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咪小咪
分享到:
1已有 294 次阅读  2018-11-07 15:59


分享 举报
我的朋友咪小咪


写这篇的时候,想到的是豆瓣上那篇著名的《我的朋友陈白露》。为了向经典致敬,姑且命名为我的朋友咪小咪。

咪小咪有只性格和外表都随主人的英短,他两都是被欺负也不记仇的小甜甜。猫的来历很是诡异,某天咪小咪想养猫,朋友就送了他一只。后来另一个朋友还想送他暹罗,被他婉拒。就连我们刚认识的时他穿着的红色卫衣,也是别人送的。他似乎有被人送东西的潜质,这点想想就令人嫉妒。我想这么多人愿意送东西给他,他一定很有钱。

对于我们的友谊是始于他本人还是猫这点,我至今都无法说清。曾经我被网友邀请去家里坐坐,结果去了之后整整四个小时我都在和伊的柯基玩爱的小游戏,回来就惨遭拖黑了。咪小咪没有拖黑我,这点特别值得我欣慰。初识时候正处于咪小咪人生低谷,他在家赋闲了好几个月。老东家赫赫有名却不符合他的社会主义价值观,所以利索的白白了。潇洒过后才发现钱不够花了开始焦虑的时候,我出现了。我带咪小咪去吃了一顿姥姥家春饼,他很认真的告诉我,他不愿意欠人人情,有钱后会回请我。没想到他真的是那种言出必行,掷地有声的人,过完年就给我带了他老家的油皮大饺子,在他的小屋里支起了蒸笼,看着我连吃了十几个才停嘴。这些都是后话,那时候的我完全没有在意他回不回请我,整个人都深陷在关于那家春饼店的回忆里。那是我和前任经常去的地方,物是人非有,有人陪我重新坐到那里便是莫大的安慰。而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贫穷的咪小咪,用他的方式,正式进入我的Top10有趣的朋友行列。


刚认识,咪小咪已言简意赅的给自己立好了人设,完全不给自己退路。人设如下:极端奉献型人格,愿意为他人奉献自己的一切,标准的你快乐所以我快乐。甚至那种隐秘的快乐都不是来自生理,而是来自对方的表情。如果有人记录下当时我的表情,一定是嘴张到可以塞进一根茄子那么大,等后来他的话一一得到证实后,我的嘴大概可以塞进两根了。


咪小咪的贫穷并不是与生俱来,他来自南方富人区。家族有自己的产业,只是他不想用父母的钱,所以选了北漂这条比较苦一点的路。失业其实也并不能在经济上直接制裁他,制裁他的是他借出去的外债。还是那种为了借钱给朋友自己去借钱的诡异情节。结局如同三流网络小说,欠他钱的人不还了,咪小咪却背上了一身债务。


“我现在向你借钱你还会借吗?”我后来问他,他想了想说“大钱没有,小钱还是可以借的”他并不知道我从来不向别人借钱。天真的信任并不少见,难得的是被欺骗后还愿意相信,咪小咪就是这样神奇。写到这里我都快爱上咪小咪了,谁不想拥有这样一个好看的抖M男孩。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问:你是不是喜欢咪小咪?是不是恋人未满?同样的问题在我写前两篇的时候已经被很多人重复的问过,我的答案和之前是一样的。然后你会问,难道你从来没有幻想过他吗?毕竟他是肤白貌美,性格温良的可爱男孩子。事事为你着想,为朋友两肋插刀,随时准备着奉献自己青春的肉体和爱去抚慰我们这样的失足中年男屌丝。我和他聊天的时候,他光脚盘腿坐在亚麻原色的床单上搂着小甜甜,左手边的墙上是一副手绘的拼图。台灯的灯光照过来的时候可以看到几根漂浮的猫毛,灰白相间的猫毛以悬浮的姿态跋涉了足足一个世纪后落到了他右手边床脚的书架上,上面是整整五层漫画书。那些书静静的靠在架子上岿然不动,可能从来都没有被翻过(至少我每次来都是同一顺序)。像极了我在千叶生活时候主人儿子的房间,我有时候看着漫画书会想,漫画书呀漫画书,要是地震来了你们会哗啦啦的像落叶一样掉下来吗?然而在北京的漫画书一直稳稳的坐在书架上,默默的凝视着咪小咪的房间,它们静默不语背靠着墙,挨着旁边的阳台,用最佳角度看咪小咪和不同的男人翻云覆雨。


咪小咪不是白莲花,他是欲望强烈的青年男子,他用肉身菩萨的姿态抚慰着他爱的人,并从那些人的满足中收获到快乐,这种快乐即使你我无法理解也无所谓。我闭上眼睛可以感觉到他房间里发生的故事,那些夏日里空调冷气吹到皮肤上的干爽,他埋头在另一个人的双腿之间。可能还开了一点音乐,窗帘沉沉,屋外机动车的声音被双层玻璃窗挡住变成了悠扬的汽笛声,他的红色卫衣在衣架的最上面,镜头扫了一圈最终定格在小甜甜身上,见惯了大场面的小甜甜试图跳上床去看看主人在忙什么,被咪小咪轻轻地推到了地上,打了个滚钻进了床底下。这个面貌不详的人是有夫之夫,借着健身的名义每周六下午雷打不动的来找咪小咪,完事后再若无其事的回家。红色卫衣的主人一直在等他,然而健身包的主人却一直来来去去,我知道这是咪小咪抓不住幸福的原因。为什么不去拥抱一个一直等你的人呢?咪小咪的解释是自己不够好,颇有怜君命薄甘做妾,无福消受美人恩的淡淡自怨自艾。


作为上帝视角的我,一直试图从咪小咪身上看到以下的几个问题。快乐是什么呢?爱是什么呢?是什么困住了咪小咪让他绝对的自己配不上另一个人呢?带着这些悬而未解的问题时间又过去半年,咪小咪重新回到了职场,这次不再是行业独角兽,而是总共只有两个人的超迷你公司。工资是老板每月用支付宝转过来的,如果急着用可以预支,虽然还有外债未还,生活至慢慢走上正轨。我也失去了可以深夜造访撸猫的理由,因为从他的朋友圈中可以得知,几乎每天都在加班,连社内旅游都变成了移动办公。“等还完了钱,我准备买XXX”这句话成了咪小咪的口头禅,他很快问我“公司要带我去日本,你有什么需要我买的吗?”他又说“还是你为我着想,别人都给我开了很长的购物清单,只有你什么都不要”后来我看到他晒出的万圣节礼物,整整码了一窗台。“我的呢?”我开玩笑问他。“太抱歉我忘记了,要不我下次请你吃饭吧”过了一会他补充“要不我送你一个扭蛋或者冈本001怎么样?”咪小咪,你并未欠我任何东西。如果撸猫收钱的话,我大概欠你十几万吧(越南盾~手动微笑)如果我要礼物,我只希望你能幸福。


其实咪小咪完全用不着我操心,他终于摆脱了健身男和红卫衣的主人在一起。床头的拼图就是对方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kikiko 2018-11-07 15:59
    剩下的部分在我的公众号:kikiko的日常
  • itz 2018-11-08 15:04
    "我的嘴大概可以塞进两根了"......原谅老夫猥琐了.....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