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费
分享到:
12已有 776 次阅读  2021-04-28 08:56


分享 举报

抱着一颗行将破碎且躁动不安的心,我只身来到兰州,这座陌生的城市,有生以来第一次光顾的城市,举目无亲的城市……

傍晚,背着腰包,挎着相机,还有舅送给我的军用水壶,一个人来到中山桥,这座修建至今已有百年历史的黄河大桥。

记得上一次看到黄河,是在壶口,我很难将那种躁动不安、发出阵阵怒吼的黄河想象成一位母亲。而兰州市的黄河,温婉恬静,缓缓流淌着,河面上漂浮着些许小型轮船,供游客乘坐,沿着河水观赏两岸的景色。她不像塞纳河那般,两岸有诸多国际性的景观,比如巴黎圣母院。而是简单的山,山上随意地种些树,间或有些房子。到了晚上,山上的灯亮了,虽然是人为的灯光,却由于发出淡淡的绿光,而显得格外自然和舒服。

我沿着中山桥走来走去,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望着脚下的河水,企图遣散我的孤独,我甚至在自拍的时候装出爽朗的笑,为的是若干年之后,我看到当时的照片,可以骗到自己,那时的我,是快乐的。周围的行人,要么神色匆匆地赶路,要么三五成群,互相嬉戏打闹,偶尔也有像我一样孤身一人的背包客,却兴趣盎然地端着各类单反相机,记录着眼前的一切,映射着自己的快乐……

这才是真正的黄河母亲,华夏民族的母亲河!我望着夕阳落下,渐渐平静了下来,坐在路边的小石墩上,稍作歇息。下一个目的地,是顺流而上、大概二十多分钟脚程的地方,那儿有个雕塑,名曰“黄河母亲雕塑”。

天渐渐黑了,路灯亮了,马路上出现了若干摩托车,先是几辆,逐渐多了起来,清一色是那种高排气管的摩托车。骑摩托车的大多是些年轻小伙子,而身后,会带着一个身材火辣、穿着性感、双腿朝着一边,紧紧搂着驾驶员的姑娘。

我有些惊讶!西安是禁摩的,很少看到摩托,而兰州竟然有如此之多、显然是结党而行的摩托!

他们开得很快,充满了原始的野性,却会在十字交叉路口,准确地遵守着交通规则,为这份原始野性的肉体上面,罩了一层文明世界温文尔雅的绅士面纱。

原来兰州这座城市的魅力就在于此!

我为眼前的这群摩托飞客着迷,突然,一辆摩托车朝我开过来。开车的是个看起来顶多19岁的男孩,有着一张故作成熟的脸,脸上有刻意蓄起来的胡须,还不是很硬朗。身材健壮,穿着紧身的赛车服,将浑身的肌肉紧紧地裹住,却依然无法阻挡那野性气息的散发。

他一个人,后座上没有姑娘。

我有些不知所措,身处这座陌生的城市,所有的事情对于我来说既是新鲜的,又略带了些恐惧。

他在离我不到一米处坚定地停了下来,很大大咧咧地问,嗨!要去哪?

我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带着些许莫名其妙的紧张告诉他,黄河母亲雕塑。

他笑了,走,我捎你过去!话未说完,就拉着我的胳膊朝他拽去。

我试着挣脱他的手,他就松开了,瞪大眼睛看着我,气氛有些尴尬。

时间凝固了大概几秒钟。我看着他的眼睛,不是很大,也没有会说话的睫毛,但却格外明亮。

我决定坐他的摩托车,却傻傻地问道,多少钱?

他笑了,眼睛变回了正常尺寸,嗨,就捎你过去!

这其实是我意料中的答案。

我走到他身后,抬起右脚准备骑到摩托车上,他的手稳稳地抓住我的腿,说,朝一边坐,排气管会烫到你。

我有些尴尬,若一个身材火辣、穿着性感的姑娘采用这种坐姿,我觉得很美。然而,我一个即将三十、满脸胡渣和疲惫的男人这样坐着,很别扭。他似乎觉察到了我的尴尬,并没有立即发动摩托车,而是说道,搂着我的腰,你就想象我是一个美女。然后,爽朗地笑了。

我正不知道是该搂着他好,还是跳下车好的时候,他猛地发动了摩托车,我随着惯性,狠狠地撞到了他的背上,有些疼,也有些恼火,他的左手从右边伸了过来,拉着我的右手,环到了他的腰上,舒展开我因紧张和局促而微蜷的手,轻轻摁了一下,然后喊了声,“抱好了!”,我还没来得及坐端正,他就开始继续加速了。

很快,那种能感觉时间停止的快!记忆中成年以后,我没怎么坐过摩托车,而有生以来,我从来没有坐过这么快的摩托车。我以为自己会害怕,然而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已经两只手紧紧地抱着他了,他比我高,我的脑袋紧紧地靠在他的背上,整个上半身也贴在他的背上。闭着眼睛,享受着速度带给我的快感和刺激。偶尔,他会回过头来对我喊一句什么话,我却什么都听不到。我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过了很久很久(其实没那么久,二十分钟脚程的距离,按摩托车这个速度,应该五分钟就到了),他耸了耸背,喊了一声,到了!我才睁开眼睛,清醒过来,意识到了自己是多么紧地抱着他,迅速松开手,从车上跳了下来,走到他跟前,说了一声,谢谢!

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他埋怨道,你刚才抱得我都快喘不过气了,腰都快被你勒断了。说完,撩起上衣,几块若隐若现的腹肌上有一道胳膊粗细的勒痕。

我有些不好意思,刚要说“对不起”,他的手已经捂在了我的嘴唇上,痞子一般地说道,得了,别说对不起了,就看看这车费怎么算吧?

我惊讶了,难道我遇见了传说中的坐地起价?难道我遇见了传说中的打劫?难道我遇见了传说中的小流氓?

我有些结结巴巴地问道,那,多少钱?

可能是我结巴的样子很好笑吧,他突然爽朗地大声笑了起来,然后说道,不要钱!

我明白了,我遇见了传说中的神经病!

我很小心眼地想,难道他是看上我的水壶了?我的水壶是舅当兵复员回来送给我的,差不多快二十年了。舅走了之后,这个水壶对于我来说,已不是单纯的水壶那么简单了,如果这家伙要抢我的水壶,没办法,即使打不过,也只好拼命了,大不了同归于尽……

我正在胡思乱想,他打断我的思绪,问道,想什么呢?

我顺口就回答,你别想抢我的水壶!我似乎还做了个护水壶的动作。

他笑得更大声了,还作势要捏我的脸,被我躲开了。我被他笑得头皮发麻,不知道这家伙要出什么招,心里有些后悔,不该坐他的摩托车,虽然坐得很爽。

他停止了笑,拽着我的胳膊,正色道,亲我一口吧,就当车费。

我完全肯定,自己遇见了传说中的神经病。

我转身就走了,朝黄河母亲雕塑走去,他在背后喊我,我也没有回头。

突然,我听到背后一阵呻吟,那声音听起来很痛苦,我忍不住回头,发现他捂着肚子,整个上身都贴在了摩托车油箱上。

我赶紧跑过去,问他是怎么了。我发现他的额头上都渗出汗来了,看来疼得不轻。

我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背,有些不知所措。

他艰难地坐直了身子,结结巴巴地告诉我,我……本来……就有……胃炎,刚才……被你那么一抱……犯了……

老实讲,当时的我差点急出眼泪来。我不太确信他的胃炎会被我抱一下就犯,但刚才他腹肌上的勒痕我仍记得,所以,我来不及细想,很傻地将他的病痛归结到了我自己身上。

他拉过我的手,摁在他的腹部,有气无力地请求我帮他揉一揉,我也就顺从地帮他轻轻揉了起来,一边揉,一边问他,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啊?

突然,他抱住了我,抱得很快,我压根来不及反应,整个身体已经被他环在了臂弯之中,左手紧紧地贴在他的腹部,整个身体贴在他的胸前。

他冲我笑了一下,那种笑,说不上坏坏的,也说不上狡黠,但我立刻明白,刚才他是在装病。

我有些恼火,试图挣开他的胳臂,他却更紧地抱住了我,正色道,亲我一口吧!

凭什么啊?我不晓得为什么当时会蹦出这么一句话来。

他又大声笑了起来,我尽量保持我的脑袋跟他脑袋之间的距离,却依然清晰地嗅到一股益达蓝莓味木糖醇的味道。

你要是不亲我,那我就亲你一口,反正,我不能吃亏。

说完,嘴巴慢慢地朝我凑了过来。

我试图挣脱他的环抱,却发现怎样挣扎都是徒劳,他的胳臂像钢棍一般结实。我感觉自己像一只被猫逮住的耗子,临死之前,还要被猫玩弄一番。

他的嘴越来越近,满脸调侃的神情,好像我是一只煮熟的鸭子,怎么样也逃不脱他的手掌心似的,而我的脑袋已经无法再靠后哪怕一毫米了。

怎么办?

兵书有云,以退为进。而我,则选择了以进为退。

我猛地朝他靠去,用自己下巴上的胡须,狠狠地在他的脸颊上蹭了一下。他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更是被我的胡须扎疼了,立马松开了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而我,则顺势朝后退了几步,站在了路沿上,看着他的反应。

完了,这家伙也许会发怒。且不说我人生地不熟,就光我跟他体格上的差异,如果真的打起来,吃亏的,肯定是我。

我突然思考这么一个问题:被他亲一口跟被他揍一顿,哪一个更吃亏?万一他抢劫我怎么办?腰包给他吧,里面没多少现金,卡可以补办,但水壶一定拼死保住!……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他揉了揉脸,看着我,蹦出几个字,你真有意思!

语气没有恶狠狠,但还是充满着埋怨的,我没法判断,他是恶意还是善意,是褒义还是贬义。

他不再看我,而是对着摩托车的后视镜,察看自己刚才被我的胡须扎疼的脸。

天彻底黑了,黄河母亲雕塑周围的灯亮了,我不想再跟他就这么没尽头地耗下去,就说了声,谢谢,再见。转身朝黄河母亲雕塑走去。

你别走啊!

这家伙真够烦人的,早知道我不坐他的摩托车了,虽然坐得很爽。

我转过身来,很不耐烦地看着他。

他似乎觉察到了我的不耐烦,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起来的纸,对我说,你过来,我给你看样东西。

不去!你这个骗子、流……

我没把那个“氓”字说出来,却意外地感觉到一阵心跳。

这次真不骗你,给你看样东西。

说着,他展开了那张纸。远远地看着,那是一幅铅笔画,似乎画了一个人。

我忍不住朝他走去,盯着那幅画,才发现, 画里的人,是我……

我坐在路边的石墩上,望着周围的行人,假装着快乐,掩饰不掉的落寞……

那一刻,我想到了许多,那些带给我快乐的人,那些带给我悲伤的人……我一个人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除了可言说的原因以外,更是有一些不可说的原因,没有目的,只有逃避……

我似乎已经忘记了他的存在,直到他轻轻地告诉我,这幅画,是他画的。

为什么他会画我?为什么他会看得出我的悲伤?为什么……

我望着眼前这个男孩, 他是一个陌生人,但因为这幅画的缘故,似乎我跟他已经神交多年。他的脸充满了稚气,他的胡须还没那么硬朗,但他终究会成为一个成熟的男人,一如曾经的我,一如现在的我。

他将手里的画递到我的手里,告诉我,送给你了。

我忍不住抱住他,在他的脸颊上、那块刚才被我的胡须扎疼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竟然还有益达蓝莓木糖醇的味道!我紧紧地抱着他的腰,脸贴在他的脖子上,我觉得自己快要哭了……

在家人面前的逞强,在所有朋友面前的伪装,我其实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快乐。我不需要安慰,更不需要开导,但我真的需要,一个人的理解和明白!

我听到他说,我注意你很久了,你在中山桥上走来走去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你了……我没有胃炎,不过你刚才真的抱疼我了,回头给你喊,你又好像听不见……我们还会再见吗……

我忘了跟他就这么拥抱有多久,似乎很久,久到几百年、上千年,久到可以永远这样下去,直到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这样的永远,将我拉回到现实当中。

是他的手机,我松开了他,他一手接听电话,另一只手,却拉着我的手。

爸……没有,我跟朋友在河边玩呢……你都把我车钥匙没收了,我怎么骑啊?……过一会再回去行不?跟朋友正玩呢!(他有些焦虑地看了我一眼)……好,那我二十分钟后到家……十五分钟!我得注意安全啊爸!……

挂断电话,他从身上掏出一支铅笔,要回那幅画,趴在摩托车油箱上,在画的下面写了一串东西,又重新叠好,递到我手里,准备发动摩托车,但又收回动作,看着我,拉起我的手,对我说,你还欠我车费啊!说完,冲我笑了笑,还是那个既不是坏坏的、也不是狡黠的笑。他也不等我回答,松开我的手,发动摩托车,离开了。

我站在路沿上,看着他渐渐骑远,时不时还会回过头来看一眼,心中涌起一阵莫名的滋味。

直到他远得我再也看不见,我才打开那幅画,下面写着一串数字,是手机号,还有一行字,我们还会再见吗?

我没有答案。

我是一个道德操守极低的人,不然,我不会在短短的时间内,从厌烦一个人,转变到喜欢这个人、甚至亲吻这个人,仅仅是为了一幅画吗?

在兰州剩下的日子里,我总是随身带着这幅画,时不时展开来看一看,那句“我们还会再见吗”总是让我既充满希望又充满绝望。我没有拨打那个手机号,我不知道自己是在恐惧什么,还是在拒绝什么。

从兰州回西安的时候,我在天水逗留了一天,去了趟麦积山,去看那里的石窟。那些佛像让我逐渐平静下来,我掏出那幅画,最后看了一眼,然后,放进了千百石窟中的某一个当中。

我们还会再见吗?

我依旧没有答案,但我相信,时间会告诉我答案。

七月份的时候,我会带着表弟去敦煌,然后一路向东旅行,肯定会再次去兰州,也肯定会再次去中山桥。也许,我会再次遇见他,也许,不会。

又有什么关系呢?在我心情最低落的时候,他适时地出现了,并且带给我其他人无法给我的安慰,这就够了。

唯一遗憾的是,我不知道他的名字,这样,在未来的很多时候,当我想起他的时候,当我想为他祝福的时候,只能称呼他为“那个男孩”,或者是,“他”。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14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羅米 2021-04-29 13:59
    漫天神佛们:哪个小毛孩儿的画像塞老衲这儿了
  • 淡泊 2021-04-29 22:06
    羅米: 漫天神佛们:哪个小毛孩儿的画像塞老衲这儿了
    漫天神佛会自称老衲啊
  • himan 2021-04-30 23:44
    写的真好哇,如果不是小说就好了。
  • 淡泊 2021-05-01 07:21
    himan: 写的真好哇,如果不是小说就好了。
    不是小说
  • Eger 2021-05-02 22:55
    不管出于何种原因,都是值得的!真好,还是希望你们再遇见
  • 淡泊 2021-05-02 23:00
    Eger: 不管出于何种原因,都是值得的!真好,还是希望你们再遇见
    谢谢,一切看缘分吧
  • rknyc213 2021-05-20 12:01
    好美的缘分呀。

    我去过兰州和西安,都是很好的地方。

    小时候去兰州的时候,黄河的水还是黄的,听说最近变清了。
  • 淡泊 2021-05-20 13:48
    rknyc213: 好美的缘分呀。

    我去过兰州和西安,都是很好的地方。

    小时候去兰州的时候,黄河的水还是黄的,听说最近变清了。
    兰州是个很好的城市,后悔高考的时候没报兰大了
  • 冰镇酸梅汤 2021-06-03 18:08
    很棒的文笔
  • 淡泊 2021-06-03 18:09
    冰镇酸梅汤: 很棒的文笔
    谢谢
  • 我是黑桃k 2021-06-03 18:38
    这美好的偶遇,美得像童话一般,纯净,圣洁。羡慕了。
  • 淡泊 2021-06-03 18:40
    我是黑桃k: 这美好的偶遇,美得像童话一般,纯净,圣洁。羡慕了。
    可惜,那时候自己不像现在这么坦然,不然,这个故事会有后续
  • lovejohnpaul 2021-06-03 21:40
    天啊,这文字可以投稿了,我也以为是小说呢,这个经历好浪漫啊!
  • 淡泊 2021-06-03 22:01
    lovejohnpaul: 天啊,这文字可以投稿了,我也以为是小说呢,这个经历好浪漫啊!
    最想投到一个可以让那个男孩看到的地方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