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三月三且毫无尬感
分享到:
2已有 75 次阅读  2019-04-07 23:51


分享 举报
难得清明三天假,结果三天时间都没离开过河西。第一天搞卫生,第二天岳麓山,第三天家里宅。

倒是反常了,三天的艳阳高照,烈日当头。思来想去,开了个哈罗单车的月卡,一个月应该能用得到,至少方便下班 ,也方便出行。

去了青山镇,午后的阳光依旧刺眼。花卉市场开了许多新的店面,大了许多,貌似河西也就这一处。春日里除了和大学同学来过,倒是一直就一个人散步去过这。

大学里埋葬了青春,青春的记忆里除了教学楼就是食堂和宿舍。三点一线的日常,教学楼和宿舍要门禁,也懒得去。熟悉的一食堂,还是原来的配方,辣椒炒鸡排,土豆片炒肉。节假日就是门可罗雀,连后校门对面的冰淇淋店都涨价了,还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步行至玉兰路已是日落后,有一年多没去西湖公园骑车了,晚上散步的人更多,像是百鬼夜行。倒也无所畏惧,毕竟有时候人比鬼更可怕。兜了两圈,内外上下。城市海岸的夜景,江边的风,走来走去走不出的磨人的梦魇。
在河西还有我没去过的地方?不存在的。又去了趟王陵公园,又去了黄肠题凑的汉王墓,又有了新的信仰。

岳麓山的夜景出奇的安静,麓山古寺的石板阶梯还是那么陡,清风泉与白鹤泉一如既往的流淌着。走过一次的路即使隔了很多年也依旧记得,云麓宫的星星和两旁的石楠花,总会让人触景生情。张教授说的理想两万里在此刻莫名的有回想。赫石坡的隔壁,好久没去上游村,外语院的阴冷和新传院昏暗的灯光,除了香樟树下的立珊专线就是木兰路上戴眼镜的足球少年。石林米粉与三棵树早就不在,拆东墙补西墙,拆了修修了拆,转来转去怎么都转不出当年的二里半。堕落街的灯光仿佛去了寂静岭,牌楼路的汽车尾气令人很是反感。喝不起的星巴克里面全是学生弟弟,体育馆的设施还是原来的样子,至善楼的红绿灯很快又能恢复成八秒,报刊亭的潘西又会煮着玉米烤着热狗卖着知音漫客,偶尔潘东也会开挂充值公交卡。

咖啡带来原力,骑行的乐趣总能在夜间体会。在糖分、在咖啡因中获得快感,在39度的风里感受着信仰的存在。
第三天的晚睡早起也是被逼无奈。楼下还是楼上一大早就是切割大理石,嘎吱嘎吱引得整栋楼的业主都在投诉。忍住没把刚烧的开水倒下去,相信物业会去解决让小区的环境越来越好,包括噪音越来越少。

唯一不爽的就是有些话要么别说,要说就说完整,对事不对人。瞎打马虎眼的人就是在放五香麻辣屁!还有答应好的事又突然放鸽子,简直就是拎起耳朵活受罪!

偏偏今天又是农历三月三,洗个澡还能水压上不去,热水打不着就只能嘟起腮帮子冲刷刷的凉水。

就像金拱门里翻个白眼没什么大不了的,一觉醒来明天周一依旧是要继续上班。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