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吴煦再婚湘哥备礼,湘哥坦白心迹化解晨辉焦虑
分享到:
1已有 183 次阅读  2022-01-30 20:40


分享 举报

晨辉的工作继续做着,寻找其他的专业发展上也没多大突破进展。湘哥的工作也在按部就班地做着。一日吴煦打来电话:“湘哥,我要结婚了。想给你讲一声。”“恭喜恭喜!我怎么送礼给你呢?去现场身份太尴尬了吧。”

  “不用包礼。我就给你讲一声。”

  “不不不!怎么都要送个礼物给你!”

  “那咱们一起吃个饭吧!”

  湘哥考虑正好可以吃饭时包个大礼给她,这样也不用去现场了。二人约了时间与饭店地点。去前湘哥给晨辉备了案。晨辉也支持湘哥去赴宴。

  到了吃饭的地点,湘哥先到了,找了位子。等了会吴煦也到了。吴煦坐下后,二人先点了餐。然后聊起了天。湘哥首先问道:“最近过得好吗?”

  “还好。你呢?”

  “我也挺好的。准备婚礼辛苦吗?”

  “是有点忙。要协调的事情太多了。”

  “未婚夫对你好吗?”

  “对我挺好的。就像这次准备婚礼,事事都商量着来。也挺尊重我的意见。”

  “那就好。做什么的?”

  “医生。”

  “那挺好的。你们搭档挺好的。”

  “是的。我也感觉我们搭档挺好的。”

  聊了会吴煦的近况,吴煦道:“别总聊我了。聊聊你吧?过得好吗?”

  “现在挺好的。”

  “晨辉还好吗?”

  “也挺好的。”

  “与他在一起快乐吗?”吴煦试探性地问道。

 “快乐。现在的生活,我挺满足的。”

“看出来了。我感觉你的精神状态挺好的。越来越有精气神。以前总感觉你是个压抑自己的抑郁寡欢的状态。现在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看来人的幸福,真的是能散发出来的。”

“是吗?谢谢。我也感觉自从与晨辉在一起后,日子快乐了很多。我也感谢他。在我家里那段变故的日子里,他不离不弃地在我身边陪伴我。后来我生病了,他又在我身边照顾我。”

“那段日子应该过得挺辛苦吧?”

“是的。简直暗无天日。晨辉在我生病那段时间里应该更辛苦。我每天都是抑郁状态。他又要上班,又要照顾我。我能感觉到他那段时间吃了不少苦。但我自己处在抑郁状态,除了给他带来麻烦,也做不了什么。有天深夜我起床,看到小辉坐在客厅沙发上,也没开灯。借着外面的月光我看到他好像在哭。我叫他时,他慌里慌张地擦了擦脸说‘湘哥我有点睡不着。担心打扰你休息,我就在沙发上坐会。’当时我就老想哭。我想小辉那段时间也应该是暗无天日地看不到尽头,吃了很多苦。感谢他!感谢上天把他送到我身边。”

“所幸这都过去了。”吴煦安慰道。

“是的。幸运的是这些都过去了。”

“晨辉还在F镇的学校教书。”

“是的。但他总是想改变这个状态。试了几年错,依然没有进展。结果看他身边心理的健康都给破坏了,很心疼!”

“那你劝他悠着点!”

“我也劝他不要着急。但他总不听。”

“那他着急什么?”

“着急找不到自己热爱的事情。就这样平庸地过一辈子。”

“但平庸不是大多数人的常态。”

“是的。可能小辉还需要个不断试错与接受的过程。就是太着急。”

“那他着急什么?”

“不知道着急什么?”

“通常我们认为这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那他可能还是缺乏安全感!你应该给他提供些安全感。”

“是的。可能他看到我的生活中的重大变故,缺乏安全感。谢谢你的建议。今天回去我就同他好好谈谈。”二人又聊了会,分别后的日子。湘哥将红包给了吴煦。先是吴煦不愿意收。后来湘哥讲:“这既是作为朋友也是作为家人的一份礼物吧。你收下吧。”吴煦见说得也很恳切,就收下了。

湘哥回到家。晨辉先问了吴煦的现状。湘哥一一告诉了他。聊完吴煦的问题后,湘哥问晨辉道:“小辉,我的家庭重大变故与我的病,对你有没有影响?有没有给你带来不安全感?”

“嗯……我想想。”晨辉想了下道:“应该是有的。虽然咱们现在在一起的日子我很快乐,但总感觉像在做梦。担心哪一天这种幸福突然被剥夺了。”

“为什么会担心突然被剥夺了?我的病已经好了。你不用担心我突然间哪一天就走掉了。”

“这个我理性能想到,但还是会担心。另外咱们生活在一起,我担心被曝出后,会面临被辞职的危险。特别是教师身份,同性恋这个词在这个行业特别敏感。”

“那有没有想过被发现后怎么办?”

“有想过。如果学校与教育局要开除我,我会起诉他们!”

“嗯。是你的作风。然后呢?”

“看起诉结果。如果我不能再做教师了,就想办法尝试其他行业。但我到现在我还是没办法训练出新的技能供我吃饭。”

“这就是焦虑着急的原因了。”

“是的。”

“小辉,你别担心。如果你真的被辞职了,我支持你去起诉他们。如果不想做这份工作了,可以尝试下喜欢的专业。如果需要回到学校读书,我养你。”

“可咱们各自的房子都还有房贷。我家里还有家人要养。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担心他们会出现重大疾病之类的。”

湘哥拿起晨辉的手,攥在手里道:“小辉,我知道你焦虑的原因了。你说的是最糟糕的状况。一是应该不会发展到这种糟糕的状态。二就是发展到这种糟糕的状态,把我的房子或者你的房子卖掉,留一套咱们住就行了。卖了一套房子,解决了房贷压力,也解决你的学费、家庭可能出现状况的问题。甚至还够你不工作生活好长一段时间的。你看我说的可对?”

湘哥一席话,讲出了晨辉的所有顾虑,并给了晨辉一个定心丸。

湘哥继续道:“现在你对工作很厌倦吗?如果不想做了,也可以不做。我的工资够咱们生活的。如果你想去尝试些什么就大胆去尝试吧!”

晨辉感谢湘哥道:“谢谢你湘哥,那样你就太辛苦了。我还不到要辞职不做的地步。另外我也需要这份工作养活自己。”

“嗯。行。那就还坚持做着。什么时候不想做了,可以同我讲。”

湘哥的一席话打消了晨辉的所有顾虑。湘哥握着晨辉的手道:“怎么样?问题能解决些了吗?”

“好多了。”

“嗯。辉子,有句话,我一直想同你,但感觉太肉麻一直没有讲。今天同吴煦聊完天,我感觉需要告诉你。”

晨辉看湘哥突然这么严肃,有点慌,急切问道:“什么话?”

湘哥清了清嗓子,看着晨辉的眼睛道:“我愿意与你一起就这样平平庸庸地过一辈子。即使平庸,因为你的出现,我对未来依然充满期待!”

晨辉突然听到湘哥的这么严肃的表白,倒有些慌乱同时又调侃湘哥道:“怎么?这是要向我求婚的节奏吗?你不能用这几句话,就让我以身相许!最起码要有求婚戒指不?”

湘哥噗呲一声笑道:“狗辉!可恨!我这么严肃地表白我的心理话。气氛都被你破坏掉了。”

晨辉笑道:“哈哈。不是要求婚呀!吓我一跳!”晨辉又转念道:“唉!白期待了!”

“要我求婚吗?那我现在就求!”湘哥走近晨辉逼迫道。

“你啥都没准备,没诚意!”

“哈哈。那你要什么诚意?”

“还没想到。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湘哥道:“不贫了!我前面说的都是我的心里话。我希望你能安心下来,好好生活。”

“嗯。贫归贫。我好多了。怎么办?你说的那些我好感动,要怎么报答你?真的要以身相许吗?”

湘哥笑道:“狗辉!别贫了。咱们今天到外面吃晚饭吧!这顿我请!”

  二人一起吃了晚饭后回家休息。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