喝酒。我没有喝,最近有个考核挺重要的,而且,我还开着车,一会儿要送他们几个。 席间,我出来透口气。家宴城位于一个曾经辉煌如今早已倒闭的国营工厂内。隔壁就是大量的破旧楼房,现在用来出租给最低层的务工人员。周围的高楼灯火通明,愈发映衬出这一片的破落。 我从家宴城
  • 16
        高潮,强烈的快感,射了,在小宪的口中。     呼吸慢慢恢复平静。     我问他:“精液呢?不吐出来?”小宪对我嘻嘻一笑说:“我咽了。”     去年春节前,在blued上遇到了他,聊得挺投机,很有共同话题,当时他大四。     春节回来我们见了一面,再也没有联系,因为我对他没有
  • 8
    我真的不能喝醉,喝醉后我就会下巴轻扬,嘴角微抿,痴情的盯着我喜欢的人,一副“你为什么不喜欢我”的幽怨娘们儿模样。      我真的不能喝醉,喝醉后我会在马路边上来回游荡,还唯恐别人不知,一会儿就给赞友群发好些短信,如愿接到安慰的电话,听到安慰就开始感动开始激动开始冲动,坐在路边就能哭个半天。
  • 3
       我不是一个意志力强的人,尤其是在性欲面前,每每败下阵来。每一次都想着坚持不去约炮,但总抵不过旺盛的精力和生理的周期。 晚上十点二十,我在约定的时间已经多等了二十分钟,超出了我忍耐的限度,但侥幸还能在 blued 上联系到他,时不时还会说马上到,尊严抵不过欲望,就又等了下去。他终于来了, 刚喝完啤酒,自己
  • 9
        好像我天生就是个乐观派,最起码在我知道自己是同志之前一直都是很开朗的,直到我知道这辈子注定喜欢男生再不能像世俗中大多数人那样。     但我还是有自己的幸福时光,虽然这些幸福时光短暂却能记忆长久,虽然并不经常出现却弥足珍贵。     以前喜欢骑了摩
  • 8
        虽然我没有看网上什么情况,但我永远站在你的身后支持你,不是去论战,而是安慰你鼓励你相信你理解你。不要指望所有人都有思想都有情趣,都像大蛇这样的爱你。把无聊的无谓的人和议论当成空气就好!不要太贪心啊,我们都很爱你,大蛇紧紧抱着小蛇,永远抱着你!
  • 1
        刚看到北京电视台的新闻《站街卖淫女,竟是男儿身》,网址http://v.ifeng.com/news/society/201312/01acdaf2-2bcf-49ef-9e0c-e72be885a811.shtml。     我有以下感受,一、不认可喵喵的行为,也不厌恶他,反而很同情他。     二、与之相对的那些gongzhi人员,道貌岸然,充满正义,背地里的
  • 17
        小蔡突然发来信息说:“想看你”。没有前提,没有后续,单只三个字。我心说,这孩子,又寂寞了。     小蔡是我为数不多的几个在飞赞上结交的好友之一。在我刚接触飞赞,贪婪的浏览其中的各种日志和记录时,他就像一颗璀璨的钻石,光芒四射,在众多的赞友中脱颖而出,我很快就注意到了这小子。   
  • 10
        我不知道该恨小豹还是该一如既往的爱他。     上次喝醉后,我躺在沙发上,给他打电话,我简直是在哀求他,我确实是在哀求,我甚至把我们交往过程中所有让我们感动的瞬间,或者值得重温的片断全部向他述说了一遍。直到我的声音伴着寒冷显得哆嗦,伴着醉意显得含糊,他才说你赶紧躺床上睡吧哥,我答应你。
  • 35
    似乎每一次和同志见面,我都会问什么时候知道自己这种状况的,有没有交往过朋友,心态怎样等等类似的问题。我和小亮坐在沙发上,双手相握的时候,也聊了这些话题。我记得很清楚,一个月前在QQ上聊的时候,他说从来没有做爱过的,只在部队里和班长有过拥抱和亲吻。现在又问这些话题,他提到了班长和郑州的一个男人,他说除了他俩,我就是唯一一
  • 9
                                    向阳路上                     ——生命不息,约炮不止 我和小豹分手后,经过痛苦、徘徊、不甘心的阶段 之后 , 我 最终接受
  • 76
        当我三十多岁仍单身一人时,我会经常在寒夜里摸索自己的孤寂,不经意间,会想到那些让我有性欲和对我有性欲的男人。     我是今年八月底在不撸弟上遇到冰糖哥的,从资料上看,那小伙儿个子高,身材棒,相貌好,才18岁,年轻的孩子总能透出吸引人的青春光泽来。他今年刚参加完高考,被广州的一所重点大学录取,我们
  • 92
        星期一晚上,我在上飞赞,老娘在餐桌上问我:“不安生吃饭,又在上不三不四的网站?”     我回答没有,要不你来看下,我在看上次给你说的一个朋友的空间。     为什么要对老娘说到这个朋友,是因为她又一次提到我的状况,大龄单身自己还没有表现出严重的危机感。我就说很多人都这样的,提到
  • 484
        我好害怕结婚啊,但我最终结婚了,那年我30岁。     每个晚上,躺在那么大的床上,我都尽量的往边上靠,再靠,再靠,几乎就要从床上掉下来。     她起初说我太客气,后来说我太冷淡,渐渐的,一些小事就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她开始和我冷战。   &n
  • 12
        好奇怪啊,看多了被表哥压在身下,或者夺去初吻,或者被表哥打出第一波飞机,等等。忽然想到,自己年少时的性启蒙竟然来自表姐。     那个表姐比我大几个月,我印象中当时应该是八十年代中期,我还在读小学低年级,她家租住在郊区一个破烂的大院子里,因为爸妈工作忙,有时候我就被暂时安置在她们家吃个
  • 153
        2013年9月27日,小蔡同学发表新日志《昨晚被三个大汉强奸》。 日志内容是小菜和同学晚饭后回家的路上,一个人在黑暗的小巷被人迷倒,带至荒无人焑处,被三名壮汉强奸。内容涉及制服诱惑、口交、肛交、SM、群P等等,全文采用白描手法,用词大胆直白,心理描写形象真实,结构是传统通俗小说的套路,最后是一个老套的噱头,原
  • 15

    性侵男孩儿的那些事儿

         随着网络的发展、现代媒体的发达,越来越多的男性对男性性侵害的相关报道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不是从法律层面上关注这件事无法定罪的问题,也不是从道德层面批判那些施暴人的粗野,只是把自己记忆深刻的一些报道缕一下头绪,感叹一下世间百态和自己小小的狭隘。     &nbs
  • 33
        我在家从来没想过安装赞客的,我向来是上过飞赞就删除浏览记录的主,所以别想在我手机上看到任何这方面的信息。     但我毕竟是同志,一旦有机会,我就不由自主的表现出同志的特性来,比如这次,到西安朋友家一段时间,我毫不犹豫就下载了 ZANk 。 整个西安市赞友们发起的约会并不多,大概
  • 19
    分享

    爱情萌芽

    icefire1980 2013-07-10 16:54
        某天上午偶然在聊天室遇到阿杰。     加了QQ好友。     竟然聊得那么投机。     知道他已经结婚,和妻子关系很好。知道他曾经有过一个新郑的朋友,只在一起三天。因为距离,就失去了联系。     聊得感觉好是因为对很多事情有共同的看法,没想到晚上上线,又遇到他
  • 19

    “不许动,我是警察!”(下)

    在同志浴池被警察包围的状况不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也不是每个人听到这件事后都能体会到其中的恐惧和无助的,可我就在 2011 年的一个夏夜,在那个地方,和那些人一起,穿个脱裤,精神欢愉,蹦蹦跳跳的时候,被五六个警察堵在门口。 我向来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我是小心谨慎的人,遇到这种情况,心理压力更增加了许多。没等人家说话,自
  • 5

    “不许动,我是警察!”(上)

        不太喜欢看警匪片,不代表看得警匪片少。当警察英姿飒爽的拿枪指着嫌疑人,用着法律的权威厉声喊出“不许动,我是警察”这句话时,基本上影片的高潮就开始了,要么是犯罪分子一阵狂奔,或者警匪极速飚车,总之是刺激看客的神经,吸引观众的眼球。我没想到,有一天,这句话会用在从来不敢越法律雷法一步的守法良民的我的身上,而
  • 27

    危险的约炮(二)

        应该是亲吻了,肯定是亲吻了。     他忽然把我推开,严肃的看着我说:“哥,我想对你说点儿事。”     我看他的表情很奇怪,就问他怎么了。他说我不是这种人。这句话让我一下子懵了,感觉事情不像我想像的那么简单了。     然后他就语速很慢的对我说了以下的话,南方的
  • 6

    危险的约炮(一)

        事情已经过去三年了吧,回想起来,还是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2010年5月,我到广东肇庆出差。一个无聊的夜晚就走到了民族广场的小树林。当时在网上查过,知道这边是同志聚点,但我不知道,这边更主要的是Mb的汇聚点。     晚上九点多,民族广场在各种彩灯的衬托下格外靓丽,广场中央有
  • 15
        经常看到资料说春天是心理疾病患者最危险的季节,是抑郁高发的日子,由于天气变化,病人情绪波动大,成为心理疾病发作的主要诱因。在春季的各类精神疾病中,抑郁症较为常见。春季气压低,容易引起人脑激素分泌紊乱,多变的天气会导致人的情绪波动较频繁。而且春季人们的压力也比较大,春节后人们都怀着美好的愿望,但是几
  • 31
        当我还在为小豹在云南沉迷传销而苦恼时,他一个电话让我轻松了,他说哥,我要回家了。     我欣喜了一下,问:“你清醒了?还是别的什么事?”     小豹说:退伍安置会召开了,我们2011年退伍的老兵这一次全安排工作了,单位已经通知,我现在就要回去办手续。     我
  • 22
        如果不是因为心里有了小豹,我想我肯定会要到他的电话的。     不知道他是不是赞友,很阳光的孩子。那天吃过午饭,在星程香槟门口闲逛,看到一个176左右,苗条而结实的小孩。带个眼镜,慌里慌张的,我盯着他看了几眼,他就过来了,嘿,心想事成啊。他问我:“这儿有机杨大巴经过吗?”我真不知道,就指给他门卫
  • 5

    参加天津公务员考试

        3月17日,到天津参加了公务员考试,不知道有多少赞友也在参加类似的考试呢?       3月15日晚,从郑州坐了火车到天津,一路上,看到了二个帅哥,抵抗力就是差,忍不住多看了俩眼。         16日早上到了天津,先到考点看了一下,天
  • 34
        小豹在他舅舅的力劝下去了云南红河州,说是做建材生意。     二天之后,我们电话少了,短信少了,神神秘秘的。我问在干什么,他说一句话两句话说不清,回来再告诉我,我就怀疑是传销了。直接问,你舅和我谁对你更重要,臭小子回答,当然是你了,接着问,那我和你舅你更信任谁,答:当然是你了。心里美滋滋的,趁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