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身体里都有过兵哥哥(3/3)
分享到:
3已有 207 次阅读  2020-07-15 19:01


分享 举报

第二年暑假​,防风林又热闹了起来。

我上完学校补习班之后回到家,直奔​小卖部。我爸已经提前重新布置好小卖部​。


虽然我知道今年这一批军官里面可能不会有治国了,但我仍然坚持每天都在小卖部帮忙。我认真对待每一个来小卖部买东西的兵哥哥,希望能再次遇到那张透着稚气和帅气的脸庞。


没有遇到治国的夏天变得非常难熬。偶尔来了台风,要关小卖部好几天。我坚持了半个月,​没有再遇到治国了。我想,如果他有收到我送的礼物,他今年有来演习,他一定会过来找我​。如果半个月了都没有,那今年他是不会在了。我也没有遇到去年来过的熟悉面孔,也有可能是我根本就记不住​其他人。


这个夏天好​漫长。


转眼间,我已经上​高三了。开始了压力巨大的学习生活。我想我不会再见到治国了。


压抑得透不过气的秋天、冬天、春天,一堆一堆的习题试卷,

做不完的题,熬不完的夜​。

再转眼我就高考完了。我渐渐忘记了治国这个人。

高考完的暑假,​防风林的兵营热闹起来了。

而我已经不会去小卖部帮忙了,小卖部全部交给叔叔在打理,我爸妈都没有去了。我也不喜欢那里了。


这天,高三的同学说要来海边玩,一群人让我做向导​。

我带着他们到海边玩,然后在叔叔那里拿了些椅子布置在沙滩上,一起聊天吃零食。

临近中午,沙滩上没什么游客,有许多兵哥哥在训练,我给朋友们讲那些每年他们来演习的事​。过了一会,大家准备吃东西了,我带几个人一起去叔叔小卖部那里拿​。

就在我快到门口的时候,我猛然看到对面路口有几个人在走过来,而其中最高高瘦瘦的那个,那么的眼熟​。

那么的眼熟。是他​?

是他!


我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感情,就觉得心跳加快了,手发凉​。是一种激动吧,也是一种害羞不知所措​。

我避开他的视线,装作没看到带着朋友进小卖部,心里却在想他时不时待会要进来,他怎么又变帅了。

啊,我怎么跟个小女生一样


这么想着,他进来了。我猛地被一个人从背后环住脖子,往后倒过去。

治国,他笑着说​:​小弟,好久不见!

他扣着我的脖子,逗着我。我尽量让自己冷静,平静地说,是你啊,又过来这边演习了?

是啊,今年又安排到这里​。

哦哦,好吧​。


我脸通红发热,很窘迫,赶紧招呼朋友拿完​东西走人。不去跟治国说太多话。我低着头跟朋友走出门,回头瞥到治国跟着其他军官在买东西。


那之后,我又很开心了。治国回来了。

我想他,我想他​。他的眉毛更好看了,眼睛更明亮了,​鼻子更高了。

我不断回味被他打闹扣着我脖子时候的感觉,我好像第一次身体触碰到他,在他的怀里​,感受到坚实的身躯。

他没有跟我提到磁带的事,他应该收到了的​。


我开始寻找借口去小卖部帮忙​。如愿以偿又能偶尔碰到治国。

我很兴奋,对于两年前那个晚上的事已经忘怀了。


但是,我在帮叔叔搬东西的时候,我在椅子下面的塑料袋里看到很多碟片。我的回忆一下子又涌上来​。但是​,人家这样不才是正常的吗?

我知道,不管其他,先珍惜这段时间和回忆吧。


周末我骑着车在公路上,看到了治国和别人在路边水果店买水果,他跟买水果的那对姐妹花聊天,说说笑笑的​。

我有些不开心,故意也进去买水果,他看到了我,满脸高兴走过来跟我打招呼​。说想吃什么尽管拿,他请客​。我说不用了​,我自己有钱。

他说你送我礼物我还没回礼呢,小弟弟​。

我突然红了脸。我们一起买了水果出来,他问我去哪里,我说瞎逛,他说那跟他们一起走回营地。我说好。


那之后,我对他​的好感又起来了。他还记得磁带的事情,那他知不知道我的感情呢?​我渴望更进一步。

但我不敢前进,在我渴望与期望中,日子流逝,我时不时会到小卖部,到沙滩,寻找治国的身影,远远看着他站岗,看着他训练。

看着他迷彩T恤下轮廓分明的身体。我着了迷。

我有一次去小卖部,听叔叔说他们下下周估计就撤了。​我焦急起来。

在沙滩上,我第一次主动走过去找训练休息中的治国。

我鼓起勇气约他跟我一起逛个街,让他请我吃东西,就当做分别的仪式。

他笑了,说我们小镇没有电影院,不然就想请我看电影​。

最终,他说为了报答我送他的磁带,他决定过几天休息时带我去喝大台北,​任我点。


那天我格外用心地穿上最喜欢的背心,短裤​。到了傍晚就直奔约好的大台北​。这次我已经事先告诉他,​就他一个人,不要带其他朋友。

我想单独和他相处,他觉得这个要求很好笑,但还是​一个人坐在那里了。

他穿着蓝色短袖,还有黑色短裤,整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了,虽然皮肤晒得有些黑,但非常细腻​。

笑嘻嘻地让我点东西,问我喝完去哪里​。我说就回去啊​。

他哈哈笑,说好。


整个过程我都很拘谨,想述说这两年我对他的想念,但话到嘴边总说不出口​。他说你怎么不​说话,我好不容易才出来一趟,说不定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你啦。我开始问他的家乡,问他当兵以前的事,渐渐就聊开来,我也大声笑出来​。

最后在回去的路上,他说他想偷偷买个啤酒喝,我说你回去会被发现吧。他就说我就喝两口,剩下给你喝。我说好吧。

就是在这晚之后,我对青岛啤酒有了一种情结。现在看到青岛啤酒心里总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我们边走边聊,沿着海滨公路​。晚霞刚刚落下,望着剩下不多的路,我想再不说也没机会了。

我说,我送你礼物是因为我把你当特别的朋友​。他说我知道啊,谢谢你​。

我又说那天晚上你是不是在​里面看碟片。

他愣了一下,不知道我为什么突然会问这个问题。但很快,他就知道我说的是哪个晚上,哪件事​。

他说,是啊。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我不想自己再难过,当下我要珍惜我们最后​相聚的时间。

我说没事啦,就觉得好笑。他也笑了。突然搭上我的肩膀​。


我们又走了一下,营地已经在不远处了​。治国突然停下来,说我们去沙滩坐一会吧。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但这也正是我期望的,能够和他待久一点​。

我们到了沙滩边,坐在枯树干上,看着远处收船的渔民们,海平面升起的点点星光​。


说好的喝两口给我喝,他自己倒是一直喝​。我提醒他给我喝了,他哦哦笑着把瓶子给我,我直接对着瓶口就咕噜咕噜喝起来。他笑着看着我喝,说真是厉害。

几口酒下去,我突然沉默,不知道要接下去说什么。他好像也是。

我可以亲一下你吗。

我确认了这句话是从我的嘴里说出来的,但这句话好像没有经过我的大脑思索​就从嘴巴里出来了。

治国转过脸看着我,没有什么笑容,明亮的大眼睛看着我,眼神里不知道是什么情感,突然说​  好啊。


那个画面我没有再多想,抬起头我凑过去​。

碰到了湿润的软软的唇,​有甜甜的味道。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要停下来,怎么结束。

就让它停留多一点吧​。


治国没有停止我​。我睁开眼睛,他闭着眼​。

我的手也往别的地方而去,​冲动地不由我控制

握住了坚实而热情的治国的冲动。

……


多年以后,我也会记得那个画面。

燥热的身体,颤抖的手,和最后黏糊糊的迷恋​。

一切很快,却很激动​。情迷热恋随着傍晚的海风挥洒​。

我想,我也曾拥有过治国最宝贵的东西吧​。

这是他给我最后的赠礼了​。


我回到学校,没有再去想念那个傍晚海滩边的一切​。

只是一段起风了的记忆​。伴着夏夜​。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 热门日志推荐最近一周|一个月|三个月|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