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狗哥
分享到:
31已有 1156 次阅读  2022-01-09 19:36


分享 举报
说起来很神奇,我高中同学,大学同学,工作后的同事各有一个gay,上篇日志里说的狗哥是我高中同学,狗哥这个名字也是写日志时临时想的,因为他喜欢狗。

高中对狗哥的第一声印象来自于军训后的晚自习课间休息,我在吃零食时,后面猛然传来一声“旺旺小小酥”,才见到一个长得又黑又瘦的男生冲我笑。
狗哥书看得多,字写得好,有文采,有股书生气,颇受女生欢迎;不过也很调皮,总是会开一些小玩笑,我们宿舍所有人的绰号,他也功不可没。我从小家教严格,性格板正,不太能开玩笑,跟他小摩擦倒是有过几次,一直也只算普通同学关系。我跟狗哥关系怎么变好的,时间过得太久,我已经记不得了,只是一直觉得他懂我。
按我们高中师资和我们入学的情况,我们俩考个一本不会有问题,不过我们高中都没有认真读书,最后都只考了二本。我选择了去读,他选择了复读。那年我给他挂了一年的QQ,如果有谁找他,我便电话转告他,不过也很少去联系他。
复读结果不错,考了个挺好的大学。由于我在学校集训准备开学后的省赛,没能去参加他的升学宴,颇有几分责备我的意思。后来回了老家待了几天,第二天早上6点他就在楼下叫我,满脸笑意,我们一起去逛了高中校园,爬了学校后山,看了他复读的学校,互相讲述这一年里经历的人和事。当时学校前面建了很多新楼,可能年少无畏,还记得他说以后要送套这里房子给我,哈哈哈。

上大学后,也会时不时的聊聊各自的学习生活。大二某个昏暗的傍晚,我独自在宿舍,在QQ上跟他出柜,他早已察觉,只是我不说明,他也不会提起,还说了些鼓励我的话。说来也是,高中的时候,他总是用“神女有心襄,王无意”来嘲笑我和另外一个同学的关系。
大三开学后,一想到马上要参加的省赛又是被吊打,再过一年实习又可能找不到实习地,就觉得压力很大,想出去散散心,便去长沙找他玩了两天,还记得第一次吃干锅,觉得特别好吃。
大四我还是顺利找到实习了,就在长沙。我们时不时会一起约出来,偶尔也会叫上其他同学。吃得最多的是昱龙牛蛙馆和饭怕鱼,有时候也会一起爬岳麓山,游烈士陵园,偶尔一起看个电影。还记得第一次看星际穿越,我告诉他我买了万达影院的票,他以为我买了湘江边的万达广场的,结果去了之后没找到我,才发现我买的坡子街旁的万达影院。

狗哥毕业后去了深圳。我在长沙工作出现了瓶颈,和公司申请了调动去国外,没想到在吉隆坡待了2个月后因为一个机缘,我也调去了深圳。在坪山工作的他和我相隔太远,直到我又快要调走,他也在考虑着换工作时,我们才约出来见了两次。我们一起去玩了陶泥,做了两个陶罐,走了很久的路,聊了很久的天。


我去了马来没多久,狗哥换了工作去了广州。后来,狗哥也跟我出柜了,不过这一点也不影响我们的友情。不过他和我不同,他花了很多的时间去做自我认同,确认完之后才告诉我,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后面聊得多了,才知道并不是只有我的原生家庭一团糟,他和他父亲关系一直不算好,很多事情他都是选择独自承受,事后不经意间提起;而我是不管开心的、不开心的都会说,他也给了我很多安慰和鼓励。
18年我有次去广州出差,我们匆匆在机场的广州酒家吃了顿饭,他像是个地主一样,老练地给我介绍着本地特色饮食。健身一年多的他从110长到了130,差点都认不出来了。
19年他生日我送了他瓶香水,这也是我第一次送他礼物,他挺喜欢,经常告诉我他今天就是TF boy。20年的时候,他问我生日想要什么,我笑称,送我个男朋友吧。后来没两个月,我还真恋爱了。刚在一起时,知道前任有买车想法,便去找在车企工作的他怎么拿他们的优惠折扣,因为关系确定太快,他告诫我跟人交往中都利他,怕我吃亏;后面我跟前任闹别扭的时候,他又总是帮我分析,让我多去沟通,努力经营这段关系。他总是站在第三方的角度帮我去分析我自己的感受和利益,但从来不帮我做决定。不过最后我还是没做好他说的好好沟通,还是分手了。
在恋爱时,浑身散发着恋爱酸臭味的我也怂恿过狗哥找个对象,不过找对象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知道狗哥也偶尔见下网友,只是没碰到合适的吧。

去年四月,在马来待了四年多的我终于回国了,在广州隔离。隔离完那天,狗哥从花都区来隔离酒店接上我,带我去吃了米其林。借着要和深圳的同学聚会,一路把我从广州送到了深圳。
狗哥有在广州安定下来的想法,担心房贷太高,迟迟没有决定买房,也有时会消极,今年甚至有几个月没去健身。这一年多我一直鼓励他早点买房,6月的时候,狗哥终于下定决心了买房,接下来买房过程都很顺利,现在狗哥整个人状态也很积极。狗哥说,等以后我去广州,就可以去他那里落脚了。这句话让想到了很多年前狗哥给我分享的内容,一群好友在广州的郊外盖了栋别墅,约定退休以后可以一起去居住。
中秋节,我们一起去了顺德,见了另外一个高中同学。吃过晚饭,我和狗哥在顺德的街头漫无目的地走着。顺德的街道,才七八点,不少店面已经关门,仅留下两排稀疏的路灯,不宽的路面人流稀少,让我想起了我们那个小县城。聊着聊着,才意识到我们已经认识了十四年了。
圣诞节,挂着狗哥马上要30的名头说去陪他提前过生日,实则带我玩了一天,也去了我一直好奇的gay吧。

很多曾经关系很好的朋友慢慢走着走着就断了联系,我跟狗哥这些年见面虽不多,却一直保持着联系,有时候就是分享着一些生活中的小点滴,或者是看到的一些有意思的内容。这几年我接触心理学,健身,理财,或多或少也跟狗哥有一些关系,他买房,买家具,买家电也没少了我献策。
上次聊在顺德的合照是他30岁,等40岁,50岁,我们还能再一起拍合照。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35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