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身体里都有过兵哥哥(1/3)
分享到:
1已有 242 次阅读  2020-07-12 00:11


分享 举报
我的老家是一个海滨小城,到了夏天,总有一些部队来驻扎我们这边的学校,应该是来演习拉练的,一般会是一个暑假都在这里。

那时候我刚上高中,暑假在家里小卖部帮忙买东西。
我们家小卖部开在海边的防风林边,也正是部队驻扎的地方附近。
兵哥哥经常来我们小卖部买零食、生活用品、打电话等等。
对于我而言,在小卖部帮忙卖东西是我最开心的事情,可以见到各种各样的兵哥哥。

第一次见到治国,他跟他的上级过来卖东西,买了许多水,治国和那个上级只有两个人,我妈就让我帮他们搬过去场地那里。



我留意到了治国。年纪应该19、20左右,脸小小的,虽然皮肤有些晒得黝黑了,但仍然可以看得出是非常细腻的皮肤,单眼皮,但是透着一股温暖的痞气,瘦弱但细高的身材,脖子也细细长长的。仔细留意,手指也很修长。

我跟着他们两走,不敢说话。等到放下东西后,治国看了看我说谢谢哈,上级也问我了在读几年级。
本来每天见的兵哥哥那么多,帅的也很多,我也不会特别留意到治国。
但是第二天治国就又过来,说跟他家里打电话。我们这里提供公共电话。
我在旁边,听到治国跟家里说话,他说话很温柔,很体贴别人的感觉,我渐渐也把这个183的兵哥哥记在心里。
打完电话,治国要走的时候跟我爸聊了会天,说自己是本科还没毕业就去考军校。我爸说也要把我送去当兵,治国就过来看看我,说小伙子太瘦了,要吃多一点才够重哈哈。
我也嘿嘿笑了,治国的牙齿很整齐,笑起来整个人都很治愈,让人也会跟着笑。


那之后,我在众多不记得名字的兵哥哥中,记住了治国。感觉之后在小卖部见到他的次数越来越多,时不时搭上几句话,感觉熟络起来。

有一次,听说治国他们出海去了,要几天才会营地。我莫名就很失落。
感觉自己不能这么久没见到他,会想他很多,想他的笑声,想他的鼻子,他的耳朵,他的眼睛。我觉得自己是中毒了。

那几天傍晚我都抽空去海滩走,看着训练的兵哥哥们,总盼望海天交接过来的那艘船是治国他们。
我终于忍不住去问了一个正穿着救生衣走路的兵哥哥,问他认不认识治国,他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兵哥哥认识我是小卖部的,就跟我说,后天治国就回来了,你问这个干嘛?
我装作没事的样子,说哈就随便问问。

治国要回来的那一天,我特别穿上喜欢的T恤,特地照照镜子。
虽然我也不知道他回来了是否会来小卖部,是否今天会见我。
到了那天傍晚,治国还是没来小卖部,我有些不开心。
甚至觉得自己兴奋一天很羞耻,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我就到海滩走走吹风,和镇上其他朋友去玩水,搞得一身沙子。

突然一队人从海边过来,看起来像是出海回来的。
我心想,不会这么巧是治国他们吧。

夕阳余晖下,我看见他了。
人群中,我就是看见他了,高高个,小小脸,长长脖子。
他提着一些管子,跟战友们说说笑笑。
一队人向我们这边走来

多年后,我始终记得,
那个傍晚,有晚霞,有海鸥,海浪
还有兵哥哥训练的口号,有小孩玩耍欢笑
还有一个瘦高兵哥哥走过我身边的时候说
你怎么在这里,在等我吗?哈哈

他不会知道,这样一句话,就足以让我一个晚上都睡不着了。
心猿意马,思绪飞到夜空皎洁的月亮上

待更
欢迎关注我公号:凌晨两点十五分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