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呀飘呀飘到云天外
分享到:
1已有 158 次阅读  2020-06-30 23:28


分享 举报

看《隐秘的角落》看得睡不好觉,梦里都是过往的夏天,还有势单力薄又束手束脚的年少岁月。对朱朝阳自然有代入感,但又有疏离感——说什么理解,自己根本没有那份聪明才智,怎么敢一厢情愿地把苦情当作感同身受?

隐约想到,他的聪明才智,已经把他引入到了某种常人难及的孤寂境地。如果没有2005年的夏天,这种孤寂或许尚可承受——与同学相处,虽然辛苦但也能应付;与母亲相处,虽然难免隔膜但也不乏温暖;与父亲相处,虽然不无期待但也能默默接纳遗憾……总之,关闭心扉,与外面的世界相安无事就好。几乎可以肯定,他有属于他的世界——那只小白船上不会有桂花树或白兔,却足以无桨无帆行至云天之外。

然后故事就开始了——童年好友,天使般的女孩,人世间的苦难,猝不及防又面目模糊的罪恶……一度敞开心扉,却陷入孤寂的更深处,黑暗相伴。

知道最后收尾是故意脱离原有的叙述逻辑,也看过关于剧情真相的讨论,但并不是都同意。

同意的地方有两处:其一是朱朝阳的心理素质真正过硬,在张东升代课时既能解完最后一道大题又能把警告信送上,在事情走向近乎失控时还能虚构日记自圆其说,在生命受到威胁后躺在病床上时还能继续隐藏重要信息……其二是普普的弟弟欣欣背后可能另有故事——电信诈骗?甚至又是某种虚构?……

如此一来,暑假的故事结束于第11集——朱朝阳的爸爸在临死前告诉他:忘掉今天的事情,重新开始。所以第12集的绝大部分情节都发生在平行宇宙中了——而且不止一个平行宇宙,包括最像童话的,也包括最黑暗的。

不要一提到“过审”就故意假设“黑暗森林”——朱朝阳的世界应该更丰富,也更复杂。

有那么几次,我会忍不住想起《安德的游戏》——面对外星人入侵,人类借助小孩子玩儿电子游戏的天赋去培养少年指挥官。同样是行至云天之外的少年天才,同样面对善恶难分的抉择。虽然我不认为聪明才智与人性之善是正相关的关系,但我倾向于相信:聪明才智在达到某种程度后,一定不会坠入纯然之恶。

还有,记得高中时读到《安德的游戏》,内心体会到的代入感,更像是一场以此刻的聪明才智转生至童年的梦——不是穿越,不是回溯,不是反思,而是陌生世界的童年。轮到《隐秘的角落》,代入感是聪明才智猛然开挂后转生至年少岁月的梦——而且是熟悉世界的年少岁月,外星虫族仿佛就在身边,只不过开挂前不曾留意。

为此,不得不庆幸,观看这部剧时,我早已过了朱朝阳的年龄。不然,我该会以怎样的自不量力,沉浸在熟悉的岁月和熟悉的人物中间,无法抽身,以为会在某一刻与忘掉那年夏天的事情已然重新开始却又在内心深处别有洞天的朱朝阳重逢……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 热门日志推荐最近一周|一个月|三个月|全部

评论 (0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