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要做刻薄的的老男人
分享到:
3已有 446 次阅读  2013-05-25 00:18


分享 举报
      已经处于30岁的年纪整整快5个月了。
      大概一个月以前的某日,吐槽大厦的电梯里都是不懂规矩的女娃后,某人忽然郑重其事地对我讲,虽然年岁大了,但不要那么毒舌,别做刻薄的老男人。
      当时颇不以为然,因为深知自己距离“人身攻击”四字还远,某些伤人的话也实在说不出口,有些吐槽也蛮值得沾沾自喜。早年间读过一些所谓“刻薄的人是因为自己不幸福”的无病呻吟,用乌龟的头也想得出是追随屎报系的炮手为了遏制体制外“极少数别有用心的”批判者而胡乱动用的修辞。若有不爽,说出来就好,就算改变不了世界,至少自己也会舒服点。
      不过今早做了一个梦,哭着醒了过来。梦的后景是类似于苏州园林的某地,人潮人海的,我把刚刚拍过照的相机塞回背包。走着路,忽然感到背包被拉开,望过去一个中年妇女,问她干吗开我包,她故作可怜地否认。梦里的我气急了,相机很便宜,但偷人家的东西却为什么还要理直气壮?于是我忘记了这是个梦中的“自世界”,把一句不该说的话说出口:“要是你真的拉开了我的包,你就会死的时候没有亲人朋友在身边!”
     独自死去,孤苦无援,想想毛骨悚然,死法尚且不顾,心境已经可怜到极点。听到我的话,那女的居然真的面部抽搐地倒下去。我从没见过人的濒死,这时居然眼泪掉了下来,因为实在没有想到自己的诅咒会即时应验,恨与讨厌是必须的,但真的要人家独自赴死,我想也没想过。我起先还无效地喊着“阿婆不要死!”后面竟然抓住她的手,无奈的说:“阿婆不要紧,还有我在你身边。”
     梦中的尸体大概还没有僵化,我已经哭着从梦里醒来。发现是梦时,觉得被赦囿了一般的快乐。气头上不管不顾,但看到后果真的会怕,尽管这种后果不是我所能预料到的。


     后来慢慢睡着,感觉这个梦不会再困扰了。不过白天时听到一小段八卦,就又想起那个梦来。讲述者也是个中老年妇女,故事的主角是15岁高中男生,父母闹起离婚,都拿他当出气筒。偏偏这时他暗恋的女孩按捺不住,赏了他一条“你怎么不去死”的回复。于是半小时后,小男生攀上一座大厦的顶层,直直落在地上。
     那个傻女孩大概和梦中的我一样,不是想要那个自己讨厌的人死,但这个诅咒的确成立了。幸运的是我只是在做梦。

     诅咒是一种刻薄,所有的恶言恶语和冷言冷语也应该在刻薄之列。少年时这种东西接触得多了,反而不会去怨恨,因为知道施加者只是幼稚,并不邪恶,只是发泄某种情绪而已。但回想起来,自己性格中负面的特质,哪一样可以和他们的刻薄脱得了干系?过去快2年了,那些话语却还记得起来,想到就头痛欲裂,这大概也不是他们的初衷吧。刻薄的人果然给人印象深刻,温情的力量也要望尘莫及。所以想想,吐槽、发泄种种,后果也许会很严重,或者至少也是负面的,和自己对幸福的感知可能无关,但有损于他人的幸福感。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