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种种不可追
分享到:
4已有 262 次阅读  2016-04-22 21:03


分享 举报
远离这个网站的这一年,是一副说来话长的人生变故。
 
去年八月离开拉萨的最后一天,突然就脱单,然后开始了持续的异地恋,福建-西藏。九月-十月初,度过了无比幸福的一段时光。
 
十月底在河北出差的时候,突然接到母亲病重的消息,守候病床不到两个月,母亲最后在家里离去。离去的前一晚,性格异常,我还为此吵了她几句。不想,竟是永别。现在所以有关母亲的字眼,包括码字的现在就突然泪点上来。
 
贱内在十二月母亲走的时候,陪了我一个月,度过了最难过的时候,我一直转移注意力,不想过多怀念从前。可它是心里的一道永不能略过的伤痛。过年前父亲检查出食道癌早期,后又说中期,年后动手术,病理为初早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还是一个无忧无虑,随时可以走四方的人。突然生活给了这么多坎,以至于对生活没了主张。有时也有一些阴暗的想法。
 
所在的单位今年制度和政策开始了大变革。年后工作至今,替公司填了一些坑,填得人心力交瘁,望不到头,工作也没有了激情,曾试图想过放弃手上低薪的工作,去贱内那边。又想到父亲和外婆如今的孤苦,未来的这些年都只能在老家这边了。起码给我哥和嫂子偶尔带带孩子,做做农活。
 
和贱内性情相投,但异地的不易随之而来,这横亘的四千多公里地域,四千多米海拔,实在磨灭人的温情。贱内工作性质的原因,近些年都无法离开西藏。我也没有稍微长点的假期。近来偶尔有想要分手的想法,可一通电话,太相投的性情总是给人希望。
 
我很少联系老家的一些同学,大抵因为价值观已经相差太远,生活圈子已经再无交集。同事大多已婚且年长,无力一起玩耍。更多的时候,都是一个人。
 
走入另外一个生活怪圈。
 
又或许当下已经是最优解。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