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猪猪的故事(100)
分享到:
4已有 186 次阅读  2019-03-19 17:08


分享 举报
2009年10月13日

饭后,涛涛的同学都回学校。涛涛带我直奔宾馆。一般大学周围都有很多小宾馆,可是涛涛看了几家都不满意,走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一家7天连锁。

涛涛让我开在外面等,他自己进去大厅前台开房。
然后出来接我,进电梯到了三楼。
打开房间门,涛涛顺手插上电卡。
然后关上门,涛涛直接把我抱了起来,转了好几圈,我紧紧滴抱住他的脖子。
涛涛“弟弟,生日快乐”
我“哥哥,你快放我下来,我都要晕了”

之前在宿舍,我和舍友杨哥都不打游戏,一般都是十点开始洗漱,十点半上床,十一点睡觉,稍微晚一点就困得睁不开眼睛。

可是今天不一样,我毫无困意。

涛涛把我放在床上,然后双手捧着我的脸“弟弟,我给你准备了生日礼物”
我“还有礼物啊,我想看看”
涛涛“傻瓜。我们先洗澡吧”

然后涛涛自己先脱光衣服。其实,这还是涛涛第一次这么当着我的面脱光衣服,我还有点不好意思。
涛涛“小傻瓜,你好不好意思啦!我们已经在一起了,所以我在你面前毫无秘密可以保留”
然后,涛涛帮我脱光衣服。然后公主抱着我道册搜开始洗澡。

咳咳,后面有点劲爆。分割线——————————


涛涛让我坐在他的拖鞋上,然后他开始调试水温。我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坐在他的脚丫上,他就像一棵可以为我遮风挡雨爱的大树一样,站在我背后。
先帮我冲洗,然后再给自己冲。
然后在帮我擦沐浴露和洗发水。
本来我想站起来,涛涛直接蹲下来“弟弟,不要动,哥哥帮你擦,乖”
我“好像我是小孩子一样”
涛涛“你本来就是我弟啊,我在家就是这样照顾我小外甥洗澡的”

涛涛帮我擦沐浴,也抚摸着我的身体。他的手伸到敏感部位时,我下意识的双腿夹住了他的手。

涛涛没说话,只是微微笑。我又不好意思的放开。
涛涛“傻瓜,哥哥也有,都在一起了,还不给我摸?”

我“有点不好意思了”
涛涛“好吧,说明我还没有给你足够的安全感和信任感”

涛涛说话总是这样,几乎从不埋怨对方,出了问题首先自我检讨。甚至明显是我的错误时,涛涛也是这样自责,说没有照顾好我,所以我无论有多生气,顷刻间也就烟消云散了。这也是我离不开他的原因之一。

涛涛帮我洗的很认真,虽然他有借机摸我身体的可能,但是我还是愿意他这样做。

我也慢慢欣赏这蹲在我面前一米八六健壮汉子的身体,忍不住偷看了他重要部位一眼。

涛涛“好看不?看吧,反正都是属于你自己的”

我倔强的转过头“不好看,才不喜欢”
涛涛“哟,我们家小爷厉害了,长本事了”
我“那是的,你才知道”
涛涛“小东西,等下让你领教一下你哥的厉害”

就这样一边拌嘴,一边帮我用沐浴露擦完了身体,包括我的脚丫。

涛涛“弟弟,你也帮哥哥擦好不好?只擦关键部位就好,嘿嘿”
我“你!”
涛涛噘着嘴亲了我一下“我什么我,不可以吗?”
我“好吧”

涛涛自己擦身体,我帮他擦关键部位。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擦着擦着,涛涛有了反应。慢慢硬了。涛涛脸颊红晕,伸开双臂想抱我。示意我直接坐在他大腿上。
我坐上去,涛涛忍不住用他的大家伙在我后门之间滑动,感觉得到,它柔中带刚,体温灼热。

涛涛用手抚摸着我的背。因为身上都是沐浴露的缘故,所以两个身体靠在一起非常的舒服。

涛涛低头在我耳边用他那超重而且带有磁性的嗓音问我“弟弟,我可以进去吗?有点忍不住了”
我当时也已经迷离。刚想准备说什么,结果,身上的沐浴露一滑。我重重的蹲在了地上,一下吧我俩摔醒了。

我“哎哟”一声。
涛涛突然抱住我“弟弟,没事吧,摔疼了吧,都怪我没有抱紧你,我看摔倒哪里了”

我“没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滑下来了”

涛涛赶紧帮我冲洗干净,帮我擦干身体。公主抱把我抱到床上,打开空调,仔细帮我检查身体。
我“没事,就是我自己不小心蹲了一下,现在没事了”

涛涛仔细查看一番后,没有擦破皮,我再三强调没有事,他才肯罢休。

突然,涛涛手机响了“喂,怎么啦?刘刚”
刘刚“没事,就是骚扰一下你。竟然没在运动,哈哈”
涛涛“你真是闲的”然后挂了电话

十月的湖北,晚上已经不太热。正常情况下也不用开空调,但是估计涛涛有所企图吧,嘿嘿。
涛涛把温度调低一点,然后帮我盖上被子,自己也没有穿衣服,就开始翻他的双肩包。他越翻神情越紧张。

我“怎么啦?在找什么”
涛涛“我给你买的生日礼物,好像没有带来,被刘刚又带回去了”
我“忘了就忘了吧,即使没有礼物,我今天也很高兴”
涛涛像丢失了心爱礼物的孩子,对我说“弟弟,我买了一朵玫瑰花和一双板鞋给你当生日礼物,放在刘刚包里了,可是我们都忘记了,他又背回去了”

我“周末我去了再拿吧,没事”
涛涛急得直挠头“可是今天是你的生日啊,都准备了好久,可还是忘记了”

涛涛还是忍不住给刘刚打电话,礼物确实被刘刚背回去了。

我一直安慰他。涛涛虽然一米八多,但是在我面前却单纯的像个孩子,也会挠头、也会脸红、也会噘嘴。

涛涛一会儿又傻笑“弟弟,其实最最重要的礼物还在这,嘿嘿”
我“什么”
涛涛“我啊”

然后涛涛从双肩包里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套套和润滑液。

此处省略不知多少字。反正半个小时左右吧。

涛涛和我都大汗淋漓,尤其是涛涛,还喘着粗气。

我躺在他的臂弯里“哥哥,累不累?”
涛涛“弟弟,和你在一起,不累”

那一夜,涛涛也喝了点酒,他很疯狂,像是被关在笼子里饿了很久,然后又突然放出来的猛兽一般,而我当然就是它掌中的猎物。

一夜三次,一直折腾到将近凌晨两点。涛涛抱我冲个澡后,抱着我沉沉睡去。
他就像一个得到了羡慕已久了玩具的被满足了的孩子。我躺在他的臂弯里,被他抱着,听着他心脏有力地跳动,进入梦乡。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