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周末记上个周末
分享到:
已有 515 次阅读  2016-12-18 16:04


分享 举报

礼拜六早上老司机在楼下等我开车去高铁站,我钻进车的一瞬间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冷漠地系上安全带:“理发这事,讲究缘分。”
“我从来就不理解,这种随便摆弄两下那剪刀的事儿怎么就那么贵。我家楼下那家理发店,摆两刀,100,而且进去前要~~先森~你没有‘不king’的话今天素没有办法为您服务的~店主两公婆靠一把剪刀剪出新人生。”
“是啊咱别把钱给人赚咯,交给你女儿就好了,我相信她24个月大的手艺总归是可以见世面的。”
“不,我广东吴彦祖的形象还是要的~”
“现在彦祖们都批发价厂家直销的,我还认识一个关中吴彦祖跟江南吴彦祖,改天介绍给你们认识好了。”
“这不科学,这样我广东吴彦祖的头衔很输。”
“那你想咋地?”
“我决定改为两广吴彦祖!”
“两广祖你为啥突然想回学校看看?”
“反正近,顺路过去看看啊~你想想,06年到现在,十年了诶~”
一路聊着聊着,道路两旁的风景呈现出一种陌生感,突然我瞄到一块路牌:“我们这么开下去快到厦门了……”
两广吴彦祖顿时放慢了速度,突然瞪大眼睛轰了油门:“我日进错口了!”
我紧握扶手感受着那股后坐力,感觉分分钟就要抬升到飞起来我也不会诧异。

日过晌午,我们抵达了深圳。放下行李后我们钻进地铁里面开始研究同事推荐的松仁缇普洱在哪里。
“我们横跨几百公里来喝这杯饮料,把新郎官的脸面置于何地?”
“新郎官什么的就不用在意啦~~~”
当晚,不胜酒力新郎哥喝得满脸通红,对着一整桌同学说招呼不周摇摇晃晃,看在他这么热情的份上,同学们非常感动,配合着两广吴彦祖再灌了他两瓶红酒。
随后一波同学集体回到酒店,玩起了狼人杀,虽然大家走上了工作岗位但是社障本性仍存(懒),大家在狼人杀过程中保持着一种懒得说话的状态,懒到最后连续一圈“我无话可说”之后主持人同学怒拍桌子大喊你们多讲一个字会死啊!于是妹子们带头开聊起了各种八卦,大家终于打开了话匣子——并且我没想到男的还可以更八卦!直到凌晨两点第一个话题即将落幕的时候,其中一个妹子突然一拍大腿:“我靠要是刚聊A的那些是真的话!那A的死党B…………他~~~~~~”剩下的妹子们迅速用眼神交流完…………一个个露出异常兴奋的眼神:“我靠真的假的!!!!快说!!快说!!!”
听着他们的叽叽喳喳,仿佛回到了大学的夜谈会里一样,我顺着沙发,直接好像“真的有那么丝滑吗”一般滑落地面~~优雅~睡眠。
第二天起了个早,直接跳上动车,呜哩哩呜哩哩回了一趟学校。
钻进食堂里,向一个一脸懵逼的小师妹买了一份早餐。两广吴彦祖一边嚼着饺子点评到:“我为什么主动要求横跨几百公里来吃这么难吃的早餐。”
“情怀。”
“嗯?你看后面。”
几个小朋友一看就是熬了夜的,打游戏?还是备考?黑眼圈浓厚着。
我指了指我的黑眼圈:“半斤八两。”
“不,人家那是青春,你这不青春了。人家那叫颓废,回得去的,你叫沧桑。”
是很青春。走到篮球场上看着一圈大波青年在那里打球,控球上篮,传球抢断……我擦了擦口水,青春(的肉体)真好。绕道到了图书馆后面的小卖部,图书馆是进不去了,小卖部还是可以进去一下的,第一次自助结账买了一杯饮料,坐在外面的椅子上,午后的阳光被树叶打散,微风带着暖暖的湿意钻进我的衣服里。旁边的小朋友在讨论期末考,前面的小情侣手牵着手。
然而手机突然弹出一条短信:“最慢礼拜二要给初稿礼拜四要上宣传你赶紧的”。
我整个人在这里感受到了跟现实的割裂。

两广吴彦祖突然惊呼:“我靠我的宿舍变女寝了!”
“有啥问题?”
“我刚拍了照片宿舍阳台……现在一看上面晾的衣服……卧槽……日……这样搞得我很不正经!”
“我觉得,会叫自己吴彦祖的人都不怎么正经。”
彦祖突然电话响,拿起来一看。明天要开会的东西今晚赶紧写好稿子给领导查。
他晃了晃手机,塞回口袋:“走咯,回去加班咯。”
走咯。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