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夏的罗汉果
分享到:
2已有 201 次阅读  2020-05-06 23:30


分享 举报

想起昨晚做的梦,简直失落到顶。现实是空欢喜一场,做梦都是爱理不理,于是梦见了呐喊,对着一望无际的稻田里在呐喊。


故意着的冷战,然而也只是一个人的战场,不应战就是自己气自己。患得患失,猝不及防的患得患失,以为是转机,也许骑行音响只是试探。试探着有容乃大,试探着求同存异,试探着一如既往。


跑遍了整个稻田,找不见踪影,拾起了被冷落在报刊亭的五三高考讲义。旁边还有不知名的烟火气息,被自己的呐喊声所震撼到哭泣,在哭泣中惊醒。热浪,稻香,伴随着39度的风,最终什么都没剩下,能记住的只有背包里小鱼仔和保温杯里的罗汉果。


立夏的夜雨,伴随着狂风,没有高架桥,没有山坡,没有池塘里的九节菖蒲。醒来看到窗台的玻璃瓶反光到格外刺眼,装的是香菇酱,迫不及待地打开瓶盖,霉变了。碰巧睡觉前看到的是桃花岭,白色汗衫很是眼熟,就像滴滴打车那般眼熟,午后的滴滴打车和保温瓶里的温度融为一体。


不见了,没有了,也许是天意,也许是天气,也许是太过苛刻的差强人意。所以还记得最开始的赌局吗?一场又一场的赌局,加注的筹码与破罐破摔。直到记忆模糊,也许有过,可能也已经当做是不存在的经历。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