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轩123的日志

诚轩123的主页 » TA的所有日志
按照发布时间排序
  • 23

    找对象(不找对象)

    早上晨跑,跑进一座大雾缭绕的青山,友人青山外看我,却看不到我,我已走进青山之中。 找对象。周末去到山里晨跑,青山就是我的对象。我下得山来,在山前的桥边买一个馒头一杯豆浆作早餐,可果腹可给温暖,馒头、豆浆是我对象。 下班时常走过的那条街是我的对象,这条街就是这座城市的缩影,商贩的吵闹、恋人的牵手……没有对象,我看什
  • 5
    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缘分、命运、因果报应等等这堆东西。亿万年前人还是猿类的时候,与自然万物一同化育,从生到死,存活就只是存活。直到创造了所谓人类文明才有这堆玩意儿。这堆玩意儿的产生是人类自己设定的存在的多样性与可能性,大白话说就是吃喝拉撒睡之后感到无聊,需要更多,所以搞搞新意思。现在看来还不知道这堆玩意儿的存
  • 2
    “看书”是最容易想到的,也被看作是必备的,已成一种“意识的习惯”,所以很多人会列“看书”为自己的“爱好”。 可是,与一些人相谈之下,我并没有发现他们读过什么书,我所说的书,倒不一定要是人文类的书籍,但总不能说是教科书吧。 我这话听起来有点损有点“知识绑架”,其实不然。这个时代真正读书的人毕竟是少数,我想,同性恋群
  • 3
    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买张机票,就把自己扔在世界的另一边,一个陌生的角落。 你跟自己说,两个星期吧,一个月也行,不需要刻意的安排,去跟当地人打成一片。 刚到那里,是一个清晨,你如初生般喜悦,傻傻地跟路人招呼。 半个月后,有个老妈妈说要请你到家里吃饭。午后你跟个帅气的青年并肩走过秋末风凉的大街,他喜欢谈论瓦格纳的音乐
  • 非shi

    《非詩》 疫情驚世聞,春意時一遇。 徘徊山中道,郝然見眉目。 陰晴競來去,一枝綠持住。 所移非香花,所鐘在一處。 石溪頹不流,夢蝶繞空穀。 誰晤憑欄意,誰與同歸去。 風捲殘雲起,光影沉江暮。 暮色幽深邃,奇琴無憂曲。
    2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推荐《陈文茜:告别与不告别——忆李敖》

    我的前言:(刚刚看到陈文茜的新作,一个我们不应该遗忘的人,我长长一段推荐的文字只为抛砖引玉,让大家一瞻李敖先生千秋不朽之丰采魅力!)写得很好!陈文茜不愧是李敖的知音。 李敖先生为老兵李师科写的传记《第七十三烈士》并没有被所有人遗忘,至少不才如我珍藏有一本,小心翼翼拜读过两遍,那些伸张正义振聋发聩的声音曾一度在深夜撞击我的
    150 次阅读|没有评论
  • 6

    转弯弯弯弯弯弯弯~

    几天前的晚上,与许久不联系的高中同桌微信电话聊天至深夜。因为高中复读,他本科毕业是2018年,比我们晚了一年。刚毕业的一年多,他在佛山、广州、深圳三地的新闻媒体都待过,做的是记者,虽然时间都不长,但他感觉自己已经心力交瘁,素质、能力各方面都不足,于是想来想去就考研了,考研考了两次,第二次才考上武汉大学新闻传播系,到目前只上了
  • 3

    2020年想去青海,一个人

    (旅行计划) 2020年,十二分地想去青海,或者等夏天,或者等秋天,一个人,简简单单就出发。 想去长江的源头唐古拉山伫立一个下午,想拍巍峨的雪山,看万里的停云,揽天地之苍茫…… 想在青海湖饮一杯马奶酒,看被烧红的晚霞排出金光闪闪的鳞。 想穿上一套帅气的扎规服,骑一匹快马奔腾,还与可可西里的一只羚羊合影…… 所有人
  • 13

    被打耳光与换人理论

    (被打耳光) 我的性格豪爽,又有一腔热血,做事喜欢有自己的建树,讨厌人云亦云,但也容易处处碰壁。 一九年在一家餐饮公司工作,一个很重要的餐饮项目刚刚开始就进行不下去(我预料之中)。领导们不懂饮食文化而夸夸其谈早早商定方案,方案落实不了,因其不对应市场需求。领导有让我参加研讨会,但是我好像只能去乖乖地听,我的发言没有人
  • 17

    交友(是这样的)

    交友与年龄无关,要不然就不会有“忘年交”这回事了,除非你先前已带着明确目的性。跟比自己大十年或小十年的人交朋友,不算忘年交。想想,当你们老了,再也交不到年轻的朋友,是不是一阵后怕?“老”的概念是相对的。十年后的九零后比现在老,就像现在的八零后,在飞赞上或许不再经常冒泡,对交友的事看得较冷,不,应该说看得较为平静,更能体会瞬
  • 6

    封面

    近来天天有雨丝飘落,雨冷霜重,可我习惯这样的南方;哪也去不了,吃的极清淡,可能过这段时间我会瘦一点。 还好坐拥四面青山,晤得一份厚重,使我偶尔在楼顶品茗远观不至于被迎面而来的风吹得灵魂飘然而去,消隐在雾蒙蒙的远山枝叶或崖间的小飞瀑中。 2020年开头即见极端天气严重,除夕夜下起雷雨,继而两三日阳光灿烂,曝如初夏,然后一
  • 10
    公车停运,封村封路,目前基本处于外不能进内不能出的状态。每日独对青山,我见青山孤寒寂寥,问青山见我又应如何? 去年12月底一个人去浙江台州旅游了几天,台州下雨阴冷,我穿着一身薄薄的秋装在高德地图搜不到公交线路的台州街头出没,现在看来,不能不说是“恰逢佳期”了,因为2020原定的春天出游计划无论如何会被迫取消,往后的法定假日
  • 5

    本帅出游

    今天部门聚餐烧烤 之后一个人骑单车逛大夫山 本帅在看湖光山色 风光不亚西子湖 本帅一人看着远方 远方也看着本帅 水是单眼皮的 偷偷窥视岸上的帅哥 本帅骑车 上坡下坡 被风拥吻着 本帅还有点嫌弃 今天天气挺冷的 本帅穿了灰色短袖、牛仔外衣 和青白杂色板鞋出门 买了很久的
  • 2
    今天一早上班,打开手机看到某同事休假出游自拍的照片,我第一反应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这第一反应跟初见的第一印象是一样的,长相算是好看,温和有礼,言谈适度,显出几分的含蓄。但是,回顾这一年来的相处,与“第一印象”简直天壤之别,是我最排斥的那一类人,所以近一年同事感情冷淡,对彼此也只有最基本的礼貌问候。我对他真实的评价的
    87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2
    (先说说飞赞上能否找到喜欢的人)你会爱上一个跟你收入差不多的同龄人吗?如果是在现实生活中,共同的生活经历让两个同龄人相知相爱,他们当然不会过于计较彼此的收入,而全然投入这份爱。而现实中遇不到,希望通过网络呢?网络世界是虚拟的,就算是此刻跟你诚心交流的人,他未必如你所想,跟你同龄的到网上也许想找的根本不会是同龄人,而是比自
  • 10

    搭上手来,带你去看海(有照片)

    搭上手来,带你去看海 下班想吃什么 要不回家给你做鱼 这种巧克力,我在北京读书时,超市就有 难过就吃一颗,心里甜甜的 你一颗我一颗,还是 你一半我一半 咬一口再给你,敢吃? 《Call me by your name》是意大利作家的一本书, 改编有电影《请以你的名义呼唤我》, 电影里是水蜜桃成熟的夏天, 两个人骑
  • 7
    刚刚看到一篇日志,说想起那些三四年都不再发飞赞的基友,不禁凄凄。我虽然是新来不久,但完全理解他们的感受。有多少人是带着孤独与希望而来,最终只剩孤独携归呢? 想起一句话:谁不是孤独地生,孤独地死呢?我并非想要散播消极情绪,而是经历让我们一次次触碰到硬冷的孤独,在真正认清自己与自己人生之前,先看清了孤独的棱棱角角,说不清
  • 8
    有些人说不歧视同性恋,那是他们因为身边没有同性恋,要是他们身边的谁谁谁是同性恋,唯恐避之不及,甚至恶语相向,口是心非的人太多了,纵使不论同性恋,生活中都是口头勇士太多,敢于行动的寥寥无几,说到做不到也应着人性的弱点吧 ! 有人说不歧视同性恋,而如果别人知道你是同性恋,歧视就无处不在,因为你会很敏感于别人不经意间的冷漠,那
  • 6
    我不喜欢 GAY 这个英文单词,更喜欢直接用“同性恋”,感觉更爽朗自然。 我总感觉, “同性恋”只是“仅此而已”,并不妨碍我作为男性的阳刚之气,反而比一般男性更多男性气质,就像我引为知己的奥地利哲学家奥托 . 魏宁格,我很喜欢。 我不喜欢娘娘腔,不过会尊重别人。 只有少数几个朋友知道我的倾向,没有出柜,或许也有可能
  • 11
    我是飞赞的新用户,不久前才注册的,也是今年才知道飞赞的存在,陆陆续续看过网站上各位的日志, 作为一个只有几个朋友知道倾向的未出柜的同性恋,想写写自己的感想: 很多人 还是太着急了,做事都说欲速则不达,何况感情? 不能随便聊聊就约见,约平常化了,先麻木的是自己 ,付出感情却得不到感情的回报,哪怕只是普通的友情,这使得部分人会失
  • 3
    世上是否存在我的爱人?对这点我很怀疑。 那么,你会在哪里?是否我此生都不会遇见你? 也许,你早生于我的世纪,是我过去读过的某本不知名的书的作者(例子);又或许,你出现在我死后将来的某个世纪,与我不经意的偶遇也在书页里。 冬天来了。宜酒。我连个基友也没有。 从来一个人。好。
  • 1
    好难受。 非常难受。 非常非常的难受。
  • 6
    也许,你早就遇见适合自己的人,只不过都一次次错过。有时,回头看彼此一眼,好像在哪见过又想不起来,很快忘却,继续互不想干的前程……  与气质相近的人肩并肩行走,旁边无人时牵牵手,夜晚坐着倚靠,谁在谁的胸口睡着,想着想着就很美!  徘徊到影消灯熄,人潮散去,乘着末班车回去。车窗外的城市是烦躁的,不安的,众生的孤独无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