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T3航站楼
分享到:
已有 78 次阅读  2020-12-15 01:00


分享 举报

北京T3航站楼



      到达了三号航站楼后,我和三个女同事拿着装满文件的行李来到F岛,站在队尾排队办理托运和登机手续。就在几个女生叽叽咋咋接下来的行程的时候,身后出现了一个男生,他推着行李推车,车上堆满了行李,一共三个大件还不算两个手提纸袋和一个感觉装下了整个超市的背包,几乎是排队的所有人中最引人注意的。


      好不容易托运结束,我和同事在柜台旁收拾个人证件,斜眼看见了那个男生,他正好在办理托运,但因行李超重,不得不拿出一部分装在自己的手提袋和背包中,行李箱里的东西甚是混乱,在所有人的注视中尴尬地腾挪,显得非常狼狈。


      没多久我们一行人搭上了前往T3-E的摆渡车。一路上边听着女同事不停少女心地憧憬出差地,一边心不在焉地配合点头,希望能早点上机好好睡个安稳觉。非常幸运的是机上和几个女生座位相隔甚远,终于可以安安静静地睡到目的地了。


      走出摆渡车,来到检验检疫。虽然已晚上10点半,但队伍还是像个长龙一样。为了不因长时间排队造成延误,一路小跑带着几个女同事迂回走到被立柱挡住的一个较短的队伍。


      刚排上队,没多久身后不远处又出现了那个男生。男生一直不停地混杂英语和中文对前面的人一个个地说说:不好意思,航班快起飞了。为了证明自己没说谎,他还不时拿出登机牌给前面的人看,弄得人群攘攘。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我们一行人要到边检口过边检的时候,那个男生已经走到了我们的身后,趁队伍还没有向前移动,放下背包和手提袋,把里面的东西拿出,又拿到手上。然后立刻拿起背包和手提包向我们走来。


      当时我和一个女同事很默契地准备挪开位置,让他先走。可他却在我们的身后停下,保持着一个人的距离。


你好。那个男生突然对我说:你们也是卡塔尔航空的吗?


是。我简单地答道。自己心里想,难道他不要求插队吗?


不好意思,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能不能请你帮忙呢?


请说。


我手里拿了太多部手机,担心等下过海关的时候会被检查,延误登机。说完,他用满脸的尬色表达了剩下的内容。


      当时我已经心生奇怪,但毕竟看了看他手里的四五部手机,就想着没什么问题就帮他一把,于是接过了递来的两部还带有包装盒的手机。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没坐过几次国际航班的我的确没必要替他担心,毕竟之后自己也一次带过最多10多部手机出国。


      旁边的一个女同事听到他对我说的话后,对我耳语:小心,可能会有什么问题。说完斜眼看了他,眼里全是怀疑。


      过了边检一路都很顺利地过了安检,也没有任何一个海关拦下我们询问手机的事情,一路上他还和我聊了起来,问我是什么专业的,也说明了自己为什么带那么多手机,还介绍了自己是在埃及工作的汉语教师,最后他还加上了一句我手里拿的其中一部手机是给和他一起在埃及工作的老婆的,从头至尾。你一句我一句地大家最后都过了安检,最终在出口处把手里的两部手机还给了他。


      很快也没过多久,登机时间已到,在前往登机口的路上,其中一个半精心打扮的女生悄声地问:总感觉他有些问题。为什么那个男生只和你说话呢?


      登机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后,那个男生又来了。


      “不好意思,我手机没电了,刚刚看你用着充电宝,能不能借我充点呢?落地前一定还你。


      心里全是疑问的我,似乎也说不出什么不对,于是也就把手里还剩三格电的充电宝借给了他。


      之后也的确像自己想象的一样,一路除了吃饭和上厕所,其余时间都在睡觉。


     终于落地了卡塔尔,拿上行李后突然反应过来,飞机上的座位上就有USB的充电接口,为什么还要借呢。疑惑着,他过来了,背着像骆驼驼峰似的背包的他把充电宝还给了我。和他一前一后地下飞机后,我们终于在人流中分开了,他前往埃及,我前往我的中东土豪国。


      过了很久突然回想起那个女同事登机前的那句话,我陷入现在这个被动的思绪。他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呢。毕竟这么多年以来,只要我和其他女同事一同出门,所有和我们搭讪的男性都会先主动地和女生说话,如果不是工作原因完全会把我当作透明。


      也可能孤独一人太久,所有的排他性的沟通和交流都可能会让自己过度思考,成为进入一段关系的导火索。或许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


      不过从第一眼起,那个男生的各方面的确都很符合我想象中对另一半的要求,身高合适,并没有比我高太多,颜值合适,穿着也和我相近,几乎就是理科工科男生的日常穿搭。可能也是因为这些自己才会想太多吧。


      已经过去了四五年了,现在完全忘记了他的长相,只是想把这段回忆记录下来。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