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逝去的青春
分享到:
1已有 102 次阅读  2020-08-30 00:42


分享 举报

                                                  致逝去的青春

  志雄,40年了,对你的无尽思念,无处安放,所以,我把你带到这里来。我也不知道这里是不是个适合你呆的地方,但至少是适合我的。我也是无意间在几天前发现的可以寄托思念的空间,这里很安静,没有了尘世间太多的喧嚣,但愿没打扰到其他人. 如果真不适合在这呆了,我再带你走。

  再过几天就是91日了,开学的传统日子。按这算,我们认识也快40年了,我不确定我还有没有下个40年,但肯定可以确定不会有下个50年了,所以,我不打算再过40年等退休后再把你变成文字,何况,你可以在30年前狠心的离我们而去,我也没法保证我现在的下一秒就不会去见你呢。如果我真的有那么一天提前去见你了,还像你那样,除了给亲人留下苦难与泪水,给朋友留下哀叹与思念,轻飘飘的没带走一粒尘埃,见面时我还不会被你笑话呀。可是,在你短暂的23年的生命里,几乎没有明媚的阳光,没有欢快的笑语,也没有斑斓的色彩,留给我的几乎都是灰暗沉重的记忆。每当开学季,每年的高考季和每年的冬天凛冽的北风呼啸的日子里,你都会准时的在我脑海中闪现,那思绪和眼眶里的泪水,它就怎么也挥之不去!太沉重了,以至于我无法将你早逝的青春安放,只能带着你去浪迹天涯。

  40年了,什么样的感叹都不为过,什么样的感叹都没有用,换不回你的生命。其实,我们相识相知的日子非常短暂,记得我们是在第一次有初三的80年镇中学(好像那时还是叫公社)的重点班认识的,我们的初一初二都是在各村的小学就读,然后经过类似于今天的最初级的高考才进到高一级的中学读初三,所谓最初级的高考,对于没有经历过当时环境, 如今沐浴着九年制义务教育春风的年轻人来说,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是的,那时从初中开始,就有很高的淘汰率了,被淘汰的同学, 只能在家务农,有的去参军也是在满18周岁时才够资格。我记得,我们初二的同学被淘汰的没资格上初三的,占了一半还多!所以,我称之为初级高考。

  我是我们两个村中,唯一考进我们镇中学初三重点班的,我们都在同一个班里,我记得你的成绩一直比我好,我除了语文好点外,物理化学就一直没开窍,最丢人的是在物理课中判断磁场方向时我竟然什么是顺时针逆时针都搞不清楚。虽在同一个班里,但我们之间的交集却很少,仅仅是认识而已,我记得我去过你们宿舍2次,很随意的去,无聊的转一圈回来的那种。我第一次离家住宿,还是住在一位老师的房子里,很不习惯,很想家,可是又不能说。我们都是自带粮食上学的,每天三顿都是将自带的饭盆放上2两米,送到学校厨房里,开饭的时间到了,就自己去取蒸好的米饭回各自的宿舍,凑着自己带的炒咸菜或者罗卜干用餐,但是,处在长身体时期的我们,好像都不够吃,缺粮的同学都会自带些番薯来填饱肚子. 不过,我的饭和番薯会经常不见. 短短的一年时间,转眼就到,要考高中了,才有了第一次去照相,开始了第一次填报志愿,才知道自己大概的生日(仅凭我母亲的回忆,她也只记住农历的日子)这些,你肯定不知道吧. 你成绩比我好,也没考上重点中学,所以,才有缘来到另一所普通中学读高一。在初三我们同班期间,我能记得的也就这些了,感觉就在懵懵懂懂中渡过。我对你没啥印象,只记得你是迷你型的身板,瘦小到不能再小的那种,我其实也只比你高一点,肩膀宽一点,体重重一点,我没称过,应该没到100斤。

  到了高一,你在1班,我在2班,我们刚开始好像也没什么交集。我们是怎么走到一块,吃住到一块的,至今没有印象。我印象中,是我爸给我送米送咸菜,你哥也给你送米送菜,他们就在等我们下课时聊到了一块去了,然后把我们的米和菜就放到一快交给校医(学校校医是我们村的)转交的。大概因为这样,我们就开始吃到了一起。原本我们就住在同一间大宿舍里,20多个人住一起,虽然我们不是睡同一铺,但在同一间屋子里,吃在一起,同出同入,还是很自然的。你还记得我们的宿舍吗?我们的宿舍在一个山窝里的半山腰上,学校教室和饭堂与宿舍之间须荡过一条20多米宽的河,没有桥,但水不深, 我们每天都是卷起裤脚荡水过河,白天过河没事,晚上过河,黑灯瞎火的,所以,你过河时害怕的尖叫声,至今还历历在目。大概就那时候起,我们一起去取饭,打开水,洗澡, 学习, 牵着你过河。你瘦小的身板,拎不动一桶洗澡水,我虽然也瘦小,但我能一只手拎一桶水,所以,你的洗澡水都是我帮你从井里打上来拎进洗澡间的,久而久之,我能感觉到你对我的依赖,因为不同的班级,下课时间不同,我们会在下课后等彼此,后来就形成了默契. 可我们很少说话,也很少在一起探讨学习,我们只是在生活中粘在了一起。生活太艰苦了,虽然当时我们并不知道生活的艰苦,因为没有参照,总觉得日子就是这样过的,家里把一切能给的都给了我们,好吃的都留给我们,虽然一瓶炒咸菜要吃一个星期,可常常星期四还没到,咸菜就开始发霉了,可我们也照吃,再怎么说,咸菜里的油水也比家里的多。我会经常用我妈偷偷给我的2元私房钱,每次买5分钱的青菜,这青菜是从老师窗口卖剩的,有时候能买到,有时候去晚了就没有了。5分钱的青菜,一大勺子,够我们俩吃的了, 有了青菜, 感觉特幸福。还记得宿舍邻居卖的粥吗?虽然是长身体期间晚上肚子饿,但我们都好像没余钱买夜宵。

  我们真正住一起,是在高一下半学期,那时候,高二班毕业了,他们搬走后,有间小宿舍空下来,我跟宿管员很熟, 就要来我们俩住,毕竟大通铺互相影响大,人多嘈杂。自那时起,我们才真正的睡到一张铺上。我不知道那时我们之间,是怎样的感情。我虽然是gay,但当时对你没这方面的感觉,大概是怜爱加兄弟的混合情感吧。我们即使吃住在一起,但交流却不多,互相很少说话,虽然我一直在照顾着你,但你也从来不说谢谢,从来不说感激的话,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让我很吃惊的是,我们虽然同龄,但到了高一你都还没开始发育。因为有一天晚上睡到半夜,我醒来后发现我的手是放在你的JJ上的,但是,感觉那根本就不算JJ,最多是丁丁,豆芽似的,虽然有起来的状态,但也太让我吃惊了,17岁还没开始发育,高一了还只是懵懂少年。后来想想,这也不奇怪,虽然当时的高一生要比现在的高一生至少大2岁,但那是我们天天吃咸菜萝卜干,没什么营养,发育迟缓或者发育不良也在所难免。同处一室的日子,非常短暂,应该不超过3个月,就迎来了放暑假的日子,你回家了,我留在了学校。虽然名义上说是留校继续读书,其实每天用在作业上的时间很少,我常常被叫去帮我们的班主任和语文老师抄抄写写; 受另一留校的同学的影响,看他买来的小抄报; 看图书馆借来的小说,虽然日子过得不算颓废,但也是虚度光阴。三个礼拜不到,我爸来学校接我,让我收拾行李,赶紧办转学手续,要我转学去县重点中学。如此的突然,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幸好是我班主任开导我说这是好事,在普通中学没前途,要我赶紧去办转学手续。但是,我联系不上你,没法跟你道别,因此,我给你留了字条,压在你倒扣的水桶底下。跟你在一起的日子,稍纵即逝,跟做梦似的。虽然短暂,但我们双方家里人都知道了我们俩很要好,可造化弄人,美好的总是短暂的。

  82年的下半学期,也就是91号开学后,我通过我叔叔的关系,转学到了县重点中学插班读高二。虽然是托人情的关系,但还是参加了转学考试,通过后才插到(2)班。班里的同学能力和基础都远在我之上,所以,我到了班上,学习非常吃力。不仅仅物理化学跟不上,连英语也是倒数。没办法,初三才开始学ABC的我,跟他们的起点不同,我找了英语老师补课,也是从最简单的ABC开始补起,慢慢的才有了点头绪。到了期中考试,我还能在40多号人的班里,排在前20名,住院的班主任还特地表扬了我,后面还安排我做了班里的生活委员。学习虽勤奋但死读书, 成绩始终没太大的长进.

  转学后,你我之间就靠写信联系了。原来,我们都是闷葫芦,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闷骚型的,没想到写信却让我们的情感沟通变得如此紧密,无话不说, 每封信都没少于2页信纸。到后来,每天都会习惯性地去校门口的收发室看看有没有你的来信,有时候还能同时收到你的两封来信。你也跟我说过类似的情形,你还跟我说过收发室的那个老头,其实就是给我们烧开水的,凶巴巴的,你有点怕他,因为你从来没见他笑过,我跟你说啊,我见过他有笑过. 他很少笑,是因为他不敢笑, 嘴里只剩下几颗门牙,门牙两边的牙齿都没了,是你你也肯定不笑吧?每次在信件公告栏的黑板上看到自己的名字,都会莫名的激动。你知道吗?你给我的信,我一封都没丢,后来我搬了家,你的信件都保存到了我大妹妹家里,至今还在呢. 我老家在盖新房子,等我退休了,我就回老家去住,我到时再整理你的信,但愿字迹还能看的清楚。

  你是个很安静的人,我走后你跟谁搭伙,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你在普通中学后续的高二高三两年时光里,你是没信心的,都知道考不上,因为这所普通中学,再普通不过了,应届生能有3个人考上中专,都是要发红榜的。你还记得19高个头的“8年抗战”复读生吗?他还是本校老师的儿子,我们在的时候,他已经复读过7年了,除了勇气和毅力,其实没什么值得称赞的,都读成呆子了,也没想到换环境,听说8年复读后没考上就没再读了,去了深圳打工。这给我们很不好的示范是,对本校的教学质量没有了信心。虽然后来我们都参加了应届高考,这是真正的高考,在30%不到的升学率的前提下,千军万马争夺独木桥的盛况中,我们都掉进了桥下,伤痕累累的爬起来,继续准备下一年的争夺。这届高考后,你也来到了我们县重点中学复读,我记得你是在下半学期才来的,比其他同学迟了半年。你来我们学校之前,我和原普通中学的其他同学之间,因为宿舍紧张没帮他们弄到铺位发生过误会,这个在你读大学期间我在信中跟你解释过,你虽然接受了我的解释,但听说误会仍然没有消除。不过,我问心无愧,误会就误会吧,我没必要作更多的解释,很多同学之间,即使没有误会,也永远只是平行线,不会有交集的,毕业后就老死不相往来。同学之间,还能念及感情的,极少,更多的只是在互相利用。

  我们在85年的复读后,仍然没能跨过独木桥。这个打击比应届高考还大,我考完回家后,家里已经不同意我继续复读了,觉得我不争气,希望渺茫。整个暑假期间,我卖力的干农活,在我母亲的启发下,我跟我父亲说,我要继续复读,但不回原来的学校,我要换另一所重点高中。没办法,家里也抱着再博一下的心态,卖东卖西,给我凑够了复读的费用,于是我踏上了第三次高考之路。在这一年里,我改变了读书方式,不给自己压力,学习不加量,晚上10点后准时睡觉,在保证睡眠的前提下,上课听课的质量上来了,英语成绩提高很快。课后,我还去踢足球打篮球,周六日还回到原来的中学帮我的恩人熊老师做家务,辅导他儿子等。学习上,反而觉得轻松了。也许是老天帮忙,我终于连滚带爬的过了独木桥,考上了中专,虽然不满意,但我还是暗中庆幸的,英语没拖后腿,物理成绩是最终让我爬到对岸的关键,我都没想到一直是弱项的物理能考出这么高的分数。你知道吗?许多年过去了,每次梦到高考,醒来后全身都是冷汗!身后就是万丈深渊啊。而在同一年,你还是没考上。你在你家里是最小的,家里都是哥哥姐姐,“千担肥料肥你一颗苗”,你是你家里唯一的希望,所以,你继续复读并没有什么障碍。而我是我家的长子,这次没考上,应该不会再有下次了,即使这样,我家也是举全家之力了,我大妹妹提前辍学帮家里干活而成全我继续复读,虽然伤筋动骨,但却是我们走出大山的唯一出路。为了能让家里脱胎换骨,彻底改变一穷二白的局面,我在填报正式志愿的时候,背着我父亲突然选择了现在的浪迹天涯的职业作为第一志愿并优先录取。现在看来,我的选择和牺牲是值得的,我工作后,我家就在短期内翻了身,还清了我出生时向信用社借的100元钱,20多年的借款,还的时候,连本带息还了900多(好像跟地主老财家借也没啥区别阿)。在工作后的几年中,我还有能力帮我的几个妹妹, 整个家庭, 漫漫的过上了温饱无忧的生活。

  你是哪一年考上大学的,我已经记不清了。我工作后的第一年跟你联系上,然后又开始了频繁的通信,当然,我常在国外,收信受限,远不能跟在中学时期比了,那时候,通信还是唯一的手段,电话虽有但仍然不方便,更别说手机了。你在湖南读大学的时候,好像还因为身体原因辍学一年,我只记得你跟我说,湖南天气很冷,耳朵生冻疮了,很难受。我也很怕生冻疮,所以,我能感同身受。你说你要回家治病,因为经常感冒发烧。可是,到了91年初,我在国外收到了你父亲的回信,告诉我你因为尿毒症已经过世了。我当时就蒙了,我没法相信,时至今日, 我也没觉得你离开过我,因此,我没给你父亲回信,这不是真的!这怎么可能啊,老天爷难道没长眼吗?

  许多年过去了,我始终无法面对这样的现实,我也不敢面对你的父母。我从你们村的远房亲戚那里打听到,你母亲经常以泪洗面,经常站在村口,看着那些放学的学生回家,念叨着你的名字。你太狠心了,就这样丢下你年迈的父母,撒手而去,留给自己父母的只是苦难的深渊和希望的幻灭!我一直没勇气面对你的父母,我怕勾起他们惨痛的回忆。我恨自己无能和软弱,恨自己身不由己,没能力救回你的生命。在责备我自己的同时,残酷的现实是,三十年过去了,医学发达的今天,尿毒症仍然不可治愈!只能通过血液透析,肾异体移植等手段来提高患者的生命质量。我一直疑问的是,你是怎么得的尿毒症?原因是什么?我不知道当时医生是否知道原因,否则,我就是去问你哥,他们也不会有确切的答案,更别说是你父母了。狠心的不仅仅是你,还有老天爷!老天爷怎么就这么狠心看着你坠入生命的黑洞而不伸出援手?而且,还是从苦难中摸爬滚打中走出来的柔弱的你!

  三四十年过去了,你的音容笑貌仍在我的记忆中,从来就没有变过。我也从来就没跟你道过别,虽然我记不起最后跟你见面时的情景,大概印象是你我在县重点中学复读的时候,你去晚修的路上打过招呼,那时你已经开始发育了,声音也变了,个头长高了点,也胖了点。剩下的,我只能在后来的通信中,从文字里读出你样子,读出你的变化和成熟,可我始终读不出你的快乐。每当你在我脑海中出现的时候,我的眼泪会不自觉的在眼里打转,我只能在独处的时候念叨你,回忆曾经的一切。我很脆弱,不敢跟家人一起看电视特别是连续剧,我怕看到煽情的情节时流眼泪,我不想让家人看到我脆弱的一面,因为平日里,我是她们遮风挡雨的墙。

  如果你还活着, 现在的你应该工作, 买房, 结婚生子了吧? 我曾经跟你说过, 你读的生物专业很有前途. 如果工作到现在, 至少也是个小科长之类的了吧? 如果你去了深圳广州这样的大城市工作,也至少是百万富翁了, 不过,按现在的标准, 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 百万富翁算是很穷的了, 目前的房价, 都说到了天花板了,可是, 房价有如刺破苍穹般的锐利, 钢筋混凝土的层层天花板根本挡不住. 因此, 在这样大城市中生活的年轻人, 只要付得起首付的,都是千万富翁! 吓着你了吧? 你一定没听说过什么叫“首付”,首付就是首先要富起来的意思,为了达到尽快富起来,现在人们买房不需要拿全款去买房子,付一点钱给银行后,房子就是你的了,然后房产证抵押到银行,银行每月从你的工资里扣除几千元,扣到30年后,房产证就还给你,房子就完全属于你了,到那时,你就是真正的千万富翁了!简单的说,就是千万富翁提前做。当然了,我们这代人是没这胆量的。

  如果你还活着,现在的你应该用上了手提电脑,智能手机了。你的记忆应该停留在大学里的台式电脑吧?之前的电脑就叫电脑,没有台式手提之分,台式电脑就是你学校里用于教学的屁股大大的那种,现在的电脑是可以拎在手上啦,操作系统也早就从win95到了Win10了。手提电脑只要有电有信号,就能上互联网, 无所不能,可方便了。智能手机就更厉害了,你肯定不知道什么叫智能手机, 大哥大你那时肯定从电视或电影录像中见过, 就是港台剧中黑老大一直拿在手里的象砖头似的能跟人打电话的玩意, 后来发展成二哥大, 三哥大后来就统称为手机了, 那么,比普通手机更聪明的就叫智能手机. 我们之前的联系,都是靠写信,可现在,谁还写信啊?现在联系都用微信,微信没听过吧?我们以前写信会把想说的话全部写在信纸上,话匣子打开能写7,8页纸的爱情小说连载,然后封信封里一次性寄出去,几天,十几天或者个把月才能收到. 现在人们通信都用微信了,微信就是很细微的信的意思,比如说,我从我的手机里发微信给你“吃过了吗”,如果你吃过了,你就回“嗯”,没吃过就回“没”。所以,微信用起来很简单。现在还能用智能手机付钱,不需要像我们以前那样,口袋里装一大叠几毛几元的纸币,然后一五一十的点数,笨得要死. 现在不需要这么麻烦了,手机扫下二维码,输入付款数额,按下付款,钱就出去了,对方手机里滴的一声,钱就到账了。以前能进银行工作,多让人羡慕啊,现在,他们好多都失业了。不知道“二维码”吧?我也不知道, 简单的跟你说,就是能把你银行卡上的钱转给其他人的一个方框,方框里画着能让你看着头皮发麻的迷宫似的图形,然后对着图形扫描一下就可以了. 不过,不能随便让其他人用哦,要不然,能把你卖了。

  如果你还活着,你应该不会还是之前那么苗条了,按照补偿原则,之前苗条,现在应该发福了。以前,我们吃不饱,没油水,吃什么都很香。现在的人们生活可好了,油水足,即便之前猪肉3元半一斤,可我们吃不起;现在40元一斤,人们照样买。现在的人都不怎么吃米饭了,开始吃五谷杂粮了,说是为了保持体重,减肥。之前,生意最好的是粮店,还得凭票买;现在生意最好的是健身房,办年卡还能打折。哦, 对了, 现在还有一种生意很火爆, 就是外卖, 通过智能手机下单买饭菜, 不多久, 饭菜就能送到你跟前, 还是热乎乎的呢. 哪像我们那时, 去食堂打饭, 还得穿雨衣, 卷起裤脚, 风里来雨里去.

  如果你还活着,我们还会是好兄弟。现在的我,还是老样子,念旧,所以朋友很少。能聊的来的,微信上经常联系的,没几个。休假回去,常聚的也就之前在复读的时候,从同一战壕里爬出来的几个同学,我这几个同学,在情感,知趣和责任方面,早已经超出同学的范畴,我们是以家庭方式在保持着联系,互帮互助。而你我之间,可能还有更多的其他情愫,因为我们曾经无话不谈。可你不知道的是,我是Gay,也就是同性恋,对于这个,我也是工作后才知道的。从高中开始,我知道我喜欢男的,但仅此而已。你我之间,因为我喜欢帅帅的,阳光清爽型,你显然不是。但是,我们之间的情感, 甜甜的,涩涩的, 在一起的时候如清水般, 分开后却彼此挂念. 从感觉上,我觉得你也是,只是没被激发出来,更无从确认。在这样一种非常特殊的情感世界里,复杂而压抑,大都停留在喜欢的视觉盛宴后的彷徨,无助和失落;这种特殊的爱恋,始终寻找不到它该有的归宿。也许,下辈子吧,真到那时,我找你去.

  天无边,海无涯, 凡尘漫漫,人海茫茫, 何处是你, 何处不是你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0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