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
分享到:
1已有 93 次阅读  2019-05-20 00:59


分享 举报
接到电话后,第一反应不是难过,竟然会有一种莫名的恨意?想着今天农历十五,还是算了,不应有恨?还是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可以有,以德报怨不存在的,选择是自己的,结果也必须要由自己去承担。

十载飘荡无亲故,对这个姓氏的人越来越有着一种抵触心理。都说年龄越大应该越会释然,可这种抵触是早已渗入在骨子里的倔强,稀释不了,也挥散不去。现在的局面拜他们所赐,就是无法原谅的心得。

这些年的各种体验,糅杂了各式各样的怨念,没有随便发泄就是我最大的宽恕。所以如果有这次的存在,我是该装腔作势的哭呢,还是面无表情的苦笑呢。哭是给旁人看的,苦笑也许是对这么多年累积的怨念的嘲讽。当然再坚决也不会这么歹毒,只能是顺其自然,要来我不会相迎,要走更不会挽留。上一次已经快七年了,这次也许就是无所谓,何况还有怨念。

索性再打电话确认,一边说着应该没事,一边想着这关我屁事,最烦的就是这种排除异己的人,真以为谁都欠了他们家的。后来也听说过一个叫因噎废食的词,于是慢慢的去接触,去尝试。至少目前除了他们家的,其他的人都好,都是和善。

逼哥教会我要相信未来,是的,这很装逼,却也实在。朴教会我如何活着,是的,我在努力的活着。这个世界会好吗?会好的,也许现在还不够好,还不够自由,还不够民主,相信未来吧,会好的!也许再也没有《梵高先生》,也许逼哥再也不会出现在公众视野,也许后来因为朴而朴树,也许没有也许,但还有麓山城外。

这么多的怨念,这种莫名的恨意,不应再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就像没法选择自己的出生,但是可以选择不再继续这种恶性循环,看着令人恶心的循环。没有任何的余地,只会越加的反感。突然想到八个月前的某个对话,是的,现在回想起来,早就注定了的结果,只是自己仍然想尝试去改变,人的主观能动性仅仅是内在的主观性,客观存在的事情只能是双方或者多方去协调改变。

简直就是想骂脏话,然而并没有用。学着去用简单的分析模式看待问题,可能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谁说不是呢,可简单点也并不简单。那又怎样,自己看得懂就好。反过来回想,劳民伤财的观念。孔子这老头都死了几千年,留下来的作死的搞法仍在祸害当代人的想法。果然还是道家的不闻不问能接受,关你屁事瞎逼逼,管好你自己的事再说,一天到晚指手画脚,和螃蟹一样。

就是干!与看不见的敌人在战斗,还是要等的。不管他们家的人如何坏心肠,我们仍要保持乐观,不然和他们有什么区别。就算到最后是稚儿擎瓜柳棚下,细犬逐蝶窄巷中,也要人间繁华多笑语,惟我空余两鬓风。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