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身体里都有过兵哥哥(2/3)
分享到:
1已有 142 次阅读  2020-07-14 18:45


分享 举报

小卖部是我爸和我叔叔两个人合伙开的,白天我爸和我会在这里帮忙,晚饭过后就是叔叔和他朋友们在这里看店。

晚上我就在家做作业,没有去小卖部帮忙。


这天晚上,我写了一会作业,我爸让我带点晚上做的生腌螃蟹和凉菜送到小卖部去,说叔叔他和几个朋友在喝酒。

我没有晚上去小卖部,要骑一段很长的海滨公路。

夏夜晴朗,漫天都是星空银河,还有薄纱般的云。我沿着海滨公路的黄色路灯骑车,酷热散去。

到了海边防风林,已经9点多了,兵营挺安静的。只能听见偶尔有军官说话的声音。

零星灯光闪烁,还有虫鸣,我在大门旁放下自行车,提着下酒菜朝小卖部走出。听到叔叔们和朋友说话的声音。

我到了门口也没有喊,直接推门进去了。

那大概是我第一次这么直接看到少儿不宜的电视画面。叔叔他们在看那种碟片。

我有些懵,叔叔看到我,也挺不好意思的。叔叔也只是个不到三十岁还没结婚的青年小伙,他有些尴尬,但桌子上几个朋友们都觉得没什么,当没事发生,问我拿了什么东西过来。

我赶紧把下酒菜放桌上,跟我叔叔说是螃蟹什么的,然后转身就走了。

叔叔送我到门口,让我回去路上小心。


我心里有些好说不清的感觉。其实也就是瞥了那一眼,之后都是低着头不去看电视画面。

正当我心里回忆那个画面时,迎面走来两个兵哥,他们可能要去小卖部。

我让到旁边走着,借着营地的灯光,我认出了那个出现在我夏夜梦里的身影。穿着迷彩T恤,散发一种让人觉得热气的东西。

是他,治国。

灯光打在他的侧脸,他帅气的脸一下子击中我的心。

他们经过我旁边时,治国看到了我,随口打了个招呼:这么晚还过来啊,小弟。

我说是。然后低着头赶紧走过去。

走了几步,回过头看,他们两个人真的走到小卖部了。

我一下子屏住呼吸,想知道他们进去之后的反应。

我就站着看着他们两推门进了小卖部。因为太远,我听不见声音,治国进去了,他看到了什么。

我就在那里站着看了一会,估摸着治国要是买东西的话是不是应该要出来了。

但是没有出来,仿佛过了好久了,在我心里。

我试图想往小卖部走近一点,但是又怕治国突然出来发现我。

我就站在路边,看着那家灯火通明的小卖部,不知道里面正在发生什么。

大概过了十分钟,我想我有些明白治国在做什么了。我听到防风林被海风吹得刷拉刷拉的响声,还有海浪摇晃的声音,在不远处的地方。


我突然感觉有一种是失落。难以名状的一种失落感,和失望。


那天晚上骑车回去的路突然变得特别暗。


那之后我对治国的厌恶,突然与日增长。在小卖部碰到他,我也试图不跟他说话,他故意逗我,问我这问我那,我都不怎么搭理。

我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虽然还是觉得这个男生好帅气,但就是觉得自己在做一件没有结果的错事。

梦里他不再对我是开心的表情,而是不解和疑惑。而我甚至梦见那天晚上我跟他一起在小卖部里看碟片,觉得厌恶自己。


暑假过得又慢又快,我很快就要去上学校的提前补习班。

离开小卖部的时候,兵哥哥们还没有准备撤走,听爸爸说他们会在正式开学之前撤走。

我在去往外地学校的大巴上,渐渐责怪自己,离开也没有跟治国道别。

可能我再回家,他们就已经撤走了。


到了学校投入新的学期生活,我也时不时会想起治国。觉得班里没有一个男生比得上治国。我怕是走火入魔了。

忍不住了,学校结束了半个多月的补习,我终于回到家,立刻跑到小卖部去。

幸好幸好,兵营还在。我告诉自己我决定原谅治国。而究竟是原谅什么呢,我也不知道,就是自己自作多情吧。

我迫不及待想见到治国,我去沙滩找他们,去树林找他们。我甚至不知道他什么编制,想找人去问不敢,要偶遇碰到太难了。我决定周末两天都待在小卖部,等他会不会过来。

直到周日我妈催我回家,我都没碰上治国。我很生气,为什么他都不用吃零食了吗,都不用打电话了吗。整整两天都没有出现在小卖部。

回家的时候特别难过,甚至感觉这辈子都不会见到他了。


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不想断了这个联系。我要找到他,我要让他记住我。我赶紧回家拿了一盒周杰伦的磁带,想了半天,在盒子里写上我的名字,还有我的祝语。折返回小卖部,在路边终于等待一个眼熟的兵哥哥,交给他,拜托他帮我转交给治国。

那个兵哥哥说,你跟他感情这么深啊,哈哈

我不好意思地说,是啊。

那治国肯定感动死了,羡慕啊。兵哥哥笑着说,答应了我的请求。


如果注定见不到,就让他记住有我这样一个男孩吧。


等我放假再回到防风林,这里已经搬得干干净净了,剩下空旷的泥土地。

我还是会周末过去那边走走,小卖部也停业了,等待下个暑期再开。

秋天也要来了。



待更最后一段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凌晨两点十五分
谢谢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 热门日志推荐最近一周|一个月|三个月|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