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路 1
分享到:
已有 189 次阅读  2019-01-20 11:34


分享 举报
昨天闲着无聊,翻qq空间里面以前写的日志。忽然觉得这十年间,自己真的老了好多。从前的自己如此清澈锐利,今天的自己却有些面目模糊。今天看那时,会觉得那时的自己如此纯粹,鲜亮,直抒胸臆。忽然假想,如果让那时的自己像对待陌生人一样审视今天的自己,会是何等样的感受呢?大约会说,这位叫兽工作还算体面,收入基本够花,可以成为自己努力的目标;但是一把年纪了还形单影只,怕是性格孤僻,做科研做的脑残了;而且面目模糊,一副和光同尘的老干部腔调。我好像真的渐渐变成了自己原本不喜欢的样子。所以,回望来路,想来寻找一下自己的初心。

绝情谷里说绝情 (于2010年6月30日)
上周实验室组织去比利时的山里面渡周末,左右无事,也没试过camping就跟去了。一路晕晕乎乎的被开悍马的姐姐拉到了一片深山老林之中,不经意间的一瞥,竟然被那个隐藏在群山之中的小镇的韵味煞到了。如果说在这个人口高度密集,经济高度发达的地区里还有所谓的世外桃源存在的话,这个小镇应该是当仁不让的。几千人口,几条小街,四面环山,一条小溪淙淙穿过整座小镇。镇上的人们讲着婉转而略带磁性的法语,悠闲的游走于青山绿水之间,脸上洋溢着闲适的满足感。小镇中心的停车场上,是许多不远数百里赶来的荷兰人法国人,他们拖家带口,扛着脚踏车来这里mountain biking。停车场旁边是那座小镇人引以为豪的小教堂,1235年建的,见证了这个小镇的一切渊源。每到整点和半点,钟楼里就会传出悦耳的钟声,示意人们悠闲之中亦有规律。
小镇也只是中转站,稍作停留,悍马又向山的更深处进发。终于在拐了许多弯,过了许多桥以后,车子绕进了一个小山谷之中,一入谷中,便看到那座木质小别墅。当家的哥哥引以为荣的介绍这座木屋百年的历史,我不禁也有几份惊讶,原来存在一百年了。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就一直赖在客厅正对着大门的沙发里,望着外面的山林溪谷蓝天白云,独自发呆。忽然有了几份宠辱皆忘的感觉。
在这座酷似绝情谷的小山谷里,我的脑海中划过许多稀奇古怪的想法。一会想到,从前很喜欢看金庸的书,会跟小鸡宅在一起看tvb狗血的武侠剧,那时我总说,最羡慕的莫过于黄药师,特立独行,随心所欲,想爱就爱,想恨就恨,想打就打,想骂就骂,活出了真性情。我将来势必要学老黄,自己当岛主,要有自己的生活方式,纵横四海,谁与争锋。。。也许当时还是年少轻狂的,不谙世事的,许多事情未必看的清楚,想的明白的,譬如情之一字,其实时至今日,我仍然不敢说自己就真的看的透这个字里面的那些个镜花水月。
然坐在那绝情谷里,我又忽然觉得很羡慕小龙女。我们有个共同点就是都很宅,可惜不如人家好歹算个美女,自己绝然是谈不上宅中帅男的,难免唏嘘。小龙女最后跟杨过在一起了,虽然是嫁了个残疾同胞,可是这个原本很自恋很张狂很拉风很popular很喜欢social的帅哥却真的是一心一意的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了小龙女,甚至为了她退出了江湖,一起回古墓隐居了。得男子如此,夫复何求呢。
转念又想到梁羽生笔下的那个美女练霓裳,一样是美女,一样有了似乎离经叛道的爱情。一样爱上一个职业正当,家世清白,人缘甚好,喜欢social的男人,可是结局却是迥然相异的。即使霓裳为了这个男人一夜白发,即使两个人彼此相爱,他们依然不能在一起。因为一个是性情乖戾的魔女,一个是有口皆碑的大侠,这两个人结合在众人的眼中本来就是错误。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便是霓裳晚生几百年,恐怕他们也很难就有好结局吧。可是为什么小龙女的师生恋就能修成正果,练霓裳的正邪相恋就只能用死来了结呢。其实细想来,不过是小龙女是个逆来顺受的女人,一切为对方着想,怕对方将来伤心,自己便可以去跳崖。也好在遇到了一个性情乖戾,能忍心不顾一切,只要爱情,同样可以去跳崖的男人。可是练霓裳命途多舛,遇人不淑,碰到了一个只会大谈革命理想,心中全是事业的银样腊枪杆。任凭你如何牺牲,如何决绝,人家卓大侠也还是要侠之大义领袖群伦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回头想想,当初的山盟海誓本来就难免一时冲动。
我胡思乱想了许多,甚至一瞬间冲动,若是有人愿意陪我,纵是便长住在那里,不也是一桩美事吗。可是现实便是现实,周末过去还是回到烟花散尽一地婆娑的实验室,生活还要继续,等待也还要继续。。。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