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是我“搞黄”了你的形婚计划吗?
分享到:
6已有 621 次阅读  2015-03-06 12:49


分享 举报

他说,他谈了一个拉拉,过年时带回家了,初十那个拉拉和她朋友要来家里谈结婚的事情。而他对西安这里的风俗又不懂,就让我初十去给他“壮壮胆”。那天我很早就去了,和他一起做饭。那对拉拉大概11点才到。

说真的,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现实中的拉拉,两个都是胖乎乎的,不修边幅。我心想,毕竟第一次来别人家里,多少也得把自己收拾的干净精神些吧,怎么能这个样子。再说了,zek也算是名校博士,无论是人品学识还是工作等都算很不错的,怎么能找个这样的拉拉,还带回家见父母。虽然心里有各种想不通,但还是装作啥事没有,热情招待那对拉拉。

我们两个在做饭,她们两个在看电视,把那个电视声音放的大的呀。我们做好饭后,把菜和米饭摆好在桌子上,叫她们来吃饭。她俩过来后,四个人坐在一起,我感觉各种不舒服,但也只能忍着。那对拉拉是,P大(zek的形婚对象就是这个),T小,而那个P是毫无主见。那个T是这个不吃,那个不吃。我心想,好歹我俩忙了这么久,你俩连一句客气话都没有,还有啥挑的。就这样勉强吃完饭。我俩就去洗碗洗锅收拾厨房。她俩继续看电视,吃水果。

收拾完后,zek说,那咱们把结婚的事情说一下吧。那对拉拉就开始发话了,说要给她买三金,迎亲时需要几辆车,她们家父母爱面子,要排场大,这些钱都要zek一人出。我在一旁听着是各种不舒服。那个T还在一边说这说那,搞的zek不知从何说起,最后,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开始说了,但也是很委婉的说。    

zek,我们是形婚,尽量简单些,越是复杂,最后越难收场。那个T气的不行,说,你要知道,是你娶老婆,你当然要多付出。三金肯定要买,而且要买最好的。这个钱肯定是你一个人出。还有结婚时的这些费用都应该是你自己出的。还说现在生孩子的拉拉那么少,还要给你生孩子,你当然要多付出了。还说了很多我不知道的西安风俗。我也真是奇了怪了,我从小在这里长大,也懂这些结婚的风俗,怎么到她这里来就成了这个样子。那个T还说,能谈成谈,谈不成就算了,还一直说要走。其实我当时,好希望她倆赶快走。可还是沉住气说,你们是形婚,彼此互助,不是为了某一方,所有彼此都要付出一些,而且今天是来谈事情了,那就都心平气和的好好谈谈。zek说三金是给你买的,拿钱肯定是你自己出,我做好基本的就够了,你们要额外复杂的场面,我会尽力配合,但这部分费用当然是你出了。那个T一听更气了,觉得zek小气,说,算了,不谈了,拉着那个P要走。zek要挽留,我使了个眼色,也没送,就这样结束了。

那对拉拉走后,我就问zek她俩的情况。zek说,都是西安城中村的,大专文凭,在一个私人单位工作。我说,你们怎么认识我,他说,在一个形婚群里。我说,你觉得你们般配吗?他说,很难找,就觉得人老实,就想这样凑活下吧。我说,你过年时把她带回家,你父母怎么说的。他说,也没说啥。说我自己选择的,自己觉得好就行。zek说,过年时,那对拉拉都去她家过年了。我说,那个T去干啥?他说,那个T说保护P。这样来回路费还有给那对拉拉带的特产,还有年后他去拉拉家拜年等等,也花了不少钱。我听完后说,别和这对拉拉联系了,素质太差,即使以后你们在一起了,不知要给你惹多少麻烦事。更重要的是,你们既不般配,无论是外在内在修养差异简直是天上地下,你也敢带她去见你同事?你也敢把你的种子重在那块破地上?想想这些,我都替你害怕。

最后,zek说,我不会和她们联系了。估计她们也不会和我联系了。我说这样最好。zek的这次形婚计划就这样“被我”搞黄了,但也真是“挽救”了他。以至于现在我还经常开玩笑说:“ 那样的女的你也找,你看你的那审美”。他来一句,那就当我那时瞎了眼吧,紧接着骂我一句,“滚!”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5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