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参加厦门亲友会恳谈会的活动
分享到:
2已有 112 次阅读  2019-05-18 07:45


分享 举报

5.11周六 

下午十二点出发去湖里区某场所参加亲友会活动。

我在车站等David过来,然后一起走过去。 他说车上看到有带家属的。

David胸肌练出来了。

会场不小,白色靠背椅子一排排,两三百个座位,到场一两百人。我跟David坐在中间倒数第四排,给Leo留了一个位置。后来Leo过来,他旁边坐着一个四十几岁的平头大叔。 

有些人在群里说主持人主持得不好,评论支持同志的家长没有讲到重点,说林红教授跑题了。

玫瑰妈妈上台说如何接受儿子是同志。

厦大林红教授讲得不错,她认为双性恋占人群的大多数,跟星星博士的观点不同。

她说:人类是多元、多样的。

不是你想要恋就能恋得起来,你得喜欢Ta,才会去恋。

性取向是非常多元的。

认为同性恋不好,是因为脑袋里有个观念,认为异性恋是对的,是正常的。

以前人少,生产力低下,所以把大多数人赶往异性恋这一块去。现在生殖技术发达,生产力发展,不需要靠人口数量的提高来提高生产力,所以就不会那么要求都是异性恋。

不是同性恋变得越来越多,而是它本来就存在,只是社会干预它,不让它彰显。

大多数人是双性恋。直人们,你扪心自问,你有没有受过某个同性的吸引、让你心动?但你躲开了,你的社会规范告诉你,你是异性恋。

有的人是非同不可,有的人在社会规范要求下变成双性恋。

人类的恋爱发生是非常自然的,现在却受到现实的各种规范。不是他吸引了你,你们互相吸引了,你们就可以发生性关系。很多是可遇不可求。

同性恋往往更纯真,因为社会告诉他不好,他却要,不受世俗影响。

每个人都要很好地接纳自己,不要惧怕异性恋霸权。尊重自己的个性,活得幸福些。

是否出柜、出柜好不好,要根据每个人的情境。如果出柜对自己不利,会受到更大的压力,那就没必要出柜。

不能以人员多少来划分高低对错。

同性恋的恋爱模式不必照搬异性恋的男女二元结构模式。不一定一个要小鸟依人,一个要坚强如山。不一定要很man很阳刚。

不要把阳刚一定跟男性挂钩,阳刚就是阳刚。阳刚跟阴柔可以共存于一个人并且交替出现的,我今天想阳刚,明天想阴柔,没问题。

如何让恋情关系更长久?抛弃社会的因素,回归更多的自然的因素。如果只是想玩玩,自然不会长久。恋爱观要一致。恋情维持的三要素:激情、亲密、承诺。这跟异性恋是一样的。人是多元的,没有具体的标准,要根据你的具体情境。


一对拉拉上台分享,说伴侣在一起,最重要的是尊重、支持。 

五点多散场,我们仨出去外面海边走走,夹竹桃的花很美。对面就是集美和杏林。

六点左右自助餐送过来,大家很快就吃完了。

大家分成好多桌子坐着吃,没有站起来走动、互动。

我们仨一桌,David旁边坐着Jason,他经常各地跑,参加各地的亲友会活动。David跟他聊得不错,我竟然心生嫉妒了。

JasonDavid说有的活动让两个人一起嘴撕纸巾,我说你们示范一下,他摇摇头。

Jason说六月份的油轮活动不错,还有名额。

我对面是一个帅气的男生,90后吧,衬衫飘飘风度翩翩,说话和气,有点像台湾的男生,他从外地开车过来,我们几乎不说话。他旁边白色T恤萝卜头的男生是他的朋友,也不怎么说话。

有一对同志上台,其中一个过生日吹蜡烛,另一个献花给他,被献花的那个哭了。群众说亲一个亲一个,他们却只亲了脸颊。

后来穿着黑色汉服的叫虫子的胖男生上台组织活动,大家还是坐着,按桌号叫数字,逢七的倍数要拍手,错的要要真心话大冒险。

Frank还是优雅帅气的气质,小男人,他的男朋友Hill也是,跑到我们这一桌来。前年的粉红一点活动,Frank认识David,似乎对他有意,但最后还是跟Hill去了浙江,现在双双到厦门工作了。David见了Frank,也没有多余的话。

Hill还是口无遮拦、心无芥蒂,看起来纯洁的那种。他跟Frank的感情很稳定。

Hill问我做什么工作,我说不可描述的工作,他说做鸭吗?我说姜母鸭。他歪了下头,笑了。

游戏开始,Hill经常忘了拍手,于是我们只好被别桌提问,我们就让他回答。有人问他炮友几个,他说没有过。

Jason被问到想跟哪桌的谁上床,他回答每一个人都行。哈哈,好机智而温暖人欲的回答。

台湾人Rock也过来了,有点憨厚沉稳。

我过去他那一桌,自我介绍是他微信好友里的谁,他说你好,并且跟我握了手。我回到了自己桌上。

跟他打招呼,是因为想看看真人的他是什么样子。

才发觉有点像张震,有那种气质。

我应该不会再联系他,因为气场相差太大。

他的同桌也有台湾人,是他的朋友。他们安安静静地吃饭、说话。

也有一个穿汉服戴古代帽子的台湾男生小柯,自称小精灵。

一共八桌,每桌六七个。

有个大冒险环节,就是让几个男生每人亲阿远一口,哈哈。阿远的脸要幸福地发红了?

后来阿远提议去酒吧,Leo说不想去,Jason想去,叫David也去。David问我去不去,我犹豫了下,说去吧。

组织者们还在收拾东西,我们站在外面等了很久,后来我回去,看到JulyZ,就坐下来跟他们聊。阿弟路过,递给我一瓶百乐山矿泉水。

July看起来无拘无束,聊得开。Z说不去酒吧。我说之前跟July通过小蓝认识,都喜欢三岛由纪夫。July感冒了。他留着胡须,很Man

后来David也上来了,说不去酒吧也可以,这样坐着聊聊也行。

但我们还是去了。我们搭小帅哥的车。David坐前面,用手机导航,但还是走错隧道绕了远路。

我跟Jason坐后面。

饭卡说暗恋一个直男,对方知道后疏远了他,可是饭卡还是喜欢他。

我说我暗恋过三个直男,现在不想了。

我们到明发后,不知道哪里可以停车,我问了某茶叶烟酒店老板,老板告诉我们,才知道往前开就有。

我们五个人找不到后末酒吧,Jason联系了虫子来接我们,弯弯绕后走到一家吃的店,原来先到的那些人还没吃饱,我跟David不觉得饿,没坐下来跟他们吃。我跟他去酒吧看看,人不多,基本是亲友会活动的人。音响吵闹。

服务员过来,我说不好意思等下我们要走了。

出来,看见凡尘搂着某男,都很年轻。他们说要十一二点酒吧才开始热闹,干嘛这么早回去。

我说困了。

太早回去,浪不起来。

其实想去堂口拉拉吧逛逛的,因为好奇。

今天恳谈会的活动,没看到前任,我问他,他说公司忙,就没过来。

也有可能是不想看到我。

他也报名了晚餐,交了钱,却没来。

参加亲友会活动,现场不交友搭讪,却刷软件,很傻? 

我们感叹如今的小蓝上找不到想要的。是因为?不然这本来是一个很好的软件。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