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母亲剪头发
分享到:
14已有 712 次阅读  2012-12-03 22:13


分享 举报


    天气有点暖和了,搬了张凳子挪到窗口下,阳光正好,便招呼母亲坐下来,等她坐正了,给她围上一块塑料布,把多出来的边轻轻地掖到领子里面去,手碰到了母亲的脖子,微微的脖子缩了一下,我知道我手凉,她怕冷。
   说是剪头发,准确点说,是剃头发。母亲因为化疗,头发已经差不多掉光了,只有零零散散的还有几根头发挂在脑壳上,仔细端详,会觉得挺滑稽,想笑。打开电推子,按住母亲的肩膀蹲下告诉她我准备开始剪了,母亲轻轻的晃了一下头,我摸了摸母亲的头皮,温热,上面还有些毛茸茸的白发跟,电推子嗡嗡嗡的在响,在这嗡嗡的机械声中,我回到了过去。。。小时候,母亲也会在这样一个晴朗温暖的下午,把我按在小凳子上,佯装生气的警告我在乱动就打手掌,我只好努着嘴巴看着其他地方,不看她,不情愿的被她围上塑料布,拿着剪刀剪她最拿手的锅盖头。剪刀有点钝,卡了几次头发,疼的直咧嘴,这时母亲笑笑摸摸我的头表示歉意,但我不在意,因为空气中能嗅到母亲身上散发出来的好闻的味道,暖暖的,香香的,让我觉得很安全,就像在母亲怀里,天塌了,还有你。我喜欢那味道,尽管那是香脂的味道。
   推子震得手麻了,回过神来,母亲,安安静静的坐着,佝偻着背,缩得小小的,脑袋光溜溜,就像个孩子?
   化疗是种折磨人的治疗,母亲身子很虚弱,虚弱到不敢乱碰她,睡的时候开始比醒的时候多,有时候躺在躺椅上看电视,跟她聊着,多数说我在说她在听,但看着听着就睡着了,毫无征兆的睡着了,眼睛闭着,嘴巴微张,脸上毫无生气,这时候我会赶紧轻轻唤醒她,直到她睁开眼睛看我。不是不让她睡,而是我怕,真的害怕,怕她在我面前就这么睡去,再也醒不来。。。那是我不能承受的。那样的情境无数次出现在夜半的梦里,惊醒,腾的从床上坐起来,喘着粗气,看着四周的黑暗,捂着脸,开始哭泣。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有时候因为药物的副作用,情绪波动很大,经常喜怒无常,乱发脾气,我们也由着她,她高兴就行。但也有让人哭笑不得的时候。有一次,中午的时候,母亲从医院打电话给我,很生气的告诉我说我很多天没打电话给她了,我一听,恍然大悟,心里直骂自己猪脑袋,犯浑,这两天忙的竟然忘了给母亲打电话,以前再有事也会每天打电话给母亲陪她聊天,但也不对啊,不是昨天一天没有打而已吗,怎么说我好几天不打了呢,等我再想解释,母亲不容我说什么啪的一声挂了我电话,弄了我一脸灰,等那天晚上忙完了赶紧赶过去医院,刚进到门口,母亲看到是我,在床上马上转过身去,背对我,爸爸看这样,无奈的笑笑说:你妈生气呢。我哭笑不得的走过去,蹲在她面前,像小时候那样逗逗她,不一会,母亲便马上破涕为笑了,其实,母亲也是个孩子。其实有的时候,不是我们不想长大,而是不想看到父母老去。
    头发剪完,本就不多,拿了镜子给她看一看,她左看看右看看,难得的开了一句玩笑话:尼姑大概也就这样了。我和她都笑了。我把剩下的东西清理一下,把地扫了,弄得差不多,不经意回头看了看母亲,在窗前,背着光躺在躺椅里,只看得到轮廓,空气里的尘埃在阳光下闪闪发亮,飘动,回旋,母亲脑袋微微歪着,又睡着了。我走过去,把毯子轻轻盖在了母亲身上。走到门口,回头看一眼,带上了门。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 热门日志推荐最近一周|一个月|三个月|全部

评论 (15 个评论) 发表评论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