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又至
分享到:
已有 251 次阅读  2018-06-21 23:18


分享 举报

以为是22号的夏至,看了日历,是今天。这几年,总在怀旧,想着那些年的夏至日,那些年的稻田里,那些年的乡间小道,还有那天的夕阳。

人一旦矫情起来,什么事都会觉得烦躁不安,不亚于生理期的情绪。脾气大到甚至想打人,就算是骑行发泄出一身汗也没用。各种莫名的黑暗面都出现了。

可是一心软,又各种自我安慰。强迫自己去想,去做,去尝试,去改变。然而并没用,时间能改变吗?以后我不敢保证,至少现在,不存在的。想大醉一场,也想大叫一声,胡乱地望着天空对着远处嚎叫几声。可是也老大不小了,这种事情就算想做也要顾及周围的环境。虽然并不在乎,可也在压抑自己的天性。是我不够渣不够浪吗?可能吧,随心又随性有什么不可呢?也许吧。

都在劝我要往前看。对啊,是往前看啊,前面的路是自己选择的,只是这条路上有太多的来往,我已来不及邂逅就被时间忘却。时间也在往前,总觉得越往前就离信仰越近一步。虽然不知道结果是如何,但毕竟不管如何,也都会在想办法做到最好,就像现在这样。尽可能的去弥补吧,去珍惜,去回忆。

夏至说来就来,说遗忘就遗忘。突然想起来夏天的时候,陈朴雷说将来有一天可能会找我寻求经济上的帮助呢,嗯,算了算日子,发生的几率很大。拆东墙补西墙,就算自己拮据到像条狗一样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资助的。关系有点特殊吧,最好的朋友,友达以上恋人已满。后来也仔细想了想,到底是哪里吸引了我,又或者说是有什么特殊点吗?不知道,可能有时候就是一种感觉吧,论资历论经验,我都比不上。因此自卑吗,会破罐破摔吗?也许是一种怜悯,也许是一种对新鲜事物的好奇感。然而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改掉老毛病。可能还是历练的不够吧,或许还有,只是我没算到的吧。也可能改了,就不是陈朴雷了。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强迫自己也没用,开心就好吧。渣也好,浪也好,喜欢就好,开心就好。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吧,等待信仰回来。

也是,看着一切都在慢慢地上正路了,不知道是喜是忧。忘了当初是谁对我说,要我看开点,不要太入迷。嗯,是的,我想陈朴雷是个很好的对手,至今都还没分出胜负。我也没输,他也没赢。算是平局吧,也许这是个僵局,也许还差一些时间。

很想去岳麓山顶对着老地方骂一句。想想还是,在心里骂吧,有什么不爽的,有什么不痛快的,都饱含在这杯酒里一口干了吧。从前我一喝酒就腿软,索性总把我的倒了。是朋友吗,还是不忍心。我也更是舍不得,毕竟,还是毕竟。

毕竟后来没有了小黑屋,也没有精力去落泪,自我消化的能力可能达到了极限。现在的生活,表面是风光无限,自在如风。然而,各有各的压力。六月,不知道还有多少个六月,不知道下一个六月还能不能见到陈朴雷。

说实话每次想起他留给我的日志就有点气不过,凭什么,为什么。后来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自己也在纠结,也在自我反省,自我消化。有生之年,还想再与陈朴雷一起去骑行,虽然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但愿吧。

他们总是不解,一我个人在家做饭为什么总是有三个菜。奢侈吗,可能有点吧。我是不太喜欢喝汤的,再热也很少做汤菜。却总想着,还住在老地方,万一他回来就刚好有吃的了,只是没有汤菜。嗯,菜凉了,就当是自我安慰吧,大不了放冰箱留给自己吧。嗯,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就算,也会有三个菜在等的。

越压抑自己的情绪越是控制不住。夏至已至,秋分还会远吗?亲情和爱情,遗弃与背弃。十载飘荡无亲故,依旧匹马戍梁州。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