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乡。102。今天据说是小光棍节
分享到:
7已有 306 次阅读  2016-01-12 08:58


分享 举报

最近,自己作了自己好几天。

我每天都和柯基说,我觉得我又要忍不住联系他了。柯基跟我说,那你就别玩手机了。于是我乖乖地把手机交给柯基,和小伙伴们一起逛动物园和吃饭。结果最后自己忍不住,打开apple watch去发微信了。

管不住自己的心,一定管不住自己的手。



可是哪怕我管住了自己的手,又如何能管得住自己的心?



有时候,在感情的范畴里,对我来说最可怕的事情,不是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而是自己无法表达自己对一个人的喜欢。姑且不讨论到爱情这么高的程度吧。

在我的眼里,喜欢一个人是个既简单又复杂的东西。

简单的地方在于,喜欢的感觉,归根结底是非常纯粹。若只是因为只言片语或者脑子一热或者精虫上脑,这样的喜欢,其实磨灭得也很快。若是无论如何都觉得非你不可,那样的话并不需要什么特殊复杂的理由,喜欢便是喜欢了。我认为喜欢是一个只关乎自己的事情。我喜欢一个人,跟这个人是好是坏,喜欢我与否,并没有任何关系。我不会因为这个人有缺点而不喜欢他,也不会因为他不喜欢我,所以就放弃喜欢他。当然过长时期的求之不得,也可能会让这份喜欢慢慢地磨灭吧。

而复杂的地方在于,如何表达喜欢,有时候是一门艺术。说出来的话,对方可能不相信。做出来的事,说不定还有反作用。追求过猛,容易让人恐惧生厌。追求过弱,对方可能还未体会到一二,就已经在别人的怀抱里。



2015年,我尽我所能地砍断了所有追求我的人对我的想法,也断绝了自己对一个人的妄想。

之所以这么做,有三个原因。一,我不喜欢的人,我无法心安理得地接受别人对我的好,特别是这个人还不适合做朋友的时候。很多话说不开,不如直接切断。二,远在新加坡读书的我,除了利用淘宝买东西送人,丢个红包,微信里文字和语音,我没有任何其他渠道去表达自己的感情。三,若是对国内的东西牵挂太多,我在新加坡的读书学习效率降低得非常厉害。虽然我的GPA还是挺好的,但总觉得,学习生活似乎不太应该这样。



2015年年底,我自诩已经切断了所有不必要的牵挂。虽然我控制不了别人,但是至少我把我自己的事情,全部都画上了一个句号。

放弃了一直惦记的那个人。我依然会记着他的出现对我的一些想法的印证,不过也就仅此而已。我等待的东西,并非不存在。即使我真的抱着自己的梦想(或者成为妄想)孤独终老,我也不会遗憾自己等了一个不存在的事物。

之所以放弃他,除了一个人的有效添堵以外,我自己也认清了自己这份喜欢不纯粹的事实。自己作出来的感情,其实自己都知道。只是自己需要凭依着什么作为动力生活下去,这个事情就成为了最好的支撑。



十二月底,曾经自己占卜到的事情,如期到来。当然我也是现在回过头去看牌阵的时候才发现的。

如果早点意识到,或许还来得及阻止自己。

只是当我意识到,已经陷入太深难以自拔。



其实自己也有像个小孩一样不经大脑的时候吧。

像我今天就会傻到跟柯基说,哟嘿,我有24小时没有联系他了!柯基翻我一个白眼说,你就这点出息。

于是我笑笑,说,好吧,我好像也就这么点出息了。

手是勉强控制住了。几次在输入框里敲入无聊的话语又删掉。自己都觉得自己傻逼得一塌糊涂。

我只是傻得像无数人一样,想试试看,如果有一天不联系对方,对方是否会主动来找我。



当然结果肯定是没有的。

首先,我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这个事情早在两年前我就很清楚。我不具备魁梧的身材。没有良好的运动细胞。也不见得有足够多的共通点和话题。历史非常黑暗。而且还是个天生的说谎高手。几乎完美错开他喜欢的类型的条件。

其次,他还在喜欢别的人。

和他见面吃饭的时候,我很努力收起自己所有的情绪。和他分析一切,对答如流。教他如何追求另一个人,一边昧着自己的不甘心,一边又心甘情愿地为他做嫁衣裳。他不喜欢他人欺骗于他,但我却欺骗了他。

直到有次实在是心烦意乱得不行,我终结了话题,捏着手机在海的另一边装死。尽管总觉得有些心疼自己要把自己喜欢的人往别人的床上推,但又不断地宽慰自己这样做若能帮得了他,他高兴,我又有什么好不高兴的呢?



除了时间和耐心,我什么都没有啊。

而时间和耐心,也没法当饭吃不是吗?

我即使再想对他好一些再好一些,除了这些虚得不行的言语,我又还能做得了什么?



无法验证的真心,即使再真实又有何用?

我也做不到任何别的实际的行动了呀……



麦浚龙的《没有人》里唱道:“原来没有,从来都没有。 缠绵懈逅,完全虚构。我身边原来无人,曾明示我暗恋我很焦急等我开口。”

另一首叫《有人》的歌唱道:“明明知有人待我这么好

,如没有信心接受到,难道诈不知道比较好?或者可以好友般跳阵舞。”

一首歌,讲述了自己对另一个人的痴心妄想。另一首歌,讲述了另一个人对自己的坚持不懈。

喜欢的,不喜欢自己。喜欢自己的,偏偏自己不喜欢。

怪不得命运,怪不得任何人。



你是我的“没有人”。只是不知道,我是否还有资格算得上是你的“有人”。



自从上礼拜坐上回新加坡的飞机,脑海里,这个人就不曾消失过。听歌,沉睡,醒来,反反复复。

回到新加坡后,和马哥柯基聊天,才意外发现我原本预计的五月底结课,竟然是五月初,所以我们可以提前一个月回到国内。当时满脑子的想法,就是太好了,可以提早一个月回去见到他。哪怕不知道见到他自己能聊什么都好,都没有耐心去担心这样的问题了。

我通常很不喜欢把喜欢的人之间进行比较。但是比起去年自己的惦记,现在的感觉,反而让我踏实很多。

我想起当年和大晗分手时候自己的考虑。也想起离开猫猫的时候自己的思路。没有什么,比现在这样的感觉让我觉得更踏实。非常明确,没有犹疑。也不会去思考自己可以坚持多久的问题。



也许会有点心痛。

但若是能变成心里的一道疤也不错。至少,这辈子,不会忘记。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5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