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心安处是吾乡
分享到:
11已有 255 次阅读  2021-02-03 17:31


分享 举报
已经2021年了。我已经29岁了。
当初读研,已经忘了是为什么。三年后毕业,已经从依赖习惯了独自一人。
2018年7月,连工作都是那么身不由已。回到了当初毅然离开的家乡,一次又一次走过两个人曾经约会的地方,明明寻常不过,我却觉得分外扎眼。
也许,是出于好心,我的不开心被“他”察觉了。当初回来就业,我曾决心不再对身边的人动心,所以排斥与人交往,连朋友也不想结交,只想维持表面的友好客气。而这个人,偏偏让我在不知不觉中习惯了他。
曾经接近一年的时间,最开始是因为喜欢摄影,后来两个人一起出游,每次他出差,也喜欢拍照发给我让我看。每天坐车上班,总是让我坐在靠里的座位,还喜欢腿靠着腿把我挤在里面。冬天上班太困,每次上班车睡觉,还会让我把头靠在他的胳膊上。即使不小心流了口水,也只是嘲笑我一会儿。我从南方读研回来,很不适应山东的冷,他把他的长款羽绒服给我穿,笑我走路像只鹅。跟同事们外出聚餐,总是cue我给我拍照,笑我走路却又在大家面前从身后给我录像。教我打乒乓球,让我不要盯着他,说自己会紧张,心要跳出来了。同事结婚,他做伴郎,让我给他戴伴郎的胸花,他的下巴碰到我的头顶,我的手抖着给他戴正,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19年的端午。同事给他介绍了对象。开始我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这一年一直有人给他介绍,最后都不了了之。这次,我错了。
我很不舍,也不愿为了一份没有挑明的模糊不清的亲密而失去一个朋友。所以,我辞职离开了家,来到另一个城市,希望可以忘记他。
然而事与愿违,逃走之后,我依然需要每月回去一次复诊。作为朋友,我住回了从前我们一起的房子,但是,却是两个人睡同一间。就这样过了半年,我们像好朋友一样相处,只是从前对我的亲密如今都给了别人。直到19年底,在我回去的两天后,疫情来了。我们困在一起,同吃同住。在某一天夜里,我不小心触碰到了烫手的东西,当我意识到是什么的时候,一股热流喷了出来,三下有力的抽动,隔着他的睡裤沾湿了我的手。我听到他下床去了厕所,回来继续睡了。
三月,我回去上班了。有了一次,我开始忍不住试探。我开始每个月期待回去复诊的日子,每次回去一起睡觉,我开始主动,握着他的弟弟从软绵到坚硬,甚至偷偷舔过。我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我们也从未挑明。
我知道这终究没有结果,我必须离开了,不能陷下去了。
我又一次辞职,疯狂地找地方,更远的工作,或者更远的学校。也是因为疫情,我抓住了一个继续读书的机会。就在9月,一张250元的机票,把我送到了海口。
跟从前读研时不同,我更能及时让自己抽身了。或许是时间太短不够深爱,我听到他今年可能结婚的消息也并没有伤心难过。
如今,上学又给未来添了许多未知,我想寻一人终老的目标不知何时才能实现。
记下这段,并不是因为遗憾而怀念,只是放下再重新开始。
寒假过完,最后一次复诊也就结束了。
希望可以顺利毕业,去到一个有你的地方,安一个家。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 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全部日志

评论 (17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