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要结婚了
分享到:
17已有 807 次阅读  2021-10-11 22:45


分享 举报

有一天,师兄跟我说,他要结婚了。

七夕前一周,师兄说想跟我约个饭,具体时间待定,我想了想,就答应了。

结果,他约到了七夕。

我还是紧张了那么一下,心里揣测着,他为什么会约到七夕?

我跟师兄认识的时候,是我刚开始打坐的时候,我送他法华经、教他打坐、畅谈佛法。直到有一天,师兄告诉我,他喜欢我。可是,紧接着,他告诉我,他不敢喜欢我。

很久,我都不愿意再跟师兄有任何联系,尽管他还是会时不时发来问候的信息,我也基本上都会回复。

他或许不知道,那个时候,我也是喜欢他的。

又过了很久,心里没有那么难过了,但总是不愿意见他。

一晃,就是这么些年。

七夕那天吃饭,我和师兄都非常开心,聊着这些年发生在各自身边的趣事,好像我和他之间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任何难过的事情一样。

起码,我是这样的。

师兄说我没有变化,还是他最初认识的那个淡泊师兄。我仔细看着他,成熟中带了些沧桑,温和中带了些倔强,言谈举止待人接物,得体大方,虽然比我小很多岁,但他却更像个哥哥,很会照顾人。

可惜,那阵子,长安城来了几个确诊,在好几个景点打了一波卡,导致整个长安城大多数娱乐场所都关门了,原计划吃过饭去看场电影,也只好作罢。

结果,师兄说,咱们去山上住几天吧!我脑子一热,就答应了。

于是,我穿着背带裤花衬衫,坐着师兄的车,就去了寺里。途中,我俩还专门拐到秦镇去吃了碗米皮,我还喝了碗鸡蛋醪糟,撩咋咧!

在寺里呆的那几天,前面日志写过,这里就不啰嗦了。

我俩自始至终都未曾提及过往的那些陈年旧事,但我心里彻底没了与师兄的芥蒂,打心眼里觉得,他还是一个很好的师兄,一个很好的朋友。

陈年旧事,过去就过去了,谁还会记一辈子啊?多傻!

若能和师兄一直如此,其实也很美好,尤其对我这种不喜欢社交的人来说,朋友总是珍贵的。

我以为,师兄也是。

九月上旬,我从陕南回来后,长安城连着下了好几天雨,我基本上宅在家里不出门。

一天下午,师兄说要找我聊天,开着车到我家小区门口接我。他想喝茶,我怕喝了茶晚上睡不着,于是,我俩去喝了奶茶。

那阵子,我正在开疆扩土第二职业,正好是师兄懂的领域,我就一直在向他咨询相关的知识点,絮絮叨叨。

突然,他打断我,说:淡泊师兄,跟我在一起吧!

突如其来,猝不及防。

我看着他的眼睛,才确定,这是在表白。

我缓过劲,告诉他: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看到了他眼里的失落。

师兄问: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这下轮到我失落了:没有在一起,只是,我喜欢人家。

师兄似乎又没那么失落了:那我还有机会,是吧?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说了句:他,很好。

师兄问道:哦?怎么个好法?

我便又开始絮絮叨叨。(此处省略一百万字)

那天晚上,师兄开车送我到小区门口。临别时,他问我:如果那时候,我再勇敢一些,你会跟我在一起么?

我看着前方,不敢看他,顿了顿,说:不会。

那晚,没有喝茶,我还是失眠了。

我对师兄撒谎了。

那年,师兄说他喜欢我,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我也喜欢他,就被他那句不敢喜欢我给噎回来了。

那晚过后,我没再主动联系过师兄,他也没再联系过我。

但我心里总是忍不住感慨:两个人的关系,终究是需要两个人共同奔赴才有意义,如果有一个人不想继续了,那就真的没法继续了,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

偶尔,我心里也会开个小差:要不要跟师兄交往试试?

喜欢这件事,也是倔强,完全没有道理好讲。想不想和师兄在一起,我骗不了自己。

只能说,造化弄人。

在彼此喜欢的时候,没有在一起,如今,我又毫无道理地喜欢上一个完全看不到希望的人。岂止是看不到希望,简直就是绝望,绝望到想死。但我认了。我不会为了逃避绝望,和自己内心哪怕有一丝毫迟疑的人凑合在一起。对我不公平,对师兄也不公平。

我跟师兄的缘分,大概注定就是这样的吧!

我并不觉得遗憾,但也忍不住悲伤。

我以为,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

许多年后,我和师兄各自拥有美好的生活,无论彼此有没有联系,甚至无论彼此有没有记得对方,只要都过得幸福,那就好。

然而,国庆假期的一个晚上,长安城下着很大的雨,我裹着毯子,准备要睡了的时候,师兄突然打来电话,声音带着哭腔,说是开车在我家楼下,要立刻马上见到我。

我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慌忙穿衣服下楼,从地下停车场出口出来,看到他的车打着双闪,在等着我。

我钻进副驾驶,车厢里光线幽暗,我看不清师兄的脸,但他的轮廓模糊而压抑,让人透不过气。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他怎么了,师兄就扑到我的怀里,大哭起来。

豆大的雨狠狠地砸在挡风玻璃和车顶上,掩盖了外面一切声音,也试图掩盖车内的一切声音,我却清晰地听见师兄在哭喊:我要结婚了!

又一个为了父母要结婚的可怜人。

师兄哭得撕心裂肺,一个平常很温和很稳重的大男孩,哭成这样,仿佛他要面临的不是结婚,而是不可救药、命不久矣的绝症。

我把他揽进怀里,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擦拭着他脸上不断涌出的泪水,很心疼他。

师兄抬起头,看着我说:淡泊师兄,我真的很想跟你在一起。

我苦笑一声,问他:跟我在一起,你就不结婚了么?

师兄愣了一下,哭声戛然而止,我和他的心跳同时漏了半拍。

他不用回答,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喜欢我的人,要结婚;我喜欢的人,也要结婚。喜欢我的人,不会因为喜欢我而不结婚;我喜欢的人,因为他要结婚,我只能一个人悄悄喜欢。

我接受不了跟别人共享自己的另一半,也不肯向一个注定要结婚的人去表白。胜率为零的赌局,压根没必要去赌。不服,但我认输。

我坚持不婚是对的,但选择直婚的他们,又何尝是错的呢?谁能很有底气、理直气壮地无视对父母的愧疚?父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明里暗里表示,你不结婚,他们死都不能瞑目,有几个人能扛得住?

尽管直婚的他们心里也清楚,未来会是另一段艰难的旅行,结婚不过是用新的问题替换旧的问题,但他们当下依然选择要直婚,也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吧。

谁知道呢?我不是他们,尽管理解他们的苦衷,但却做不出和他们同样的选择。

只是,即使自己好不容易熬到不用结婚这一步,我的感情,终究还是要败给结婚。

不是说婚恋自由的么?可是,为什么,我们这样的人,不能自由地选择不结婚、不能自由地选择和彼此喜欢的人在一起呢?

真特么操蛋!

婚期定得很仓促,就在这个月底。

师兄问我:淡泊师兄,我结婚前,你能多陪陪我么?

我没多想,就答应了。

国庆七天假,有其他几位师兄在我家闭关打坐,我每日要照顾这几位师兄的饮食。那晚过后,师兄每天也都会来我家里蹭饭,和我一块去菜场买菜,其他师兄打坐的时候,他就帮我收拾屋子,倒不像是我在陪他,倒像是他在陪我似的。

这几天,他一有空就来找我,我俩就游荡长安城,漫无目的,走哪算哪。我带他去读乐天的闲人逢尽不逢君,跟他讲鸠摩罗什与玄奘两版心经的异同,他带我去吃镜糕、豆花泡馍,还有樱桃酒。我绝口不提他即将结婚这件事,但我发现,他有时避开我接完电话,就会红着眼眶。他不说什么,我就假装看不到,只跟他扯些无关痛痒的话题,聊一人之下,聊脱口秀大会,聊王勉多有才华,聊王也有多酷。

昨天,长安城下着小雨,我俩来到浐灞湿地公园,寒雾氤氲,我俩站在水边发呆。

师兄突然冒出来一句:淡泊师兄,我后悔那时候没有再勇敢一点。

我一时没听懂他的意思。

他转过身看着我,说:那时候我要是勇敢一点,你会跟我在一起么?

我没有回答他,反问道:那时候你为什么说你不敢喜欢我?是我脾气太暴躁吓到你了么?

师兄直接笑了:你那点暴躁啊,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就是个凶巴巴的小奶狗。

我捶了他一拳。

师兄接着说:不过,你确实挺凶的。我从小就跟着家人学佛,认识的师兄跟师父都很多,但没有一个人像你这样用功,敢对自己这样下狠劲的。我拿你的八字去给一个师父看过,那师父说,像你这样的人,以后一定会出家的,山上的师父也跟我说过,等着你去他那里出家……

我直接打断他的话,说:哪个师父算我八字了?走!带我去见他,看我不撕了那秃驴的嘴!妈的出家人不老实念佛,净扯这些没用的!

师兄揽着我的肩膀说:别闹。那时候,我就想,跟你谈恋爱,算不算污染了你的修行?你这样的人,还需要谈恋爱么?你修得这么猛,能看上啥也不是的我么?

那你直接来问我啊!你算什么八字啊?

我不敢问,我说我喜欢你,都是犹豫了很久才敢说的。

沉默。

我还能说什么?自己活得没个人样,就别怪别人不把自己当人看。

良久,师兄问我:淡泊师兄,如果我决定不结婚,你会跟我在一起么?

不会。

师兄哭了:我为了你不结婚,你也不会跟我在一起么?

结婚还是不结婚,都是你自己的选择。不结婚,不是为感情付出的牺牲,更不是用来交换感情的条件。所以,你不结婚,是你自己真的想好了不结婚,还是想用不结婚为条件,交换一个男朋友?

可你还不是喜欢一个要结婚的人?

是啊,所以我虽然喜欢他,但我不会跟他在一起啊!结婚这事他没整明白,别说我不会跟他在一起了,就算他要跟我在一起,我也不会答应的。

那他要是跟别人在一起了呢?

祝福他,他是自由的,我希望他幸福,谁能给他幸福,他就跟谁在一起。

他要是知道你是这样喜欢他,他会很感动的。

我是不会让他知道我喜欢他的。

为什么?

你结婚是为了什么?

为了爸妈。

不考虑爸妈的话,你愿意结婚么?

不愿意。

你要是不结婚,你爸妈会怎样?

我不知道,不敢想。我妈说,我要是不结婚,就是要了她的命。

那你跟我在一起,不结婚,不就是要了你妈妈的命么?你能放下对你妈妈的亏欠么?

师兄沉默了。

这样的亏欠,你觉得,你跟我在一起了,你就能走出来么?

师兄又沉默了。

带着对妈妈的亏欠,你的爱情,能做到心安理得么?

师兄继续沉默。

他和你一样,也是个心疼妈妈的好孩子。

我也沉默了。

又是良久,师兄问我:淡泊师兄,你不结婚,不觉得对爸妈有亏欠么?

以前也觉得有亏欠,后来发现,太傻了,我只是不结婚而已,有什么好亏欠的?

那他们接受了么?

目前来看,是接受了。

如果他们不接受,你会结婚么?

也不会。

如果他们不接受,你也不觉得亏欠他们么?

不觉得。

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是个坏人么?

不是啊淡泊师兄,你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啊!

是啊,他也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你也是。喜欢一个好人,被一个好人喜欢,和一个好人彼此喜欢,后半辈子有一个踏实可靠的伙伴,怎么会亏欠到妈妈呢?我就是这样做到的。

师兄突然抱住我,紧紧地抱着,浑身颤抖得厉害,我问他,是不是冷了,他也不吭声,只是紧紧地抱着我。

抱着吧!

在我被逼婚到绝望的那个时候,也是被人这么抱着,才抱回到人间的,希望师兄也能早早从这样的绝望里走出来。

后来,师兄一直不怎么说话。开车送我回家,他却停好车也跟着我上楼了。长安城最近气温骤降,他穿得少,我怕他感冒,煮了些姜枣茶给他,他喝过之后,就去打坐了。一直到我快要睡的时候,看他也没有要下座的迹象,我就拿了一床被子放到另一个房间,给他微信留言之后,我就去睡了。

今早醒来,看到师兄的留言:

淡泊师兄,谢谢你陪着我,无论怎样,你都是我最亲的人。

想着前几天,他给我留言,说想让我给他当伴郎,我没回复,我俩见面也都没提这档子事。今天,我就很想问问他,能不能别让最亲的人去当伴郎啊?我实在不喜欢参加婚礼,闹哄哄傻呵呵的。

且看他吧!不用我当伴郎最好,非要我去,那我就去吧!

这篇流水账一般的日志,也就先啰嗦到这吧!

声明: 本文及其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飞赞网立场。不当言论请举报

评论 (25 个评论) 发表评论

  • 阿拉灯神丁 2021-10-11 23:07
    自作孽
  • 冰镇酸梅汤 2021-10-11 23:07
    啥都看不透,修的什么佛?
  • 羅米 2021-10-12 04:04
    冰镇酸梅汤: 啥都看不透,修的什么佛?
    就是看不透才修啊,啥都看透了就成佛了还修什么?
  • theredshow 2021-10-12 11:45
    世间无我,苦乐随缘
  • 白栗子 2021-10-12 12:29
    “那你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 “因为麦田的颜色”狐狸说,“我得到了好处”
  • kongkong123 2021-10-12 12:46
    马太福音10:34-38: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维摩诘所说经 佛道品第八:父母妻子,亲戚眷属,吏民知识,悉为是谁?你师兄如果当时勘破这些虚妄的关系,就和你在一起啦。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欢。
  • 上了个寂寞 2021-10-12 17:20
    究竟谁是师兄啊
  • jjwsyzl 2021-10-12 20:58
    选择也是一种因果,那是因还是果?
  • yangtian 2021-10-12 22:37
    欺骗一个无辜家庭,算不算干坏事?老妈让我干坏事,是我不对,还是她不对?我明知道她不对,还去做,是孝顺?这什么逻辑。
  • 淡泊 2021-10-13 20:54
    阿拉灯神丁: 自作孽
    话虽如此,不忍直说
  • 淡泊 2021-10-13 20:55
    冰镇酸梅汤: 啥都看不透,修的什么佛?
    修了佛,也未必能看透啊,看看我就知道了
  • 淡泊 2021-10-13 20:56
    theredshow: 世间无我,苦乐随缘
    真能如此就好了
  • 淡泊 2021-10-13 20:56
    白栗子: “那你什么好处都没有得到!”“因为麦田的颜色”狐狸说,“我得到了好处”
    驯养
  • 淡泊 2021-10-13 20:57
    kongkong123: 马太福音10:34-38: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维摩诘所说经 佛道品第八:父母妻子,亲戚眷属,吏民知识,悉为是谁
    嗯,没在一起,就是没有这样的缘分,就这样吧
  • 淡泊 2021-10-13 20:58
    上了个寂寞: 究竟谁是师兄啊
    佛弟子之间,不分男女老少,都是互称师兄
  • 淡泊 2021-10-13 20:58
    jjwsyzl: 选择也是一种因果,那是因还是果?
    一般还是按照时间顺序来说的,前者是因,后者是果
  • 淡泊 2021-10-13 20:59
    yangtian: 欺骗一个无辜家庭,算不算干坏事?老妈让我干坏事,是我不对,还是她不对?我明知道她不对,还去做,是孝顺?这什么逻辑。
    即使能想到这一层,也未必不结婚,可能会更纠结。我都没敢往这块跟他说
  • 冰镇酸梅汤 2021-10-13 22:14
    淡泊: 修了佛,也未必能看透啊,看看我就知道了
    我说的就是你俩
  • 淡泊 2021-10-14 07:32
    冰镇酸梅汤: 我说的就是你俩
    但不能因为仍未看透就否定修佛,不修佛的人,我也没见过真正看透的
  • theredshow 2021-10-14 09:47
    淡泊: 真能如此就好了
    是啊,真能如此就好了,向左右,向右走,都是苦海,但是不连累无辜是做人的底线吧
  • 淡泊 2021-10-14 10:40
    theredshow: 是啊,真能如此就好了,向左右,向右走,都是苦海,但是不连累无辜是做人的底线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连累无辜
  • theredshow 2021-10-14 10:41
    淡泊: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连累无辜
    good boy
  • yangtian 2021-10-14 16:33
    淡泊: 即使能想到这一层,也未必不结婚,可能会更纠结。我都没敢往这块跟他说
    这种简单的道理都理解不了或者不敢面对,是没必要修行的。
  • 淡泊 2021-10-14 20:17
    yangtian: 这种简单的道理都理解不了或者不敢面对,是没必要修行的。
    这样才更需要修行啊
  • tranquility 2021-10-16 16:10
    感慨,也有一点感动,为情所困、为现实所困的痴男信男……




涂鸦板