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glas的日志

Donglas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10

    漂 第六章 作者:Donglas

    2015 年 10 月份父亲出了车祸。那阵子他也辞了工作随我去张家口看望父亲之后一起跟我在老家呆了一阵子。说是一阵子,也不过不到一周时间。 10 月份老家已经很冷了,清晨白菜地里都能结霜。他就裹着我的外套跟我一起在白菜地放羊。冷冽的风都将他的脸吹得通红。尽管这部分情节《一矿泉水瓶麻油》中有写到,情节总是在我脑中挥之
  • 4

    漂 第五章 作者:Donglas

    恋人间能甜到齁的我们都做过,甚至还领了“结婚证”,每天都有聊不完的天,好到他的 QQ 都在我手机上登录。 那已经是凌晨了,也是手欠,上了他的 QQ 。这一上不要紧,看到一个叫“孩子”的跟他单聊。 21 : 54 孩子:“再不买” 男人:“干嘛啊” 孩子:“发微信也不回” 21 : 55 孩子:“来
  • 5

    漂 第四章 作者:Donglas

    QQ 空间有个相册,叫“ My partner ”,始建于 2014 年 7 月 14 日,相册仅两人可见,我与他。再看看 QQ 分组,同样 Partner 空空荡荡的 0/0 。这些联系方式分开之后他一个都不愿意留,甚至支付宝都删除了好友。 “ My partner ”记录着我们的几乎所有聊天记录,包括飞赞聊天记录、短信聊天记录以及微信聊天记录,还有一些我们
  • 3
    听曾轶可有一阵子了,她的歌疗伤也好回忆也罢,总是给人不一样的感觉。就像这首《新的家》,每次听到都会有不一样的感觉,有的时候还会一整天循环这首歌,现在还是会这样。就像她唱的“找了好久的房子,终于决定停在这里”。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固执认为我就要跟他在一起了,就决定是他了。“希望这次能够住到,树叶变黄,窗子变亮。天气变朗
  • 5
    取名《漂》是因为漂有流浪的意味,多半是我跟他在一起两年多搬家好多次。从褡裢坡,北京东边,搬到了北京昌平史各庄。我从学校到他那里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地铁换公交,那时候学校没有开通地铁站,走到五道口地铁站也需要大约 15 分钟,到家大约也得一个半小时。所以有时候我会选择第二种方式坐公交,在清河转一站,一个半小时公交啊,全然不觉
  • 7
    南康白起的《浮生六记》竟也能把老叔叔看的涕泗横流。这种平时的纪实风格,下一秒笔锋一转便是戳人之处。文中跟那人的互动,如此真实,那么热烈。只是写到“看把你美的”那句,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因为这句也是他常对我说的话。 跟他是“飞赞”上认识,聊了多久已然不记得了,不过印象蛮好。那段时间刚考上研究生,来北京提前感
  • 1
    外面粗壮的梧桐树延伸到四楼,狂风虐叶,簌簌作响,我知道冬天已经到来,冷,冷至心头。有人在这样冷的冬天分享了一首夏天的诗 “我对蝉说: 他日再见 要待来年 蝉对我说: 他日重逢 要等来生” 我说:北京已入冬,冷。 他说:你,把秋衣掖在秋裤里秋裤掖在袜子里。 可是,我只是想拥抱取暖。
  • 11
    我们说不上是喜新厌旧,只是习惯用罢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大致看到大学某同学一学期一套衣服我就觉得,或许是没找到合适自己的东西,一旦找到了,便觉不可舍弃。就像我的 iPhone4S ,尽管它已经静静躺在了我的抽屉,可是我仍旧觉得它是我不能舍弃的东西。这是我用了三年的手机,那个时候 5S 已经出了,可是经济拮据的我也只能勉强买得起低配
  • 22
    今天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母亲提起我问我,为啥跟“前任”没有了联系。我支吾了会儿,说,就是没有了联系。 突然就涌上一阵酸楚,我们分开半年有余,去年的十一他跟我回家,缘由是父亲开车出车祸。我自己承受不了,找个人陪同。我看着床上的父亲,感觉他佝偻的不像样,母亲握着我的手,眼眶里满是泪花。她虽是强悍的村妇,可这些事情对于她太过
  • 7

    《请回答 1988》歌曲《青春》(金弼、金昌万)歌曲赏析    作者:Donglas

    언젠간 가겠지 푸르른 이 청춘 总有一天终会逝去的吧 这翠色的青春 지고 또 피는 꽃잎처럼 就像开了又谢的花瓣一般 달&
  • 16
    今早晨破天荒去吃了次早餐,这是来到学校两年多为数不多的早餐了。我点了早餐加一块红方。单是我不喜欢吃红方的,因为齁的厉害。想我自己也不大清楚,自己何故要点块红色的东西。 他是爱吃红方的,说不上喜欢,每次吃的时候最起码夹两筷子,都能“吃上”。(“吃上”这个词也是跟他学,我老家叫吃不了一般称作“吃不下了”,他,或是他老
  • 2
    林徽因曾对自己的儿女们说过:“徐志摩当初爱的并不是真正的我,而是他用诗人的浪漫情绪想象出来的林徽因,而事实上我并不是那样的人。” 这段被后人记挂的纯美爱情,却因为这一句话让旁人生出心疼,一身诗意的林徽因,缘何竟在对爱情的判断中,将诗人的浪漫想象弃之如履? “多年以后她给沈从文写信,回忆起这段在记忆中灰蒙蒙的日子:‘我
  • 7
    有的女孩的爱情就是一件“百鸟衣” 在福建拍《我的早更女友》期间,周迅找导演争执了好几次,她觉得佟大为扮演的角色太完美了,“会误导观众”。 “这男人太好了,没有这么好的男人,不现实。导演没改,导演说电影嘛,要有一个美好的感觉,可正因为这种美好害了很多人。”周迅说。被导演拒绝后,她跑去跟经纪人陈辉虹表决心,以后要拍就拍
  • 4
        作为非IT行业人员,虽看到WEB前端与后端之后是懵逼的状态,但是经过仔细琢磨后发现,我所提意见也只能从我常用的WEB前端与IOS APP入手了。首先IOS APP是我每日打开次数最多的端口了,针对它有以下几点:     1.强烈建议在IOS APP客户端增加可以写日志这栏,虽不能做到如何精美,但是基本的写作格式必须在手机上可
  • 6

    谈命运    作者:汤唯

      大家好,我是汤唯。今天想借此和你们分享一些我的小故事。   我出生在一个艺术家庭,父亲是一位画家,母亲在我出生之前是一名越剧演员,之后也转入绘画学习。小时侯,我们的一切都是由父母来安排,因此顺理成章的,父母安排了我走画画这条路。但其实,我从小就有个愿望,就是会说很多种语言,方言、外语都行,所以每回看见那些在多种语言
  • 3
    他的名字叫“梦”  林夕并不姓林,他原名梁伟文。只因偶然发现“梦”的简体字拆开是“林夕”,觉得林中夕阳的意境颇具诗意而得名。  林夕为人极为低调,八七年时做为RAIDAS乐队的幕后成员正式出道,多年来,只有几张指甲般大小的玉照流传于世。今年4月6号,他参加金像奖颁奖典礼—— 单薄如白纸一片,颤巍巍上台领了个
  • 20

    不再的旧事    作者:张国荣

      J,我又单独来海边听潮声了。   一直深信,N个世纪以前,这里就有一片海,已经把我们的故事,完整的记录下来。   回转在起伏的浪涛里,只要思维旋进海潮的声鸣,记忆的浪花被飞溅了……   曾经我们比肩的印下足迹,在这一弯的沙滩上,迎面海景的柔和,你那披肩的长发,似成一道弧,从我眼帘掠过,顿时圈成无数的圆。  
  • 4
    致王:          每次在艳阳下走失,我总会想起长长的铁轨。无论是走在灯红霓绿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抑或是古朴别致的乡间土路上,那种来往车辆将浅层的灰尘扬起,我更愿意走在不见来去的铁道上,我总是会想起,某年某月某天,阳光出奇的好,你我就踱步在那条铁道上。我扶着你,你扶着我,踏着两条高起的车
  • 6
    一        我在好几篇小说中都提到过一座废弃的古园,实际就是地坛。许多年前旅游业还没有开展,园子荒芜冷落得如同一片野地,很少被人记起。地坛离我家很近。或者说我家离地坛很近。总之,只好认为这是缘分。地坛在我出生前四百多年就座落在那儿了,而自从我的祖母年轻时带着我父亲来到北京,就一直住在离它
  • 10

    树犹如此    作者:白先勇

    我家后院西隅近篱笆处曾经种有一排三株义大利柏树。这种义大利柏树(Italian Cypress)原本生长於南欧地中海畔,与其他松柏皆不相类。树的主干笔直上伸,标高至六、七十呎,但横枝并不恣意扩张,两人合抱,便把树身圈住了,於是擎天一柱,平地拔起,碧森森像座碑塔,孤峭屹主,甚有气势。南加州滨海一带的气候,温和似地中海,这类义大利柏树,随处可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