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2已有 179 次阅读  2018-10-05 01:57


分享 举报

毕业后几乎每年都会搬一次家,一是合同到期了,二是朴的闹腾。
从毕业后的四人寝搬到朴的住处,行李几乎是寝室里四个人的量。习惯性的收藏各种小物件和小零件,与其说收藏倒不如被他们成为捡破烂实在。是的,和朴一样,也喜欢收集。朴是爱好,我是觉得有用或者即将有用更或者总会用得到。于是东西就越来越多,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另一方面地方小了,搬家就总会要在物件上做些取舍。对于在直男宿舍来说,作业本和打火机是最多的。收了也有一小袋子,至今还没用完,也许是工作了这些都用不到,也许是作为学生时代的最后一个记忆。
朴的住处,有朴,有张教授,后来还有我。将小隔间仔细的清扫了下,里面的空间刚好够我折腾的。一张床,一张后来在湖大材料院买的电脑桌,一张在宿舍用废旧木料拼起来的座椅,一个招办的大纸箱。差不多也就这些东西,挺开心的。朴在主卧,张教授在次卧。布局都差不多,也许是张教授单身久了,习惯性的只睡半张床,索性的也只铺半张床。朴的房间的东西也是越来越多,打印机和扫描仪,各种摆件和一架古琴。于是阳台就基本都归我了,养花种菜晾衣服,毕竟是有厨房的。客厅的东西差不多都是朴的,小摆件和几样大家电,以及健身器材和一辆喜德盛的山地车。张教授就唯独只有一副镇宅的子母刀,很是霸气,应该开过光吧。
后来的8月24日,我还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朴也还没回家,张教授说他搬走了。就这么一声不吭的搬到其他地方去了,于是至今我都还没见到过他。在公交车里忍不住哭了,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情绪,然而现在想通了。记得朴发消息安慰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所能做的就是祝福他能越来越好。是的,也许这就是人生。
合同差不多也到期了,如朴所愿,在学校附近找了一个电梯房。搬家又是一个大工程,朴叫了几个基友来帮忙,租了一辆雪佛兰,那天下雨,也跑了6趟来回。大到冰箱折叠椅,小到盆栽锅碗瓢盆。其实还有,只是觉得不用太满,够用就行,毕竟两个人这些都够了,尽管成了朋友。新的住处比原来的大很多,很符合朴的想法,至少有两个大阳台和一个大客厅够折腾的。阳台自然是我在养花种菜,客厅的物件也越来越多,后来还从公主家弄了一个大书柜用来放置恐龙模型。在这里第一次为朴过生日,很热闹,邀请了很多基友来家里吃火锅,只是那时自身经济能力有限,送不起太贵重的礼物,倒是送了一堆生活必需品,毕竟也是用得到的。
受不了公司的拖欠薪资,果断的跳槽去了魔都。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离开了长沙,想着散心,去几天就回。嗯,这一去就是好几个月,不是魔都的诱惑太强,而是新工作的不好推脱。朴送我去的高铁站,离别前的晚上,小泉请我们在市府食堂吃了饭,算是践行。一起逛了河西王府井,朴买了套新衣服。其实每次买衣服的时候心里都会想到对朴还有个愧疚,跳槽时要把衬衫回收。而后来,我也再没有把这个愧疚弥补,毕竟我们都早已不再年轻。
魔都的生活算是平静,并没有大家所说的疯狂和糜烂不堪。认识了小法官李可爱,中科院康康君。算是在魔都关系最好的基友,甚至比同事的关系还要好,毕竟没有工作利益上的冲突。后来还在飞赞认识了小黄基,也是个学霸高手。在魔都一边取经一边练手一边扩展,心里却依旧想着长沙城。毕竟,魔都的生活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残酷和快节奏的,然而于我而言,魔都的生活太安逸,颓废到没有斗志,几乎会让我没有任何进步的空间。屋漏偏逢连夜雨,赶上公司内部的人员变动,索性的回长沙吧。和大家道完别,走了,交接完工作,我又一个人去了火车站。这次没去高铁站,毕竟去火车站的地铁要路过李可爱家,还能在离开魔都前有点念想。
大件的行李都留给了公司,只带走了一些小物件。嗯,时隔这么久,我回来了,钥匙还是这把钥匙,朴也还是朴。对外放风近期回长沙,然而实际却提前到,只是想给朴一个惊喜。然而打开2406的门对我而言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尽管我忍住了,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是我一贯的作风,尽管是意料之内,却还是有点失落。我知道,这一天总会来的。
带着在魔都的混吃混喝的积蓄,浑浑噩噩的瞎晃悠了4个多月,也不出门,就在家呆着睡觉。那段时间的情绪很不稳定,如果说在小黑屋里是害怕,那么在2406就是极度愤怒加恐慌。于是抑郁了两个多月,不算冷战,也没有必要妒忌生气。就是这么不可理喻,连自己都说不上来的情绪,就这么持续了许久。
九月又到了,一年期限的合同又结束了。朴的新房子也快装修好了,我却还是在找工作,吃老本。又要搬家了,朴的SUV来来回回了好多趟,行李放在了各个基友家里,而我也一天搬一点,在小易家暂住了一个月。在取舍之间,这一次的分开也许就真的是分开了,我想要,我都想要,只要是朴给的朴送的,我都留着了。就连在我最想吃东西的时候朴去楼下商店买的零食的包装袋我都有留着。对,垃圾而已,可我觉得就算是朋友,也是友达以上的垃圾,我都愿意留着。朴把觉得可以再买新的东西都送人了,也许这就是对散财结义最好的诠释吧。留下了茶宠和折叠椅没带走,也许是逃避,也许是想新的开始,这些我都无视,我也走了。如果去魔都是散心的话,倒不如说是想要重新开始。逃避了这么久,依旧没能逃掉,有些记忆依旧完整,而且还越发的深刻。
小易家也只是暂住了一个月,最终我又搬回了原来的小区,只不过是从2406换成了1106,算是念想算是念旧算是慰藉。还是按原来的习惯,布局和摆设,都也只是为了当做朴还在。做饭也是双人份,就想着万一回来了可以刚好和从前一样一起就餐。然而我知道自在如风的朴是不会回头的,毕竟也是自我感动。行李大部分都是留着朴给我的,大件小件。当然也有一张折叠的小桌子和一块画板是张教授的,也是张教授给我的唯一的一个念想,视如珍宝。
又在新公司工作了快一年,公司有公租房,1106的合同也到期了,顺势也又搬到了公租房。一无所有的毛坯房,水泥地,白粉墙。各种采购,床,衣柜,冰箱,地板胶,桌子。还好,这次的费用对我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在取舍之间的缘分,有失必有得,找回了2406的小茶宠和折叠椅。我想,也许只是时间关系,只要我耐心等,会回来的。
就像马上就可以见到张教授一样,等了两年,马上就可以见到了。再遇见的时候我们一定会比当年的我们要好很多,时间磨砺了这么久,却依旧可以一起像从前一样要好。
朴,张教授,我。有取有舍,有失有得,世间的因果都是成相对正比的,在选择稳定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会有所牺牲。个中取舍,因人而异。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