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导向下的选择 I 读《解禁:中国风尚百年》
分享到:
1已有 151 次阅读  2019-07-10 22:20


分享 举报

江南夜风湿润,月光如水,金陵城内笙歌曼舞。柔靡的乐曲在花间丝丝游走,层层缠裹的三寸金莲,如弱柳扶风,体态轻盈,纤细善舞。后主恍然,无限赞赏与宠幸。后妃们竞相模仿,撩起裙摆,手拎长履,缠足一时盛行。上有所好,下必仿之。

 

清晨,“地湾夏”号轮船在丝丝细雨中抵达吴淞口。孙中山一袭西装抵达南京,新时代的变迁下,民间服饰风潮亦陡然变化。不久,西装便在临时政府成立伊始,成为标准礼服。再不久,极赋政治寓意的中山装,被大力推广开来,成为公务员统一制服。如果说,西装的流行,是西风东渐的社会变迁,宣告了千百年以来,体现了皇权及区别上下等级名分的旧服制的终结。那么中山装的推广,则更像是政治的手段。或许,在个体平等化的观念上,中山装已经完全不同于旧服体现的尊卑等级秩序。然,政治意识主导下的服饰流行,不同样是另一种“衣冠而治”的传统吗?

 

夜晚,冰冷的月亮悄悄升起,白天批斗的浮躁,也渐归沉寂。十年,就这样做着昨天的梦,干着明天的事情。今天依旧重复着昨天的生活,一天又一天。直到西单贴满国事大字报的“民主墙”的出现,已是1978年。在这种“人盯人”的管制体制下,人们从思想到身体,都被高度统一,说一样的套话,穿一样的“毛式”服装,看一样的样板戏。没有人再怀疑,“什么是一个公民的个人生活?”

 

“只是碰了一下皮毛,很甜蜜,很难忘。”似乎,《庐山恋》教会了一代人谈恋爱。在此之后,散步成为恋爱的方式,或是用邮票寄出情书,写着半生不熟的“爱情”字样,甚至生涩地摩仿接吻。然而恣意狂喜,泥石俱下。1982年的一场全国严打,为解禁初期的性解放,来了个急刹车。而这一年之后,生活依旧平静如初。虽然审查制度依然存在,但开放,的确是在一刻不停的前进。性,本身不再是禁忌,而其所承载的意义,却开始变得模糊。究竟是尊重人性成分,还是服从社会对个人的规劝?

 

岁月狂沙,掩不住美丽与才华。即使多年过去,十亿个掌声依然如故。邓丽君的歌声,时时流传在大街小巷。尽管她曾长时间被官方所禁止,但不可否认,她启蒙了一个流行文化的时代。对于邓丽君的争议,在今天仍然存在。这或许是一件好事吧,争议导致进步,至于结果,留给后人去判断吧。一个极权的社会,绝大部分人都将沦为政治的工具。而一个进步的社会,它的标志是宽容。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4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