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既白(二)
分享到:
2已有 262 次阅读  2023-08-05 23:55


分享 举报



最近开始火起来的西北大环线,我和老周把它放在了2015年的八月。我从上海飞到西安,与早些时候抵达的老周碰面,和所有的分开后再相见一样,第一晚总是要吃点好的,然后在和有爱之人做爱做之事。这次,作为美食达人的老周,一接到我就直接带去一家西安当地很有名的苍蝇小馆,两个人虽然点了很多,但其实吃的并不多。其实,早在2012年,我就只身一人来过古城,当时就觉得回民街的老孙家羊肉泡馍很好吃,所以这次也想带老周去尝尝,但老周始终觉得回民街就是骗外地游客的集散地,并不会有真正的陕西美食,两人在美食上的分歧,为我们旅行中的一次大吵预先埋下了伏笔。


一日温存后,我们一早就坐上了去华山的动车。在2015年的时候还没有特种兵旅行这个热词,但我们那个时候的行程的确也是了满符合这个描述的,我们为了晚上从西安去中卫的火车,必须一天内爬完华山,其实也为了照顾老周的体力,所以作为我最后一个征服的五岳,西岳华山我们上下都是缆车,其实这样的体验并不是很好,一来费用超级贵,二来并没有真正体会到华山的艰险。不过华山的缆车也让我体会了一下华山的险峻,毕竟坐了那么多次的缆车,上或下都是一条线,而不像华山这样,上的路线也会有忽然下降的安排,说实话,有点吓到老周。

于是我问他,会不会担心缆车掉下来。老周说不会的时候,双手却不自觉地住在坐垫的边缘。不知道是因为华山门票购买的时间太长,还是我们一路自拍的太多,我们差点没有赶上去中卫的火车。

刚做律师的时候,收入不是很多,也不太好意思花老周太多钱,同时也是时间紧张,想去的地方太多,所以这次旅行我们安排了很多在火车上过夜的行程。不过在这趟旅程刚开始的时候,考虑到第一天就要爬山,老周年事已高 ,我们第一晚的火车我特意买了个软卧,只不过我们买的时候,没有一个包厢了。所以早上才发生了一个比较大的乌龙。

和老周分别进入自己的车厢后,我倒头就睡了。早上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人靠近我的铺位,伸手在找些什么,我以为是老周偷偷摸摸跑过来找我,就不自觉的去摸他的手,嘴巴里还嘟囔着,别闹。结果列车员喊我起来的时候,我发现老周还没有醒,问他晚上有没有爬我的铺,他说没有。这也就奇怪了……

就在我还在思考到底是谁的时候,我们已经走出了中卫火车站,八月的早晨,宁夏可真冷。一出站,我就被这个城市,比游客还多的出租车震惊到了。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