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偷窥了我的生活
分享到:
6已有 604 次阅读  2021-07-28 23:57


分享 举报

基友推荐了一部同志小说给我看,叫《向我开炮》,说里面有个角色,跟我很像。

角色名叫阳闻旭,有个法名叫敦珠,并不是主角。

真好,不是主角。

这很像我在生活中,除了工作,以及老师派的上麦的活,不得不抛头露面以外,其他的时间,我都尽量让自己是个小透明。

敦珠是个很有魅力的角色,有才,痴情,专注。其实自己没有敦珠那么好,但今天实在是个对我来说,很特别的日子,尤其是,在十年这样的一个时间维度上来看。索性,借着敦珠的外壳,说说自己吧!

这十年,发生的重大事件和变更,其实,几句话就说完了。

做过乡村小学老师,勤工俭学供自己读了个研究生,接触了佛法,做了心理咨询师,成了一名中医调理师,甚至稀里糊涂开始带学生教中医技法,直到现在。

和上个十年一样,依旧是毫无责任、毫无野心、混吃等死、没什么钱、但也不缺钱的凑合活着。一直都是以天桥上要饭的来调侃自己的生活状态,但其实,自己是很享受其中的,只是遗憾,鲜少能遇到懂得的人分享这其中的快乐。

脾气也没太大变化,骨子里依旧是一个自命不凡、眼高于顶、尖酸刻薄的人。从小到大都这德性,怕是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做的事情越来越需要与人打交道,但内心却比上个十年更加与人疏离。

这样的状态,在打坐的那三年,尤其明显。几乎断绝一切社交,连顾客、咨客跟学生都不会主动搭理,爱来不来。日常就是跟一帮师兄交流,但也不是遇到的所有师兄都会交流,也是只跟自己对味儿的那么些个,而已。

哦对,飞赞,也是在那个时期退出的。退出的时候,把能删除的全都删除了,就留了一条状态“纵使相逢应不识”。我记得,当时在删除那些评论挺多、点击量也挺大的文章,还有取消好友关注的时候,我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冷漠得自己都吓一跳。

当时以为今生都不会再打开飞赞了。

幸亏当时没有发誓赌咒,这不,我们每个人都是王境泽,真香定律适用于所有人。

记得打坐那三年,有一个师兄,他要读法华经,我就送他法华经,他要学打坐,我就教他打坐,佛法上他有不懂的,只要我知道,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直到有一天,他说他喜欢我,我还没来得及高兴,他又说,他不敢喜欢我,说是怕耽搁我,更怕耽搁我的修行。

再没更多的话了,他没有,我也没有,最终,不了了之。

少了一个相谈甚欢的师兄,少了一个还没开始、就已经不喜欢我的男子。

有一阵子,我很难受,难受到每天失眠,两个小时的打坐定课,我可以打到十个小时。

反正,睡不着么。

就这么一个人熬过来的,几乎没有人知道这档子事,好在,最终,我释怀了。

原来,他并没有把我当人看啊!他忘了,我本来是个有血有肉的人,然后才是一个没事打打坐的佛弟子。

那就这样吧!

毕竟,从一开始接触佛法至今,我都没觉得喜欢与被喜欢跟修行有什么冲突的。

千手观音,999个手里拿的都是收拾人的武器,只有一个手里拿着一只人畜无害的小瓶子用来给花花草草浇水,哪个耽搁哪个了啊?

现在,偶尔偶尔,他还会给我发的动态点赞,也会私信叮咛我,师兄要好好吃饭,但再也不聊佛法了。撇开点赞和叮咛的频率太低这回事,他现在的表现,反而更像一个男朋友。

挺有意思。

只是,我也不再愿意跟人聊佛法,甚至极端到不愿意跟人讲理,尤其是最近一年多以来。遇到还在打坐阶段中的师兄找我交流,我还会耐着性子说上两句,当然了,熟悉之后,也都是简单粗暴地吼回去,每次看他们被我吼得战战兢兢,但下次还来,也不知道图个什么。遇到压根不打坐,依靠脑子学学教理就来找我交流的,心情好的时候我会说,末学才疏学浅,接触佛法时日尚短,实在不解师兄的甚深妙理,心情不好的时候,直接一个滚字送上,哪凉快哪呆着去,没工夫陪你啰嗦。

上麦的时候,即使主题是维摩诘所说经的学习,我也是怼人骂人,一样不少。听闻有师兄去老师那里投诉过我,我也直接去问过老师这样是否妥当,老师并未说我什么,只是,小范围内,老师给我取了个不怎么雅的外号,叫“不得好死先生”,时不时被师兄们提起并调侃,就是源于有次上麦,有师兄问我怎么修行最终能得善终,我直接怼道,想求善终的,最终都是不得好死。

也会遇到奇葩师兄,会打电话来,主动要求我骂骂他。记得有一次,我跟老爸老妈在车上,有师兄打电话过来找骂。这样的要求,我一般都是能满足就尽量满足的,于是当着爸妈的面,骂了那师兄半个多小时。虽然一个脏字都没有,但老爸几次三番忍不住提醒我,注意你的措辞,老妈又提醒老爸,你仔细开车。挂了电话之后,老爸很惊恐地问我,你在外面就是这样跟人交流的?怎么到现在还没被人打死?

是啊,我怎么还没被人打死?大概是因为,上辈子,我是拯救过一方宇宙的吧!

当年带过的小孩,在慢慢长大,在他们马不停蹄、一心向前奔向成年的路上,我却总是忍不住去怀念,曾经还是孩子的他们。

跟我联系的孩子越来越少了,依然保持着联系的,也已经不喊我老师了,他们喊我老大,喊我阿Sir,喊我哥哥,喊我爸爸,喊我痞子书生,喊我Danny Boy

随他们吧,不喊老师就好,我已经没什么能教他们的了,当年,也没教好他们,只是带他们玩闹了几年,而已。

带的最后一届孩子,今年也参加了高考,以后,再也不会有学生给我汇报高考成绩了,我也彻底清静了。

说来奇怪,近年来认识我的人,都会认为我是个非常理性的人,连与我相识很多年的人,也会说,我变得很理性很理性了。

我明明是个不讲理的人啊!

讲理只是工作需要而已,我也尽量把讲理压缩到最低程度了。

说个跟咱们基友相关的吧!

如果,有基友遇到被逼婚到抑郁的状况,求助于我,我有N种手段可以支持到他。

然而,在我被爸妈逼婚到崩溃的时候,我只是每天窝在沙发上,不吃,不喝,当然也就没的拉、没的撒,不睡,手机飞行,WiFi拔掉,哭到力竭,缓过劲再接着哭,最后哭到眼泪都没了,就这么窝在沙发上。

想死么?不想,没力气想,反正,这么继续下去,怕是也没多少时日好活了。

太累了,什么都不想去想。

要不说我上辈子拯救过一方宇宙呢,还是命不该绝,有人来拯救我了。

做饭给我吃,暗黑酸辣粉,卖相丑到爆;带我练车,顺便克服了我不敢开车的恐惧;拉着我逛公园,缠着我给他讲汉乐府,陌上桑,长歌行;我忍不住哭,他就抱着我,绝对没有一句“别哭了,会好起来的”这样缺心眼的废话,就只是抱着我,直到我哭够了为止。

等等等等。

没有一句道理,我就这样,被拉回到人间了。

所以,骨子里,我是个只靠感觉活着的人。

即使知道想结婚、犹豫不决要不要结婚的基友绝对绝对不能碰、绝对绝对不能喜欢,但真遇到了这样拎不清的傻帽儿,该喜欢的,还是会喜欢。

谁能控制喜欢啊?干嘛要控制喜欢啊?

会被一句“你要幸福,你要比我幸福”伤到吐血,也只能假装云淡风轻地没事没事,尽量克制和他的交往,但却密切关注他的一切动向,一切。

我记得最初学佛的时候,有一次,我们很多人都跪在佛堂默默祈祷。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么祈祷的,我祈祷的是,佛菩萨,护法神,你们统统都离我远点啊,去保佑那些需要你们保佑的人,我谁都不需要,我只靠我自己。

然而,现在,在我特别特别想他,想为他做点什么、又发现什么都做不了的时候,我会求佛菩萨护法神去保佑他,保佑他身体健康,保佑他平安快乐,保佑他不要再为结婚还是不结婚纠结,无论,他最终的决定是结婚,还是不结婚。

理性唯一的作用就是,别去干扰他的生活轨迹,让他自己做决定。痛苦都是你自找的,是你活该要去喜欢人家,作,回家自己作去,别膈应人!

十年前的今天,那场差点要了我命的车祸,给了我史无前例的勇气,面对自己的勇气。

十年后的今天,经历了这十年间种种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压根不值一提的磨砺之后,我还是那个我,只要你转头迈出第一步,剩下的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9步,你就站在原地等着我就好了。

再回头看文章初提到的小说,向我开炮,敦珠虽然在其中所占比重并不多,但他的确是美化后的我。有才,痴情,专注,是我远远所不及。但敦珠的历程,无论是心路还是经历,都跟我惊人地相似,我甚至怀疑,那个署名大姨妈的作者,是我生活中的某个人,悄悄地窥伺着我的生活,并记录了下来。

如果是,我亲爱的大姨妈,别害羞,出来吧!我的生活虽然无聊透顶,但对坦诚的人,永远都是,坦诚的。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0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冰镇酸梅汤 2021-07-29 06:04
    “大姨妈,别害羞,出来吧”,这一句单独拎出来的话,还以为你得了月经不调。哈哈哈哈~
  • 淡泊 2021-07-29 06:33
    冰镇酸梅汤: “大姨妈,别害羞,出来吧”,这一句单独拎出来的话,还以为你得了月经不调。哈哈哈哈~
    是啊,就是不调啊,哈哈
  • jjwsyzl 2021-07-29 06:55
    最后一段与第一段遥相呼应,作文满分。
  • 淡泊 2021-07-29 07:16
    jjwsyzl: 最后一段与第一段遥相呼应,作文满分。
    哈哈,满分作文,可以直接保送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不?
  • jjwsyzl 2021-07-29 07:23
    淡泊: 哈哈,满分作文,可以直接保送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不?
    为什么不是华南技术学校?
  • 淡泊 2021-07-29 07:26
    jjwsyzl: 为什么不是华南技术学校?
    北方人,舍不得那碗面啊
  • jjwsyzl 2021-07-29 07:29
    淡泊: 北方人,舍不得那碗面啊
    嗦列斯涅
  • 羅米 2021-07-30 00:08
    确实,不太讲理
  • 找猫咪的人 2021-07-30 22:29
    啊,向我开炮是我最爱的耽美作品。
  • 淡泊 2021-07-31 20:06
    羅米: 确实,不太讲理
    自信点,去掉“太”
  • 淡泊 2021-07-31 20:07
    找猫咪的人: 啊,向我开炮是我最爱的耽美作品。
    是么?看来这小说出来许久了,我居然才看到
  • 找猫咪的人 2021-08-01 12:33
    这是2005左右就出来的作品吧。对我来说后来再也没有过这么难忘了。
  • 淡泊 2021-08-01 13:45
    找猫咪的人: 这是2005左右就出来的作品吧。对我来说后来再也没有过这么难忘了。
    哈,那么早,那就是巧合了,那会我大学还没毕业,看来大姨妈不是我生活中的人
  • jiazimou 2021-08-02 19:07
    终于有时间安静下来看文章,即便是粗线条地回顾了10年的经历,也掩不住有趣来,即使这有趣里有当时的非亲身经历不能感同身受的痛苦。不过,站在现在,回看过去,总会笑笑,我常常是这样。 另外,听了听Danny boy,真得好好听,曲调让人想起西城的一首歌。这首民谣歌词也好美,我可以单曲循环、会感动、会哭的那种~~
  • 淡泊 2021-08-02 19:56
    jiazimou: 终于有时间安静下来看文章,即便是粗线条地回顾了10年的经历,也掩不住有趣来,即使这有趣里有当时的非亲身经历不能感同身受的痛苦。不过,站在现在,回看过去,
    Danny Boy是爱尔兰的一首民谣,正好跟我的名字谐音,就拿来当英文名了
  • 找猫咪的人 2021-08-03 21:02
    淡泊: 哈,那么早,那就是巧合了,那会我大学还没毕业,看来大姨妈不是我生活中的人
    神似就很好呀。
  • 淡泊 2021-08-03 21:04
    找猫咪的人: 神似就很好呀。
    似即似,是即不是,哈哈
  • 冰镇酸梅汤 2021-08-10 19:17
    淡泊: Danny Boy是爱尔兰的一首民谣,正好跟我的名字谐音,就拿来当英文名了
    淡妮儿?
  • 淡泊 2021-08-10 20:22
    冰镇酸梅汤: 淡妮儿?
    丹尼。。。
  • 冰镇酸梅汤 2021-08-10 20:31
    淡泊: 丹尼。。。
    淡妮儿~




涂鸦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