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节点上的随笔
分享到:
1已有 222 次阅读  2019-07-08 01:28


分享 举报

距离非正式毕业已经有半个多月,想说在每个时间节点忙完之后写写日志记下些重要的事情也迟迟静不下心。从写完论文——交论文——答辩——找工作——拿到offer——入职,这些重要的时间节点都没有好好记下来,这段时间心情的起伏大概是最几年来最大的,尤其是跟父亲吵架和动手,到现在快两个月都还没说上话。

1. 毕业论文(Thesis)
经历了硕士毕业论文,我终于放弃了做研究的心,也庆幸自己没有执着于要读博士这条路。没钱做,做不来,不会做...九字真言。虽然写毕业论文的过程我真的是相当认真了,实地看了很多东西,也看了特别多书和文献,但还是被内地某些老师的专著坑了...告辞告辞,打扰了,以后再也不看了。对于一直喜欢的研究领域,以后很大可能也只能当做兴趣爱好来看,就没办法靠这个来吃饭了。临走离开学校之前帮导师搬办公室,趁导师在处理行政事务的工作时翻了翻导师书架上的书,那些学术专著上都是他各种各样的笔记,勾勾画画,还标着日期。作为the dean of faculty 每天要处理各种行政事务,找他谈论文都不断被学院行政的职员和电话打断,他还能挤出时间来看书做笔记,感觉我都不配做他学生orz... 不过他太忙以至于在论文指导上并没有给我太多的新思路去深挖还有什么角度能写,最后文章写出来比较中规中矩,这可能也是一个蛮大的遗憾。

2. 与父亲的关系(Father-Child Relationship)
回顾自本科去外地上学之后一直到现在,与父亲的关系基本上是渐行渐远的。出于自己的在学识上都高于他的原因,我可能都忽略了他培养的辛劳。然而,每次回家都有一到两次被他酒后无缘无故拿来出气,数花在我身上的钱数得清清楚楚,把我踩得一无是处,听一次心凉一次,基本上也就不想再跟他亲近,或只能有距离地亲近。大概是心凉到一定程度,心里有口吞不下的气,也让我在他面前越来越反骨。这样的恶性循环可能是他没有想到的,如果这么迫切要树立家长权威,那么就应该在我小的时候就有意识地树立,而不是在我有个人独立意识的时候,去试图敲打。四月底交完论文回家休息,五月中临回学校准备答辩时,发生了大概是我这几年来与他最激烈的一次冲突,我再也忍不下这么难听的话,以至于前后两栋楼有不少人站在阳台或窗台看我和他在吵架和扭打,我妈则在中间一直拉开我们两个。按照老话说,打老豆会遭天打雷劈,在他要气急败坏先向我动手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一拳反打过去,大概是这一拳,让我觉得自己以后再也不会被他任骂任说。他还是我爸,我还是很爱他,不管他变得怎么样。但可能从这一拳开始,我也就变成了家里的另一个男人。

3. 安全感(Sense of Security)
一般来说,安全感的最大来源无疑是父母,但发现自己出来读书以后,除了钱财方面,我的安全感却很少来自于我的父母对我的感情,尤其在跟父亲关系不断恶化和疏远的情况下,我更难从他身上找到让我感到心安的感觉。可能也是因为常年在外念书和生活,独立习惯之后,现在发现安全感的形成则是强迫自己去适应去忍受那些让自己最难堪、最难受的情况和场景,在这样的情形中就越来越能收住自己的情绪,到最后想温情起来都温情不起来,也能很轻易地说出“无所谓”这三个字。不知道这是一种好事还是一种悲哀,但起码让我对潜在风险有种可控的感觉,也好受很多。

4. 男朋友(Fere)
在目前的阶段,用fere这个词我不确定是不是合适,但这基本上就是我一个很大的愿望。我不算是一个能让人会产生喜欢这种感觉的人,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但遇到他之后我就一直在努力,但有时性格上的缺陷不免还是会让他不舒服,我也觉得很对不住。所以我现在更多的在想how much i could exert and mauture myself in the relationship with him.  现在两个人关系到了磨合期的状态就有了一些小摩擦,当然,很大程度是我性格上的缺陷我没能控制好。现在最大的能力也就是管好自己不给他惹麻烦,关系进行到现在也应是要出现更多问题的时候,开心也好,摩擦也好,都是一种恋爱体验,也应该去珍惜和爱护。希望我们的努力能把日子越过越长,也越过越好。定个target:包养他。

5. 工作(Job)
在临近毕业的两个月,情绪上的起伏很大一部分就是来自找工作的焦虑。没有实习过,简历难看,对口工作不好找等等。自己也没想到工作在临毕业时期来得这么及时,正正好是离开学校的前一周拿到offer,面试完飞回学校,办离校手续、房子退租还和室友、玩得好的同学、一帮很照顾我的球友好好道别了一番。感觉今年整体上还是很顺利的,在很多重要的时间节点都正正好把手头上重要的事情都做完,比如交论文、答辩通过、找到工作等等。虽然工作上实质上也是和公司形成一种互相需要的关系,并不是公司对我多好或者说是开善堂的,但面试完就当场发了offer给我还是让我激动了两天。

来到上海,跟本科同学吃饭时感叹到这小半年的顺利,我说感觉是我人品积攒够了,她说,不是你积攒了什么人品,这些都是你应得的。(这么说好过分噢,但我喜欢听~)
想起交论文一稿给导师那天跟W同学去妈阁庙烧香,以及答辩完第二天跟Y同学闲恍到疯堂斜巷的婆仔屋,我盯着那课茂密的老樟树看了很久,也拜了拜。大概心诚则灵吧,上半年顺利度过,希望下半年也能这么顺利,也希望笨猪顺顺利利,工作不要再这么辛苦。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