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的故事
分享到:
9已有 488 次阅读  2018-06-17 17:50


分享 举报
L的故事
突然想讲一讲L的故事。

1:
    L是一个gay,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这个事实的。
    他出生在80年代的农村,那是一个照相技术都不发达的年代,所以最早的记忆也只能追溯到3-4岁的时候。小时候L和父母,爷爷奶奶,两位姐姐住在村子里相邻的2间土屋里。L的父母算是一对读过书的农民,斯文且老实,父亲是老大,所以自然也肩负起了照顾爷奶的担子。因为读过些书,写得一手好字,L记得每年的春节的那一天,就要协助父亲做一件大事——写春联。当然他的任务将买来的红纸裁成对联的样式,然后帮助父亲拉直红纸,让父亲能够在纸上挥毫。有时候手累了,就会忍不住临时松开红纸,来甩一甩。父亲这个时候就会将毛笔停下来,稍等一会。这么看来L的父亲尚算是一个温柔的人。不过那时候的L可能会说:要是能给买个掌上游戏机就好了。母亲也是一位善良的女子,勤劳吃苦,虽然对仅能温饱的日子偶有怨言,但仍是以夫为尊,在外面给足父亲的面子。2位姐姐,其实性格比较假小子,在村子里俨然一副大姐的性格。尽管知晓L是家里最小的弟弟,但因“爸妈经常把好吃的留给你”为由,对L这个弟弟,在当时应该并没有身为姐姐的自觉,能少坑一下L已算不错。总的来说,有记忆以来,L的生活单纯且平静。
    记得那是5岁的时候,L的父母跟随潮流,学人外出打工挣钱。彼时2位姐姐已上小学,家里有爷爷奶奶帮着照看。所以父母带着5岁的L来到了相对发达的s市,租了一间房子,干起了做早点的买卖。每天5点起床,准备材料,6点出摊。父母出门反锁门的时候,小L还在梦里与周公玩耍的。说是卖早点,其实也没有多少品类,无非就是现炸油条和新鲜豆浆这类。等到大约快8点,人渐渐少了的时候,母亲会小跑着回到出租屋,打开门,这时的小L要么是在大哭,要么已经哭累了又睡了过去。母亲会将小L抱到早点摊那里自己玩耍。小L到了之后会有剩下的温柔的豆浆与炸坏的油条当早餐。豆浆甜甜的,很好喝,油条就算了,小L当时心里在想。吃饱喝足后,小L会坐在临时搭起的桌椅边玩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石子儿,三颗石子儿被磨平了棱角,在小L的手掌中仍高、落下、然后接住。这种游戏叫“吃子儿”。等父母收了摊回家后,小L就可以出去与还不甚相熟的邻居小男孩们玩,不过,理所当然地.....受欺负。但我想小L当时能认识新朋友,是快乐的。只要这些新朋友不要笑他奇怪的口音,奇怪的打扮就好。
    到了6岁,小L要上小学了,那时候的入学不似现在这般,所以即使小L是个外地人,也能够跟周围的本地小伙伴一起读书。于是每天的行程变成了早上6点父母出摊,掐着7点半的时候母亲回来开门,然后叫小L起床,给小L5毛钱买早点。小L一般很高兴去学校,因为这样他就可以在上学的路上去买自己喜欢的早点吃,他最喜欢的是路上一个老婆婆卖的热干面,过油的面在开水里烫上半分钟,再淋上香油、芝麻酱、葱花。一天的幸福感就是从一碗面开始的。
    当然有时候小L也很不想去学校,有时候母亲因为忙,回来开门的时候已经过了上学时间。如果碰巧小L醒的早,那他必须要在黑暗的出租房呆上2个小时。任由他哭喊,捶门,也没有人会来管他。只能哭累了靠在门上眯一会儿,眯一会儿就会听到母亲急促的脚步声。母亲开了门会抱起小L安慰一番,然后给他1块钱,希望把小L骗去上学。可次数多了,小L才不会上当,他不想再让老师当着同学的面叫他教室门口罚站,不想被同学们当成猴子看。但小L只能哭着说不想上学,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往往这个时候母亲会朝他的屁股作势要打上来,来吓唬他逼他去学校;抑或心软亲自送小L去上学,然后在临走前跟老师鞠躬道歉表示添了麻烦。这么看来小L从小也是个心机男孩。
    记得有一次放长假,2位姐姐从老家来到S市与父母团聚。那天小L放学回到家,看到家里坐着2位姐姐,开心极了,这就意味这能有人陪他玩了,他再也不用跑去隔壁街找那个爱欺负人的小哥哥玩儿了。那个假期真的很高兴,父亲母亲也好像笑的次数也多了,每天收摊后就带他们三姐弟出门。逛公园,玩游戏。虽然2位姐姐好像并不怎么喜欢他,因为2位姐姐对他说:
    “我们才不要你当弟弟,我家里也有个弟弟,比你听话多了”。
    小L就去问母亲家里有个弟弟是什么意思,母亲瞪了2位姐姐,说:
    “你们俩个咋说话呢,家里的那个是表弟,L是亲弟弟,能一样?”
    小L就明白了,2位姐姐说的是小姨的儿子,经常跟她俩一起玩的。当时2位姐姐会对他做鬼脸,瞪着小L,因为母亲又为了小L来责怪她们。小L心里想:母亲说的没错,她俩是我的亲姐姐,亲姐姐怎么会对亲弟弟不好呢?
    假期总会过去,等到2位姐姐要回老家的最后一天,小L已经和她们的关系算是亲密了一些。父亲为了奖励三姐弟,特意给他们买了3个一模一样的文具盒。小L当时别提多高兴了,因为这样就代表这他们才是真正的三姐弟,不是什么见都没见过的表弟。可是等姐姐们回去后,那个属于小L的文具盒,却怎么找也找不到,于是小L哭着跟母亲说他的文具盒丢了,要母亲给他再买一个一样的,母亲说你自己的东西保管不好,是你自己犯了错,自己犯了错结果就要自己承担。当然事实的真想到底是什么样子,那就是后话了。

2:
    在小L7岁的时候,父母意识到做早点也没有什么大出路,而且经常要躲着城管的巡视,最终决定回到老家去承包农田。于是小L再还来不及跟熟识起来的小伙伴道别的某天,就跟着父母坐着大巴车风风火火地回到了老家J县。
    回到老家后,小L就插班到当时村里的一所小学上2年级。2位姐姐也在同一所学校,一个上4年级,一个上6年级。而且上学之前,父母特意交代2位姐姐要在学校里照顾小L,因为他们承包的农田在遥远的郊外山上。
    上学的第一天,小L很难受,因为班里同学说的话他一句也听不懂,其中一个女同学指着他,叽里呱啦地说了一堆,好像是说他说话很奇怪。小L心想:你们才奇怪,而且身上的衣服也好脏,我才不要跟你们玩。结果就是插班第一天,小L跟别的同学一句话也讲。他快憋死了,下课的时候他去二姐的班级找她,结果没找到。到了放学的时候,才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
    回到村子,那些小伙伴跟小L也不熟识,遇到小L,只在远远地观望,小L只能坐在门口,看着一群人在不远处嬉笑,心里想:有什么好笑的,什么都没见过这些人。然后跑去找姐姐们玩,姐姐们回:你不要总跟在我们后面,跟屁虫吗?小L只能委屈地不说话,就跟着她们。于是村子里的小孩们都知道,有个小男孩,老是像个跟屁虫似的跟着2个女孩后面,赶都赶不走。日子慢慢地过去,2位姐姐似乎也允许了小L跟在她们后面,不过条件是必须以后零食分一半给她们,不然就不准跟,不带他玩儿。可怜的小L自然是一一应下。
    而我们的小L,也随着与周围人的相处,口音也渐渐同化,慢慢地与村子里的其他小伙伴熟识了起来,也遇到了他的发小—Y。Y是一个孩子王,其实比小L还小一岁,当时因为长得虎头虎脑的,十分可爱,而且胆子大,总能想出新奇又好玩的游戏所以很快就成了村里男孩子里面的一把手。大家都很喜欢和Y一起玩,小L也不例外。而且Y对小L特别好,有好玩的东西,总是第一个来找他一起玩。有时候其他的小伙伴不高兴,说Y你怎么老先给L玩,Y回你有L的学习好我也先给你玩。L心里好高兴,他觉得他终于遇到最好的朋友,于是也投桃报李,有好吃的分Y吃,帮Y写作业,整天与Y黏在一起,有时候去Y家看电视,晚了就直接在住在他家了。Y的父母也很高兴自己孩子能和学习好的孩子玩儿。
    有一天,在学校的时候,小L因为跑步不小心跌倒,摔断了胳膊,打上了石膏缠上了绷带。没想到Y的第一句是,你胳膊断了怎么帮我写作业!小L当时就生气了,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当下决定以后不理他。
    可是人家是孩子王,也不会缺小L这样的玩伴。于是只能坐在门口,看着Y带着一大群孩子嬉闹。有一天一个调皮的小子看到小L形单影只,就跑来嘲笑他是断了胳膊的残废人,嘴笨的L肯定无法反击,正欲哭的时候,Y立马跑过来用胳膊锁住调皮小子的脖子,说:
    “你向L道歉!”
    调皮小子还嘴硬,怎么会道歉,于是我们的Y就箍得他脖子通红,调皮小子终于忍不住了:
    “我道歉,对不起,你快放开我...”
    “放了你也行,你求L,他说放我就放。”
    于是调皮小子向L求饶,L看见他那个滑稽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Y也放开调皮小子说:
    “你这胳膊什么时候好?”
    “怎么?好了再给你写作业么?”
    “你......”
    L很想继续板着脸,当时转身回屋的表情是忍不住的。
    经过这件事之后,小L又慢慢地和Y整天黏在一起,他好像想开了,即使Y只是想让别人帮忙写作业,那也是只能是他帮他写作业。
    由于L比Y高一级,所以先Y一步读初中,初一的那一年,L很不习惯,因为算是重点中学,而且是住校,一周只能回家一次。所以每次回家,L就忍不住叮嘱Y的功课,心里希望Y能够跟他到一所初中上学。最终也的确如愿到了一所中学,但一个在重点区,一个在普通区,距离也很远。加上L的课业繁忙,在校见面的机会实在很少,只有在偶尔每周五回家的时候,能够坐上同一辆车一起回家。有一次在车上,他俩坐在后排,Y突然在把手伸过来,拉住了L的手,L当时脑袋一片空白,不知道为什么也没有拒绝,只觉得耳根发烫。两只手握得很紧,手心都出汗了,然后擦一擦再拉在一起。突然,Y转过头飞快地亲了一下L的脸颊,然后转过头看窗外。L不明白这是什么感觉,但是却不反感,因为Y的嘴唇那么烫,烫得L心里像冬天喝了一口热茶一样。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 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全部日志

评论 (13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