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
分享到:
1已有 78 次阅读  2019-08-14 00:39


分享 举报

一杯奶盖茶,两杯奶盖茶……
第二杯半价,所以——喝了这一杯,还有下一杯

想起之前某年的某个夏天,我独自去看柯南巡回展,独自在披萨饼店吃饭。有人推荐新的好友给我,加了微信后发现居然是高中邻班同学。我不记得对方,对方记得我。那么多高中时的事情,已经不大去回忆,结果对方替我回忆——某次讲座,某个女生,某位老师……以至于一顿饭吃得我近乎失魂落魄。从某个角度看,原来我曾拥有过那么优秀光辉的形象;从另一个角度看,原来我过去也挺二逼的……还有就是,越回忆,似乎越不明确现在的位置。

读研时阴错阳差流放他乡。本以为每年寒暑假回来都会有热闹聚会,其实不是。本科那些年,大家大概还有心思流水席般地折腾,如今却云淡风轻地看那么多人散落在岁月中,无所谓感伤。

与台风擦肩而过地回到北京。高中邻班同学是想见的人之一,可惜没见成,就留待明年吧。记得以前听他讲过鬼束ちひろ的「月光」,还讲过Sarah Brightman的Hijo De La Luna,结尾的压轴想象可谓余音飘逸。想问问他会不会谈钢琴,于是把在钢琴博物馆看到的一架不像给人类设计的钢琴的照片发给他。结果聊来聊去,居然引出民间故事中的恐怖传说。

I am GOD'S CHILD
哀しい音は背中に爪迹を付けて
I can't hang out this world

上学期听别人讲过牛婆吃人的民间故事,结尾也是故意走偏。讲故事的理工(伪)直男刚从温哥华回来。我本以为出门见见世面能开拓眼界,却不料个别人是越出国越坐井观天,封闭偏见。理工(伪)直男架不住我用普罗普的故事形态学专门拆解,转而嘲笑文科生都有玻璃心和公主病……

忍不住好奇这样的人身上的男友力会以何种形式展现,乃至爆发。隐约想到他也许会和一个家庭条件好的女生结婚(如果括号里的“伪”字能去掉的话),女生的工作可以是幼师或者护士,耐心和善,大方实在,追星追剧追直播,买包买饰买药妆,年假春节小长假出游打卡打遍欧盟北约一带一路,触景生情——国内新时代,国外大农村。二人更般配的地方在于同样无法理解文科何为,甚或无法理解学术何为,理想何为。

……我也真够刻板印象了。

牛婆故事的结尾,吃孩子的牛婆被孩子从树上(象征成人仪式?)杀掉,却又变身为荆棘刺丛围住树。孩子的父母回家后用镰刀除荆棘,但荆棘不断地除而复生(象征自然力?)……

之前没能和邻班同学聊牛婆故事——聊的是美国都市传说,屠牛者,瘦长鬼影,还有披着白床单的妖怪……人类学民族学叙事学文化研究等各路学术话题聊起来自然随性,但真正研究下去却如临渊凝视。

邻班同学免不了悲观:每个人都只能陪你走一段路。这句话的出处我不确定,只记得是电影《山河故人》中的关键台词。邻班同学是想用这句话形容学术道路——一次次毕业,同学越来越少。广阔天地,进业界或者寻跨界,反正不一定留在学界,因此真正留在学界的人仿佛孤独跋涉……其实,退一步看,一路升学也是跋涉,从重点中学到C9或者双一流高校再到Ivy或者Public Ivy,儿时同伴绝大部分已不见踪迹。邻班同学讲起假期和家里的同辈表亲吃饭——他们能get到你在高处多艰难,却不易get到你在高处不胜寒;他们会遗憾甚至悔恨当年自己没好好读书,而这种遗憾甚或悔恨伴随着某种愧疚,使他们近乎讨好般地和你聊你感兴趣的话题,却聊不到点子上——你纠结自己diss不过论文审稿人,别人却纠结享受不到夏威夷的海滩假期……

我说自己看那么多人散落在岁月中已经看得云淡风轻——其实不好对谁都这么说,因为我自己既没临渊凝视也没登高克寒,只不过被流放到偏远(也不算)守旧的地区了。但我却又那么容易相信总会有意外相遇,超乎日常逻辑,仿佛小概率突围——毕业季后的开学季,总能遇到新同学;专业细分之下,同行(行业)自然少了,却也会有新的同行(行进)者参上,如果没法聊学术,就聊聊别的吧——比如一起听Ich Liebe Dich Immer Noch So Sehr或者Disaat Aku Mencintaimu,一起讨论汉语的意义,一起追虚渊玄的烧脑动漫,一起过好日常生活却又不安于日常生活。

      Y en las noches que haya luna llena 
  Será porque el niño esté de buenas.
  Y si el niño llora
  Menguará la luna
  Para hacerle una cuna.

今年没见成的人,留待明年暑假;今年没遇到的人,也留待明年暑假吧——明年暑假我还不一定住在哪里呢。腾挪周转,怕是要搬去某小盆友家借宿。说好的夏日傍晚去BGM水平高的美式餐吧喝酒,应该比较好办;至于下厨做饭就略显难度了。牛婆故事和Hijo De La Luna的结尾如果在日常生活中展现,该算压轴还是走偏?索性放手想象一下——


吃好睡好,在华人少的街区也逢凶化吉。跑步健身,身体不要太拖累。班里继续爆满,两个Alan只有一个习惯露齿笑,另一个可以把bro也带来上课——虽然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却也让日复一日的踽踽独行中多一些小确幸。代码得自己写,被试得自己找,innovative也好ground breaking也罢,top 2%我依旧习惯翻译为“最优秀的那一两个”,意思是可以直接甩过A争取S,可以在burn out之后保留火种重燃,可以在世人目睹日落时独自期待下一轮日出。更重要的是,随时做好迎接新伙伴的准备——反面教材已经遇到过了,免疫力也就可以成功升级为革命女战士附体了。明年和父母相聚东海岸,看铁幕的另一侧,看UN总部,看世界之都。如果真的遇到新伙伴了,就一起坐船淋瀑布,或者开车逛南部大平原,音箱里是老爷爷们在唱Wagon Wheel;在LGBT游行现场的花车前,一只手拉着别人,一只手抓着水牛翼啃食……

关于新伙伴的想象最难。冷酷的暁美ほむら,爱与执着不是谁都可以有幸体会。在没有鹿目まどか的世界里也会有结界,但在结界中也会有「神圣五重奏」的高光之梦。这样的梦巴マミ承载不了——空有善意远远不够,再加见识再加达观再加勇气也终归有限,追寻破解Incubator背后的抽象架构,必须有智识,足够烧脑的智识,足以应对每一段路程陪伴的智识。

而这里,参加忌斋,他还像昔日一样
被欢快的牲口包围,
不过它们很早以前就已去
树线以上的远方草地。
人类踉跄的桌子,
请看,黑暗怎样焊住了一条灵魂的银河。
快乘上你的火焰之车离开大地!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RoCoFanatic 2019-08-18 09:42
    不管是你拉着地那只手还是另一只手抓着的buffalo wings,也都只能带来一段时间的幸福。但是回味是绵长的,感激他们分别带给你的幸福也是温暖的。
  • 天琢 2019-08-18 18:21
    RoCoFanatic: 不管是你拉着地那只手还是另一只手抓着的buffalo wings,也都只能带来一段时间的幸福。但是回味是绵长的,感激他们分别带给你的幸福也是温暖的。
    想起海子的一段诗:

    太阳是他自己的头
    野花是她自己的诗

    总是有寂寞的日子
    总是有痛苦的日子
    总是有孤独的日子
    总是有幸福的日子
    然后再度孤独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