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喃时光(8)
分享到:
已有 169 次阅读  2020-02-22 22:36


分享 举报

转学的事情在暑假到来之前搞定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阿俊知晓了这件事,而来我家的频率较以往也多了起来,而后,居然连家也不回了。


你这样连续几个晚上不回家,真的可以吗?

抱着他,摸着他的短发。


怎么,小正太睡多了,嫌弃我了?


当然不是,这不是担心,你爸妈担心你吗?


我不想见他们。


为什么?


别问了,我不想提到他们。


阿俊说完就背过我,留下凄凉。




那晚之后的连续几天都没见到他。去他家敲门无人应,小灵通也联系不上。直到期末考试那天,阿俊出现了。和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一样,他又骨折了。


开考不到三十分钟,我俩不约而同交卷前后出了考场。

你去哪了?


小伟,你带我去上海吧。


你怎么了?


我,我不想在待在这里了。


你腿怎么了?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


说什么。


我想走,不想留在这里。


为什么?


因为我爸。


你爸?


阿俊没说话,但脸上已经眼泪汹涌。


你爸?我又问了一遍。





阿俊说的爸,是他妈后来嫁的工程师,当年江城建石化省城派来的,虽然不帅但戴着个眼镜也算是个斯文书生,可是却一直没有结婚,在那个年代,不需要有房有车,只要是个男的,有份体面工作,城镇户口,结婚并不是一件难事,但阿俊的继父却一再坚持,直到婚姻关系影响到他职称考评的时候,才和阿俊刚死了丈夫的妈妈过到了一起。


起先阿俊对这位新的家庭成员,并未有什么感到奇怪的地方,只是后来发现新来的爸爸喜欢和他一起洗澡,带他游泳,这期间有意无意地摸他,阿俊觉得这个叔叔是不是有点太溺爱自己了,直到有一天,半夜中醒来发现身上趴着他,他使劲地踹他,却被他用腿按住,想出声喊妈妈,却被捂住了嘴,扭捏中被挣脱了衣服,情急下咬了他的手。


妈的,小兔崽子敢咬我,继父顺起手就是结结实实一巴掌。

电视剧中的眼冒金星应该就是这种感觉,顾不得太多,使劲翻身爬下床。

让你跑,老子让你跑,继父站起来,扶了扶眼镜,对着阿俊的下腿用力踩下。


护士的阿俊妈,在急诊室见到了疼得满头大汗,满脸泪痕的阿俊,虽然怀疑阿俊说是梦游撞到了桌子的理由,但忌惮丈夫的眼神而不敢多说一句,后来阿俊才靠继父单位的关系转到了我的这个学校。



阿俊跟我说完这些,阿俊的妈就出现了。


小伟,我来接阿俊回家了,咦,你怎么哭了,阿俊。


我不想回家,那不是家。


你这孩子怎么了?瞎说什么,跟妈妈回家去。


我不回,我再也不会回那个地方。


阿俊,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回去,回去问问他,问问他我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