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的尾巴
分享到:
5已有 226 次阅读  2020-06-02 01:58


分享 举报
一早票圈里就全是有关六一的主题,大家似乎都很怀念做个儿童,成人的世界里到处都是大写的“不容易”,所以大家好像都在拼命 转发“记忆”,让自己显得“社会人还是有颗童心的”。
其实没什么不妥的,不妥的是自己的心态,感慨真的是迅速老了很多,虽然看起来并不老(强行装个嫩),对很多节日失去了仪式感、只focus在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虽然也一直提醒自己不能变成“单向度的人”。是的,我把工作和生活都过得相当丰富,可心态上却越来像块铁,离职前组里一个才来了2个月的新同事开了水滴筹为癌症晚期的父亲筹集病款,同事们纷纷转发,只有我不闻不问,也不捐款,只是因为我觉得我们不熟,我也不想乱散发爱心和同情心。

对六一印象比较深的记忆大概就是小学时学校会每人发一个廉价的蛋糕,碰到校园里的芒果成熟了,还能分到人手一个青芒,到了中午就放半天假回家过节。大概是四年级那个六一,中午放学很期待的回家想我妈带去动物园,然而从吃完午饭到睡完午觉,我妈纹丝不动,也不提要带我出去,我就睡在床上哭闹了,哭得梨花带雨,竹席上都是鼻涕(想想真的恶心),我妈很无奈就拖着我和我弟去动物园游(花)玩(钱)。
后来我悄悄听到我爸妈在房间里说话,知道那段时间家里经济出了问题,她并不想花钱在一些没必要的地方上。之后的六一,即使家里环境改善不少,我屁话都不敢说了,我妈给我买东西我都不要。再长大一些,我发现我父母真的对我娱乐的花销抠到了极致,仅仅是买漫画书会比较随我意,当然买漫画书的同时都会附带买上一本习题册(强还是我妈强的)。大概是从没感受到六一有多快乐,也就是感受感受电视台里渲染的快乐情绪,我对六一丝毫feel不出有什么好过的。现在总结下来,大概还是因为以前家里条件不够好,只能做到让你有限的快乐吧(这是比较极端自私的想法,勿学)。
一般人的叛逆期都在15-18岁这段时间,我是在19-24岁这段时间。越长大越叛逆,就越能花钱,叛逆到我爸都差点说:不要你这个儿子了(原话是:养你都不如养条狗)。我弟就比较乖了,在国外读书都非常安分守己,还经常做part-time,而我在外读书的时候只会lost在学校周边的casino商场里window shopping。。。在六一的尾巴,祝天下父母都能有个乖乖仔乖乖女吧。

五月份的下半月带着前同事们的祝福离职了前东家,承蒙前同事们的照顾,第一份工作的体验相当好(除了新加坡人那副虚情假意的脸),感觉还像在大学一样,天天嘻嘻哈哈。在外出休息的头天晚上收到了新东家的书面offer,花了两个钟看完签完所有的入职文件,终于感觉头皮不再是发麻的,持续了两个多月的焦虑和心神不宁也暂时能放下。下半年需要做的就是继续调整心态,踏实工作、学习和锻炼,努力恢复成有感情、有理想的人。

动笔的时候是6月1号的23:58,写完已经2点,但只要没天亮,就不算新的一天。脑子里想到一首很小的时候我妈经常给我唱的儿歌:氹氹转,菊花园,阿妈带我去睇龙船;龙船唔好睇,我去睇鸡仔;鸡仔大,拎去卖;卖得几多钱,卖得365文钱......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4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