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半·十月入秋随记
分享到:
8已有 264 次阅读  2019-10-27 23:29


分享 举报
近期一段时间感觉工作状态渐渐有了感觉,虽然target还是会被大领导叮,但在一个企业客户的项目上基本由我承包了大部分的约访工作,以至于最近被PM称作“XX扛把子”,我自然是不太喜欢这样的称呼,有种偏科的感觉。我更想能多点在PE/MF客户的项目中多出约访,虽然这些客户很清高,甚至有些大fund又抠又傲。从角色状态来说,我在工作上表现出来的耐心几乎超越来我工作以外的角色的耐心,因为我需要吃饭。可总的来说,这不是我喜欢的工作,更不是我想要的工作状态。

工作几个月之后,也开始能明白大一时在老胡的读书会上懵懵懂懂地听到这句话,大意是:这个社会的精英,最大的能力也就是独善其身。
我肯定称不上是精英,却觉得但凡能清醒地认识环境多的人多少少都是能感受到“独善其身”真的很难,在人生最为关键的阶段里能守住的,大概这辈子就赢了。

追求独立和随性却总是会被现实狠狠打击到,集体无意识的力量强大到会裹挟生活里的种种想法,而动不动就会产生暴力。
有个例子是,前段时间大陆关注香港问题热度最高的一段时间,恰逢又是建国大年,国家机器的运转让议程设置的力量发挥到最大,舆论几乎一边倒。稍微中立一点的声音,很快会被淹没,会被嗤之以鼻,会被嘲笑。
然而,我确实不是很能理解在国外的街头,内地留学生用高喊“CNM”来回应对面的港独学生,用豪车轰炸羞辱港独学生,用一种野蛮去对抗另一种野蛮,看起来这很符合我朝传统。可能会有人说理性的声音他们不会听,听不进,但对抗仅仅只是对抗吗?传递理念本身是应以一种理性的姿态去说服他者,而不是破口大骂和炫耀。另外,就是“爱国”的概念和理解比较容易产生偏差,感觉不能细说,会GG。

忘了是什么时候在微博上follow了一个在英国读博的博主,时不时看到她发的随想和日常状态,有时看到某条细细读下来甚至会鼻子一酸流眼泪,会感到共情,真正的以学术为志业,以学术换取生存的资本,生活随性自由,谦卑却又自信地用自己知识和思想去一点一点地影响身边的人。这算是看到了我最为羡慕的生活状态。当然,我不是能够以学术为志业的料,但却又希望能在工作之余继续接触社科,哪怕只是读读文献做做摘抄,补充自己的思维,继而能够打破和重建生活的价值观。能达到解放自己的思想状态、我的性格能让身边的人由衷开心和放心、赚的钱能支持自己的生活、身体健康无大痛大病,就是我最满意的生活状态。

对于生活里的选择与抗争,我同样和她一样觉得,任何选择都不会是完美的,而选择后呈现出的不完美的状态,我认了,不是别人强迫我认,也不是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认,就是自己选择去认,愿意去背负,愿意去与之抗争。可能是跟社会规范去做抗争,可能是跟社会意识去做抗争,也可能是跟他人的眼光抗争,跟自己的生活状态抗争等等。
成为社畜后,这种抗争的感觉更加明显,不管是对工作状态还是情感状态,都在时时地做抗争,不想放弃我选择努力的方向,不想放弃喜欢的人,直到我随时有资格能理直气壮地说你是我的。即使结果不好、可能会血淋淋,我也愿意承担。

如果我是直的,我最理想的女性伴侣大概就是她这样的。看到被集体意识绑架而还能坚持自己谦卑、多元、开明而平衡的价值观,会觉得很勇敢,能对现状做出理性地对抗更是佩服。这也是自己念社科之后,即使现为社畜也一直试图去做的事,不乱喊口号,不为意识形态的渲染而感动,不嘲讽、不妒忌、不骄傲、不拜服。

T o R: 祝你生辰快乐。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